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鹿集团的主力平台------金鹿财行,风雨未过即将复活。

网金中国 背负100亿元债务的快鹿集团,没有被苏宁众筹向法院申请冻结核心资产所困扰。快鹿集团昨天(5月26日)向投资人报告了一个重大利好消息:旗下的主力平台----金鹿财行要恢复经营了,正在积极运作具有央企背书的金融产品。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徐琪5月24日发微博表示,“快鹿集团的恢复兑付计划中本来就有短期、中期和长期(两年)的资金筹集计划。目前短期资金受到了难以想象的影响,但是中期和长期的计划在推进中。”

积极运作具有央企背书的金融产品

5月26日,金鹿财行发出告示-------“立足上海,服务全国——金鹿财行将全面重启经营”。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徐琪以及快鹿集团多位主力员工,都在社交媒体转发了这一告示。

金鹿财行在告示里首先“感谢政府的耐心、媒体的宽容、客户的理解、员工的忠诚。”称自己一直秉持对社会、政府、客户负责的初衷,将“保障客户切身利益”作为各项工作的首要准则,主动面对问题,采取一系列积极应对措施,与投资者保持紧密沟通,并通过《补充担保协议》的形式确保广大投资者的权益,全力推进兑付工作的进程,以期尽早兑现向公众和客户的承诺。

“经过第一阶段应急工作的频频部署及落实,我们同时深谙‘开源’亦是决定企业存亡的要义,并正在全力谋求恢复正常经营的通路。”金鹿财行宣布,已经经过了55天的重整,“为节省成本,保证公司恢复有序运营,目前,金鹿财行在沪分支机构(除金虹桥总部外)已缩减至8家,员工人数减少50%左右。此外,结合未来发展战略,公司为逾千名一线理财规划师及中后台员工安排了系列性的培训课程30余场,以帮助员工缓解心理创伤,增强信心,全面提升专业素养。培训内容涵盖心态调整和团队激励、金融宏观微观实务、基金/保险/证券/私募股权基础课程等等。”

据悉,金鹿财行于5月25日在上海金虹桥总部召开恢复经营动员大会,各线下营业部总经理、副总经理、以及运营部和产品部代表悉数出席了本次会议。会上,快鹿集团旗下另一个主力平台----易联天下的运营部负责人邹胜虎,详细介绍和梳理了马上将要全面启动的债权转让系统及流程。金鹿财行常务副总裁林子又向参会代表具体介绍了重启经营后,公司即将推出的各类产品,并从管理角度向大家提出注意事项。

网金中国报道小组了解到,金鹿财行目前已成功与国内多家优秀的保险公司达成合作,为客户推荐包括教育、养老、重大疾病、意外伤害、车险等在内的多种优质保险产品。与此同时,金鹿财行紧跟时下投资趋势,还将于近期开始向客户推荐投向和管理团队皆优的私募股权类产品,并正在积极运作具有央企背书的金融产品。

快鹿集团不怕苏宁众筹挤兑

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5月23日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快鹿集团债务总额为100亿元左右,这是快鹿集团必须承担的责任。”快鹿集团在4月6日的并购重组发布会上表示,兑付工作将在2016年7月1日、最迟10月1日启动,全部兑付将在2018年3月31日前完毕,所有兑付延迟期不会超过产品合同兑付期后的14个月。

也就是5月23日,参加电影《叶问3》票房项目的苏宁集团旗下平台,要求快鹿集团提前还款,采取了一系列追加质押、申请冻结快鹿集团资产的财产保全措施,其中,冻结了快鹿集团拥有的华瑞银行1.2亿元股权。当然,这笔钱对于快鹿集团100亿元的债务,是个小数。

快鹿集团昨天宣布金鹿财行恢复业务,表明快鹿集团不怕苏宁带头挤兑。5月26日,金鹿财行发出的“立足上海,服务全国——金鹿财行将全面重启经营”的告示,充满豪情壮志:“我们从最初的茫然无措,到面对质疑的无畏承诺,再到遭遇“暗涌”的坚定挺身,又到身处绝地的紧咬牙关,种种情愫不断颠覆、拼接、杂糅,我们脚踩荆棘,心怀初念。”

微博网友照例对快鹿集团分为喜鹊派和乌鸦派两大阵营,吵得不可开交,双方都说对方不靠谱。

要么,我们来继续听听徐琪怎么说?徐琪5月24日7:54发了这么一条微博:“快鹿集团的恢复兑付计划中本来就有短期、中期和长期(两年)的资金筹集计划。目前短期资金受到了难以想象的影响,但是中期和长期的计划在推进中。我们不愿意看到因为短期资金问题而断送一切的机会。尽快恢复兑付依然是我们的目标!”

徐琪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7月份兑付的承诺要改口了?很多投资人觉得,现在必须相信徐琪,因为徐琪信教。徐琪今天在朋友圈里贴了这么一段话,“梦想,总要穿越欲望的魔咒。在末路,天使才会显影。像慢慢放大的烛火。谁是英雄,谁又是天使?欲望的力量会被驾驭,征途会被开启。御龙在天,莲叶田田,500年对不朽者来说不过重启,坠入平凡却是一场冗长蚀骨的等待。”

金鹿财行曾裁掉了大量员工;留下来的都是对企业、对徐琪,充满了信赖的骨干。

投资人应与快鹿集团长期相伴

“互联网金融风险防范服务热线400-006-2252,最近接受的有关快鹿集团的投诉,出现了下降趋势,也就是说,投资人对快鹿集团的信心有所回升。”网金中国.互联网金融信息查询系统总监徐洲说,今年是互联网金融的规范年,快鹿集团在电影《叶问3》票房造假丑闻爆发后,没有选择跑路,而是勇敢面对,表明中国互联网金融企业具有社会责任;快鹿集团为瘴气缠绕的互联网金融,送上了一缕清风。

“金鹿财行恢复业务,对解决快鹿集团的100亿元兑付危机,是一次探索性的尝试。金鹿财行即将发售的产品是保险产品,而且会有央企背书的产品,相对而言比较安全,我们由此相信,快鹿集团吸取了以往的教训,宁可求稳,不再冒险。”徐洲总监建议快鹿集团的新老投资人,都能踊跃购买金鹿财行的保险产品,以实际行动支持快鹿集团,帮助快鹿集团尽快摆脱兑付的困境。

徐洲总监建议快鹿集团,可以尝试银行正在进行的“债转股”模式,对现有投资人中的有条件者,也推出债权转股权措施。徐洲总监相信,只要快鹿集团展示更美好的前景,投资人有可能放弃追债权利,转为快鹿集团的股东。

“短期债权转为中长期债权,也是快鹿集团可以考虑的。”徐洲总监认为,快鹿集团此前搭建债权转让区,以解决兑现问题,是一个具有可行性的措施。“有人认为,可以干脆进行整体债务的重组,毕竟投资人以前拿过一部分利息,那么面对快鹿集团的偿付困难,快鹿集团努力一点、投资人损失一点、社会各界包容一点,就能达到多方共赢。”

徐洲总监针对快鹿集团短期资金“受到了难以想象的影响”这一现实,呼吁投资人正确对待,“能不能先偿付利息呢?无论快鹿集团何时能够赚钱,无论净利润何时可以覆盖100亿的债务,至少快鹿集团没有跑路,仅这一点就值得肯定和支持。”徐洲呼吁投资人在快鹿遇到暂时性困难的时候风雨同舟,当快鹿集团展示了充分的诚意和对未来的规划应该长期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