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鹿集团承诺开启的特殊兑付,至今不见踪影,一部分投资人坐不住了,在社交媒体上与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徐琪恶言相对。徐琪主席是耶稣的信徒,但是面对投资人的不断质疑,他近几天所发的微博,也渐渐出现了一丝的火气。

投资人给快鹿集团发了第二封公开信

6月2日,部分快鹿集团的投资者发布了致快鹿集团的第二封公开信,着重点是质疑快鹿集团的诚意和用心。快鹿集团4月6日召开发布会,公布兑付草拟方案,承诺兑付工作最快在今年7月1日、最迟在10月1日启动,全部兑付将在2018年3月31日前完毕,所有兑付延迟期不会超过产品合同兑付期后的14个月。对于有特殊情况的客户,由“特殊兑付基金”在产品到期迅速兑付。据了解,快鹿集团成立了1亿元特兑基金,原本打算从4月底开启兑付。该特兑基金不是一次性用完,会一直保持到正常兑付启动前。

2个月过去了,快鹿集团不断传出坏消息,“特殊兑付基金”至今未见启动,且之前原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施建祥提出拿出个人数亿元资产以及部分现金来兑付也未见进展。部分投资人在第二封公开信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希望快鹿集团党委书记谷平、东虹桥融资担保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家骝及各位股东,能够针对快鹿事件做出解释和交代,并对特兑事件给出完善的解决措施。部分投资人的这一举措,被舆论称为“逼宫”快鹿集团和董事局主席徐琪。

快鹿集团于4月6日宣布,徐琪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徐琪负责快鹿集团一切事务,黄家骝担任集团执行总裁,方晓耀、任意担任集团副总裁。徐琪原为快鹿集团旗下的金鹿财行的董事长助理,在快鹿集团的电影《叶问3》票房造假丑闻爆发后,只有他站出来与投资人面对面沟通,随后被迅速提拔,成为了救火队长。

快鹿集团徐琪主席压力大增

部分投资人在致快鹿集团的第二封公开信发出之前,已经怨气冲天。网友“上海浦东李”6月1日8:24在微博上问徐琪,“您在考验投资人的耐心吗?紧急兑付1个亿都如此困难,那后面的所谓99亿怎么办?”网友“无言的人生s”6月1日12:02在微博上指出,“特兑兑现不了,苏宁只是一个借口,区区4000万那么大一个公司都拿不出来吗,根本是在忽悠,拖时间。”网友“繁忙24808”6月1日8:50在微博上要求追究快鹿集团违约兑付事件的始作俑者的责任,“原总裁施建祥,执行总裁黄家骝,以及副总裁等决策董事局高层,将个人资产(包括房产)作抵押换成现金,兑付给应急急需用钱的特殊人群,解决燃眉之急,先救人救事,发扬人道主义精神。请决策层尽快采纳。”

这股不满情绪今天继续弥漫。网友“当天论坛1530”声称,“我们选择相信徐总,也愿意等待,但是现在苏宁的事让我们看到的现状很严峻,所以我们现在呼吁快鹿前高层施建祥、黄家骝、邵永华等人不要光说不练,必须拿出真金白银和实际行动来支持徐总的工作,我们要的不是伪善者,我们要你们的真实行动!@施建祥黄家骝 @绍永华@方晓耀”而网友“昌叔很忙”宣布,随着各种言论满天飞,投资者的心态越来越不好了,“利好消息再多,如果没有一些实际行动,可能会引发群体性事件。高管一个个辞职,一个个跑路,这不是我们想看到的实际行动!”

面对投资人的质疑,徐琪这位耶稣的信徒,也出现了明显的火气。他6月1日5:45发了一条微博,“各位早安!特殊兑付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是需要的,也是我提议的,更是我从处置资产开始把最容易变现的华瑞银行股权变现作为特殊兑付资金来源的原因。可是不是我冻结的,也至今没有收到法院关于冻结该资产的任何文件,我也作了足够的让步,如果我再过分让步必将影响到后期的恢复兑付工作。何去何从?”

6月1日6:23,徐琪发出第二条微博,“资产的处置,尤其动辄几千万、上亿的处置,不会是几天的时间可以解决的。有些谈判我已经来来回回超过十几家谈判方,经历了过月的时间。争取最大利益化是处置资产的原则。”

6月1日7:22,徐琪发出第三条微博,“目睹所有的虚伪和自私,你却奢望有怜悯和公正,最后被吞吸的不光是良知,而是无法计数的人性。”

微博记录显示,徐琪5月30日、6月1日与一些投资人打起了嘴仗,徐琪指责对方混淆是非,认为对方是小丑,宣布要拉黑对方,威胁要停止对方的特兑资格。“请允许我骂人吗?”徐琪似乎强压着怒火。

徐洲呼吁投资人要与快鹿集团长期相伴

据北京商报今天报道,快鹿集团对于投资人的质疑,做出了官方回应,“目前公司高层已在想方设法通过其他渠道筹措资金,无论哪笔资金先到位,我们都会首先保证特殊兑付的启动”。另外,针对施建祥的个人资产处置进展,快鹿方面回应称,施建祥的个人资产已经在处置过程中,但需要时间来解决一些文件事务以及法律手续。

综合快鹿集团方面近一段时间的言论,特兑基金迟迟未启动,主要是苏宁冻结了快鹿旗下资产,打乱了徐琪的步骤。此前,苏宁方面向法院申请冻结了快鹿集团拥有的华瑞银行1.2亿元股份以及价值1亿元以上的中科招商股份,其中华瑞银行的这部分股份,快鹿集团原本要作为特兑基金的标的。

6月1日,上海银监局发布《关于同意华瑞银行股权变更的批复》,同意上海骋宇实业有限公司受让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华瑞银行1.44亿股股份。但是此次交易价格并未披露。

快鹿方面回应称,对交易的这部分华瑞银行股份,苏宁方面扣取了4000多万元,还剩余7000多万元尚未返还快鹿集团。据了解,苏宁和快鹿合作的《大轰炸》影视众筹项目,将于6月5日到期,共筹资金3000万元。徐琪此前表示,苏宁可能还要从中扣款。

有观点认为,华瑞银行股权的交易,对化解快鹿集团的债务,是杯水车薪。

儿童节前,徐琪恢复了快鹿集团旗下的金鹿财行、当天财富的业务;金鹿财行已成功与国内多家优秀的保险公司达成合作,为客户推荐包括教育、养老、重大疾病、意外伤害、车险等在内的多种优质保险产品。金鹿财行还紧跟时下投资趋势,将于近期开始向客户推荐一些投向和管理团队皆优的私募股权类产品,并正在积极运作具有央企背书的金融产品。

(资料图)

网金中国.互联网金融信息查询系统总监徐洲说,金鹿财行、当天财富恢复业务,对解决快鹿集团的100亿元兑付危机,是一次探索性的尝试。徐总监建议快鹿集团的投资人,踊跃购买金鹿财行的保险产品,以实际行动支持快鹿集团赚钱,帮助快鹿集团尽快摆脱兑付的困境。由于保险产品的销售利润不会立即填满快鹿集团的资金缺口,徐洲呼吁投资人做好准备,与快鹿集团长期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