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人民币中间价报6.5784,较上一交易日大幅调降294基点。值得注意的是,人民币中间价其实在整个5月基本都处于下行通道,累计下跌已超千点。但与去年8月和今年1月初的两轮中间价大跌相比,此次市场并未出现大面积的恐慌情绪。

截至昨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已经回调至2011年2月水平。

事实上,进入5月后,不足1个月美元相对人民币便升值1.39%,使得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从4月29日(4月最后一个交易日)的6.4589贬至昨日的6.5784,下跌1159基点。

而在5月之前,人民币曾整体小幅涨跳了3个月。尤其在4月下旬,中间价现迅猛增长势头。4月29日,中间价报6.4589,较上一交易日大幅上涨365基点,上调幅度达0.56%,创下2005年以来最大单日涨幅。

中间价为何出现大反转?业内人士认为,5月以来,美联储加息预期再起,使稳定了数月的汇率又起波澜。

瑞信董事总经理、亚洲区首席经济学家陶冬表示,近三周,美联储不断释放加息信号,在多位官员的鹰派表态铺垫后,市场开始相信其夏季加息的政策意图。上周五,美联储主席耶伦也一改以往鸽派姿态,公开表示如果美国经济和就业市场继续改善,未来几个月内升息“会是合适的”。

这令市场对美联储加息的预期空前高涨。芝加哥商品期货市场联储基金期货利率显示,美联储6月加息的可能性从耶伦讲话前的30%上升至34%;7月加息可能性则升至62%,创历史新高。而在美联储4月会议纪要公布前,这两个数字仅分别为19%和38%。

不过,面对步步逼近的美联储加息进程,业内对人民币汇率的“接盘”能力给予了肯定。银河证券分析团队认为,从政策实践来看,我国央行经过今年初平稳人民币汇率的一系列行动后,已经积累了丰富的政策实践经验,当前央行应已有充分预案来应对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所产生的外溢效应。总体判断,在美联储继续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进程当中,人民币汇率波动将较为平稳。

从市场表现看,与去年8月汇改阶段及今年1月初的中间价急跌阶段相比,此轮中间价下调确实没有引起市场大面积的恐慌。以外汇储备数据为例,截至今年4月末,我国外汇储备余额为3.22万亿美元,高于预期,且是2014年6月以来首次出现连续两个月环比上升。这一数据缓解了今年早些时候有关对中国正以不可持续的速度消耗外汇储备来捍卫人民币汇率的担忧。

花旗银行零售银行研究与投资策略主管唐君豪表示,近期人民币相对美元维持稳定,部分缓解了人民币贬值预期。另一方面,人民币CFETS一篮子货币指数呈现贬值,提升了中国整体贸易竞争力。外汇储备止跌回升,加上今年以来可观的贸易盈余,表明人民币汇率未受到严重高估,从而减少一次性贬值的可能性。到了下半年,美国或重启利率正常化,可能会增加中国资本外流压力。但人民币将在下半年正式成为IMF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的一员,中国或将朝向更大的外汇灵活性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