家人和温英学做最后的告别。

近日,61岁老人温英学因高血压突发颅内出血离世,其肝脏、双肾和两只眼角膜被取下,将分别用于5名病人的移植手术。北京友谊医院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吴平称,其肝脏、双肾移植手术已经完成,眼角膜也将用于救治他人。温英学的儿子说,父亲生前开明,曾提出死后捐献器官。家人签署了相关文件,想帮老人完成心愿,让他的一部分活下去。

老人家中突然发病

温英学病发是在5月14日下午1点多。

儿子温旭鹏当时在团建,接到母亲电话说,温英学在家中突然站不住了,手脚都没力气。温旭鹏说,开始母亲吞吞吐吐,二老都不愿麻烦子女,能主动打电话,一定很严重。

他让母亲先将父亲送医,自己往回赶。下午3点多,他到达潞河医院,母亲正在办理入院手续。病房里,父亲尚有意识,只是左脸已经瘫痪。

晚上7点多,温英学开始昏睡、全身抽搐,出现脑出血的症状,“当时喊他还有反应。”温旭鹏说,医院对父亲进行抢救,晚上10点多转入重症监护室。父亲被注射镇静剂后不再抽搐,但呼吸有些困难,已经没有意识。他打电话给鹤岗的姐

姐、姐夫,两人连夜赶往北京。

次日凌晨近1点,他送母亲回家,想再返回医院,却接到电话说,父亲陷入深度昏迷。

温旭鹏说,父亲是黑龙江省鹤岗市人,和母亲在北京居住。父亲患脑梗约有五六年,并伴有高血压。其间,父亲共发病三次。第一次是在鹤岗家中,父亲突然站不住倒在地上。医生要打溶栓针治疗,但有脑出血风险。母亲不敢签字,是父亲自己签的,他和姐姐事后才知道。第二次是在北京,除夕夜二老在他家吃饭,返程时父亲发病,倚靠在路边缓了许久才好。初一他到父母家,才知道此事。他硬拽父亲到东直门医院检查,医生说情况危险,父亲仍不以为意,其实是怕麻烦子女。“这是第三次。”

生前表达捐献意愿

5月16日下午,温英学的脑CT检查结果显示,其脑出血量增加,较前一日已多出10倍。

医生征询家属意见,是否为老人进行手术止血。但手术风险很大,如果失败就是死亡,即便成功只能多维持几天。因为温英学的脑神经已受压迫,各项机能在逐渐消失,出血也不会因手术停止。

温旭鹏当时非常痛苦,多年来,父亲深知每次发病都是与死神搏斗,曾说过“治不了就放弃”。他作为儿子,不想让父亲太受罪,又不敢代他做这种决定。母亲体谅他,在“放弃手术”一栏签下自己的名字。

当晚,他和家人商议,捐献父亲的遗体。温旭鹏说,“父亲生前开明,很早就说过,如果他死了,把他捐出去救人,好过一把火没了,什么都不剩。”母亲、

姐姐、姐夫都同意这个决定,他们太了解父亲了。

晚上9点多,医院来电称,温英学出现脑疝症状,情况已十分危急。温旭鹏赶紧赶往医院,一方面担心父亲身体,一方面怕来不及帮他完成心愿。他找到医生说,想捐献父亲的遗体,医生很惊讶,说他们是潞河医院第一例主动提出捐献的患者。

但该院无法完成捐献手术,遂帮忙联系友谊医院。友谊医院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吴平连夜赶往潞河医院,同家属谈了近两小时。

温旭鹏说,他原以为只能捐献眼角膜,没想到还可以捐献器官,“父亲一定会更开心。”但父亲喜欢喝酒,有轻度脂肪肝,他怕器官无法使用。好在评估结果显示,温英学肝脏、双肾均达到捐献标准。

儿子含泪送别父亲

5月17日凌晨近5点,温英学被转院至友谊医院,进入重症监护室治疗。

吴平说,温英学当时自主呼吸为每分钟一两次,基本靠呼吸机维持,已属于临床脑死亡状态。当天早上8点多,其脑死亡鉴定得出。他向家属说明情况,正式启动人体器官捐献程序。

18日上午10点多,温旭鹏接过放弃抢救治疗知情同意书,颤抖着签下自己的名字。随后,家属换上隔离服,进入重症监护室,含泪与温英学做最后的告别。温英学被推入手术室,医护人员面对其并排而立,默哀1分钟。手术进行约两小时。

温英学的肝脏被送往朝阳医院,双肾被送往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移植手术现均已完成。其两只眼角膜则在友谊医院眼库,也将用于救治他人。

温旭鹏是在父亲火化时接到移植手术成功的消息的。这使他心里有一丝安慰,感到父亲的生命得到延续。

温旭鹏说,回看近日,他每天都在接触与死亡相关的文件,每份都是颤抖着签下。此前在潞河医院,医生建议做溶栓治疗,他拿着同意书找父亲,说有脑出血风险,虽然概率只有百分之二。温英学劝他,“没事儿,我自己都签过。”

温旭鹏一度以为自己做错了决定,不该听父亲的。直到他咨询的好多医生都说,“当时情况危急,只能做溶栓处理,”他心里才稍微好过些。

如今能帮父亲还愿,温旭鹏说,他真心高兴。接下来,他要将父亲的骨灰带回鹤岗,暂时与爷爷、奶奶的骨灰安放在一起。然后,或许会遵循父亲遗愿,将其海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