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市民俞女士气愤地致电反映,她怀疑自家的孩子在南昌县人民医院被注射了过期的药品。

俞女士称,南昌县人民医院一共开了三瓶喜炎平注射液,当天一瓶已经注射完,剩余的两瓶拿回家一看,一瓶竟然过期了四个月。

经过记者调查,南昌县人民医院院方说法前后矛盾……患者家属提出要求,十年担保二十万赔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快来看看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

据俞女士说,前几天,她十个月大的女儿患上了感冒,还有拉肚子的症状,便带女儿来到医院看病,医生开了三瓶喜炎平注射液,当天一瓶已经注射完,剩余的两瓶拿回家一看,一瓶竟然过期了四个月。

更让俞女士担心的是,女儿已经注射了的那瓶药是不是也过期了?俞女士带着满腔的担心和气愤来到医院讨要说法。

5月19日,俞女士及家人再次找到院方理论,一位自称是副院长的女子接待了他们,女子的一番话,让俞女士一家人难以接受……

俞女士对于这个说法很是气愤,更无法接受……

5月20日,记者来到医院进行调查,记者询问了几位家长,都说从来没有注意过药品的保质期,“谁会想到在医院会有过期的药?”

随后,记者跟随一名家长拿到了她刚刚开好的喜炎平注射液,经过查看,这位家长所领到的注射液是没有过期的。

记者在医院挂号后来到二楼儿科门诊部,以患者家属的身份前来咨询,医生开出了两瓶喜炎平注射液,记者来到自动化药房取药,看到药房指示牌旁边有一行标语“药品一经发出,恕不退换”。

记者拿到的喜炎平注射液也没有过期。

5月20日下午,俞女士再次来到医院,院方代表黄之春强调,已经注射的药品有值班护士的签字担保,并未过期,而分管药剂科的南昌县人民医院副院长万云也来到了调解现场,他的一番话引发了激烈的争吵。

正在双方激烈争吵时,院方代表黄之春又是另一番说辞过期的药是不慎掉入药品中的?院方在承认了开出过期药品之后,俞女士提出了自己的赔偿要求——20万。

院方表示喜炎平的药物半衰期是6-8小时,而现在距离孩子注射已经过去了24小时,孩子没有异样,药物应该已经排出了体内,所以无法接受如此高额的赔偿金额。

院方只答应赔偿1000元人民币,俞女士找到南昌县卫计委进行投诉。最终以院方赔偿2000元人民币,俞女士不再追究院方责任,这次事件才最终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