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极

林建勋的微博昵称很简单,就叫“旅人林建勋”。身为德迈国际旅行社总裁的他,对自己的定位不过简单的“旅人”二字。

自1999年起,林建勋先后游历全球七大洲,足迹遍布50多个国家。但最令他魂牵梦萦的地方还是南极——那个他9次前往,但却似乎永远都看不够的绝美之地。

纯美南极,让他“语无伦次”

采访林建勋时,他正在准备行囊。本文刊出时,他应该已经在第9次前往南极的邮轮上了。

“怎么会想到去南极,还去这么多次?”面对我的提问,林建勋笑着说,“很多人都会梦想去南极吧?地球的极端、天然纯净的原生大陆、憨态可掬只能在电视和图片上看到的企鹅……我一直都特别想去看看,后来做高端定制旅游,就把南极作为主要的目的地之一。”

林建勋对南极有特别的感情,所以经常利用“职务”之便,随团到南极旅行。谈到南极的美,他有点“语无伦次”,仿佛生怕错过什么似的,口中不断蹦出诸如“高山”、“冰川”、“雪”、“企鹅”等一长串单词。我想,一定是南极的美足够惊心动魄,才会让妙语连珠的林建勋忘记了修饰,不经意间用“干巴巴”的名词堆叠成一幅画,纯净而安宁。

“最难忘是南极的霞光。”林建勋说,因为极昼的缘故,朝霞紧挨着晚霞,从早八点到次日凌晨三点,漫天绚烂,谁都舍不得睡下。南极归来,他一共拍摄了6000多张照片,“就这样还意犹未尽,想拍的实在太多了”。

相互影响的“鹅友”

去南极的旅行团,团员们都互称“鹅友”。由于没有手机信号,没有网络,鹅友之间的交流特别密切,不管什么身份、什么年龄,到了船上,大家都是“一起去看企鹅的朋友”,彼此学习,互相关照,其乐融融。

“鹅友之间的相互影响,有时候超乎我们的想象。”林建勋说,曾经有一个浙江的鹅友,因为生意不顺,整个人闷闷的。一路上,大家带着他一起喝酒、跳舞,一起为南极的美景欢呼,回到杭州以后,那位鹅友“简直像变了一个人,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而一些“80后”、“90后”的年轻人,在南极旅游的过程中学到的更多。一位西安的家长跟林建勋说,如果孩子想买豪宅、豪车,自己一定会反对,“但他和那么多优秀的人一起去南极,我们非常支持,就当送他上了一堂高级EMBA课程吧”。

第8次南极行

除了脚印什么都别留下

说到南极旅行,很多人都觉得很冷很艰苦。林建勋笑着说,“其实还好。游船一般只到南极半岛,那里已有典型的南极地貌和动物资源可供观赏,但纬度较低,温度也比较稳定,比北京的冬天还暖和点儿,大家都说是跑到南极‘避寒’去了。”

不过,林建勋说,出发前,一个合格的鹅友还是需要做好充分的准备:“从精神上来说,不妨把南极当成一扇窗,透过这扇窗去更好地发现世界、认识自我;而从行动上来说,起码应做到‘除了照片什么都不带走,除了脚印什么都别留下’。”

乘坐冲锋艇巡游

鉴于极地脆弱的自然生态环境,很多人反对南极旅游。对此,林建勋表示,只要在极地生态的自我修复能力范围内,适度的旅游不仅不会造成破坏,反而更加有利于对南极乃至地球环境的保护。

“真正造成污染破坏的,并不是在南极,而是在日常生活中。”林建勋说,南极旅游最大的意义就在于,它以惊心动魄的美给人上了一堂生动的环境保护课,很多鹅友从南极归来以后,都成了身体力行的环保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