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就是一个家,一个人笑,一个人哭。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出去打工了,不知道什么是父爱母爱,就连他们的样子都记不清了。”这是多年前我在四川省青神县调研时,读到的一名初二男生的作文。他出生后不久便成了一名留守儿童。父母长期缺位,他很难从日常细节中体悟到慈母情深、父爱如山;很少感受到父母的言传身教、耳濡目染;每逢喜怒哀乐,也无法获得父母的称赞欣赏或鼓励抚慰。这篇短短的作文,反映了全国上千万农村留守儿童的生活现实。

其实,伴随着农村留守儿童现象的出现,学术界开展了大量研究,社会各界不断尝试着各种应对行动,政府部门也在政策和制度方面研究制定方案。2016年2月14日,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提出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是各级政府的重要职责,是家庭和全社会的共同责任,将农村留守儿童的关爱保护工作视为民生大计。

在国家层面的政策引导下,全国各地开展了丰富多彩的关爱留守儿童行动,如社区亲情活动室、亲情视频聊天室、代理家长、托管家庭、教师家访、结对帮扶、心理咨询、家长学校、留守儿童自助小组、志愿服务队等等。这些关爱,已经开始在留守儿童的情感、心理、安全、生活和学习辅导等方面显现成效。

但我们必须认识到,留守儿童问题的关键在于,家庭的不完整、父母关爱的缺失,影响了他们的生活、学习和心理健康,并进一步影响到他们的社会化过程以及人格的养成。应对这些问题的关键,还在于如何使得留守儿童的家庭、农村、学校,都充分发挥其功能。只有这样,才能使每个农村留守儿童都得到关注和关爱。

针对留守儿童的关爱行动初显成效,同时,我们必须保持清醒,对留守儿童现象的彻底解决不应该抱有任何工具化、简约化的幻想。这些关爱支持措施只是积极“缓解”“应对”留守儿童现象,而无法彻底解决留守儿童的核心实质问题。农村留守儿童在社会发展阵痛中所遭遇的家庭分离、亲情缺位,是很难由社会关爱活动的“工具包”解决得了的。

让每一朵花儿在阳光下绽放。留守儿童现象的彻底化解,从长远来看有赖于一个城乡协同、权利平等、和谐交融且以“人”的福祉为终极关怀的发展模式。“要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并以此为宗旨来设计和统筹城乡发展政策,还原和激发乡村的经济、社会和文化活力,促进城乡一体化社会经济发展,使农村居民实现安定富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