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地产研究部统计数据显示:50大城市合计土地出让金前5个月达到了7993.5亿,同比上涨了55.8%,其中二线城市占据榜首,前4大城市全部二线。苏州、南京、杭州、合肥地王频繁出现,成为2016年前5个月地王出现最频繁的区域。

以溢价率40%为界限区分地王(地块成交额超过5亿),5月单月全国出现了地王宗数高达69宗,其中有56宗地王出现在二线城市,占到总数的81%。

另据上海链家市场研究部监测数据显示,华东区强二线城市,前五月南京与杭州的土地成交楼面均价分别达到了14130元/平方米与10568元/平方米,而苏州与南京的土地总收入则都达到了700亿以上,创下历史新高。苏州、南京、合肥三城市土地平均溢价率均达到了100%以上,二线城市土地市场逐渐进入地王时代。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二线城市成为2016年地王出现最多的区域,其中最主要集中在南京、苏州、合肥等机构城市,而这些城市恰好是房价上涨最迅速的城市。地价超过房价已经从2015年的一线城市开始蔓延到二线城市。

新城控股副总裁欧阳捷称,比如苏州等地区的土地出让溢价高,主要还是政府对于土地出让的数据不够透明,对于整年的土地供应情况无法掌握,导致开发商在拿地时比较恐慌,盲目追涨。

上海链家市场研究部总监陆骑麟表示,目前二线城市的楼市及土地均是“高烧不退”,相对于年前的去库存号召,似乎“去库存”在目前出现了严重的两极分化。三四线城市,库存仍未缓解,二线城市供不应求状态严重。从合肥目前的均价来看,相对于其他的华东地区城市,均价还是相对较低,此番的上涨也有“补涨”的情况,但若上涨过分疯狂,政策导向上的降温也是箭在弦上。

其次,南京土地市场效仿苏州“熔断”,从理论上讲有利于土地热的降温,土地成本的高涨直接导致房价上升,这也从另一个侧面有效缓解了当前的房价飙升,但实际是简单粗暴的对土地设置最高报价,可能会助长拥有在售项目的开发商恶意竞标,追求土地高价而使其流拍,从而抬高其目前在售项目的房价。不管如何,地方性政策的频传,最终都在传递一个信息,二线城市房地产市场已进入调整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