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将至,又迎来了婴儿游泳的高峰期,然而南京市民林女士最近有点犯愁:她去了好几家婴儿游泳馆,却找不到一家让人放心的。林女士致电扬子晚报“消费评审团”栏目询问:婴儿游泳馆究竟安全不安全,到底哪个部门在监管?扬子晚报记者随即展开调查。

游泳馆营业范围竟写着“玩具销售”

今年3月份刚刚成为母亲的南京市民林女士,这段时间忙着给孩子找游泳馆,她考察了五家游泳馆,发现似乎都不靠谱。

林女士告诉扬子晚报记者,在给孩子找婴儿游泳馆的之前,她特别上网查了相关资料,知道要看游泳馆有没有营业执照,工作人员有没有健康证。可是一番寻找下来,她却发现,婴儿游泳馆似乎根本就没人管。

林女士说,她在一家婴儿游泳馆,特别看了一下放在收银台的营业执照,让人吃惊的是,这家婴儿游泳馆的经营范围居然写着“玩具销售”。她问工作人员,这游泳馆的执照怎么是玩具销售,工作人员回答说,营业执照还没有变更。

林女士忧心忡忡地说,“刚生下来的孩子基本上没有什么自我保护能力,而且身体抵抗力也不强,如果在管理不到位的游泳馆出了意外,后果真是不堪设想,这婴儿游泳馆究竟该谁管?”

记者前往探访 游泳馆:就是形式

接到林女士的电话,扬子晚报记者来到南京河西的一家婴儿游泳馆展开调查,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说,他们这里做的是附近邻居生意,如果是单次游泳,价格是68元。因为马上就是六一儿童节了,所以此时办千元以上的卡,可以打8.8折。

记者提出能否看一下游泳馆的资质,这位工作人员拿来了营业执照,在经营范围一栏中,记者发现,这上面居然写着“百货销售”。

“营业执照上面怎么写着百货销售?”记者提出疑问。

“不会吧,我来看看。”这位工作人员一听也有些惊讶,拿过营业执照看了看,便立刻将执照收了回去,“这个就是个形式,在工商局备案的,你就放心吧,我们都是做家门口生意的。”

无资质早就不是个新问题了——

7年前本报就曝光婴儿游泳馆没人管

扬子晚报记者来到靠近南京江东中路的一家婴儿游泳馆,在店内没有看到营业执照,向工作人员提出是否可以看看资质,对方表示他们已经做了5年婴儿游泳馆了,不知道需要什么资质。记者又提出,“你们有健康证吗?”对方摇摇头一再强调,“从来没有人来投诉。”

早在2009年5月8日,扬子晚报就报道过当时作为新兴行业的婴儿游泳馆存在无人监管的现象。7年之后,已经如雨后春笋般遍及各处的婴儿游泳馆,却依旧乱象丛生。

随后,扬子晚报记者以要开办婴儿游泳馆的名义,咨询了南京市秦淮区卫生部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根据2011年9月8日颁布的《省卫生厅关于公布江苏省公共场所卫生监督具体范围的通知》,纳入我省卫生行政许可、监督范围的公共场所中并不包括婴儿游泳馆,因此该类经营场所不在卫生部门的行政许可范围内,所以办理婴儿游泳馆不属于他们的管辖范围。

扬子晚报记者又咨询了鼓楼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注册科,该科的工作人员表示,在营业执照的经营范围内,没有婴儿游泳这一项服务内容,因此就算是从事婴儿游泳这一块经营,都没法以“婴儿游泳”来进行登记。这位人士表示,他们也曾为这个问题研究过,但最终并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

业内人士揭露出了更大的黑幕——

看起来水放了,其实下个孩子还在用

曾经从事过婴儿游泳护理的徐静(化名)告诉扬子晚报记者,她两年前曾经在一家婴儿游泳馆做过,当时老板就算过一笔账,人工、用水、洗浴用品的所有成本,游一次泳至少得需要18元,但有的婴儿游泳馆游一次泳就只要15元,如果再算上打折等,价格低得吓人。

徐静说,这么低的价格游泳,其实就两种原因,一个就是压缩成本,第二个就是先收钱然后再玩消失。她告诉扬子晚报记者,前者的做法真的让她对这一行业很失望。她的一个朋友曾经告诉她,另一家游泳馆的老板自己制作了一个储水系统,小宝宝游完泳之后,看起来水被放掉了,其实是留到了另一个罐子里,然后等另外一个宝宝来的时候,再把前一个宝宝游泳的水悄悄放进来。

徐静说,好几个小孩连续使用同一缸水,大不了中间添一点热水。这样做就是为了降低成本,却容易造成小孩交叉感染,尤其是换季的时候,更容易出问题。

徐静揭露说,有时候你会看到店里用的沐浴露瓶子是贝亲的,但是里面的东西可能并不是,还是为了省钱,给你“挂羊头卖狗肉”,或者掺一点差的沐浴露进去,半真半假,消费者很难知道。“我是做了两年就不做了,实在不愿意帮老板赚这种钱。”徐静坦言,这个行业利润确实蛮大的,收费的价格有没有标准,最重要的就是缺乏监管,完全都是靠老板的良心在做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