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徐琪,今天一早转发了《时代周报》的报道,该文通过对徐琪的采访,介绍了快鹿集团兑付工作的最新进展和徐琪的最新思路。网金中国·互联网金融信息查询系统总监徐洲指出,“快鹿集团的投资人,仍然需要理性维权;而且截止目前来看,最佳的选择似乎还是相信快鹿。”徐洲总监呼吁快鹿的投资人要给徐琪主席时间,以换取快鹿解决兑付问题的空间。

7月启动兑付预计已无可能

徐琪原本向投资者承诺,快鹿集团将组建两个50亿元的资产包,最快于7月1日,最晚10月1日启动兑付。但是徐琪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宣布,“快鹿的总资产不止此前曾提到过的87亿元,快鹿准备了120亿元的资产,其中20亿元资产进行变现,另外这100亿元组建成两个资产包,引进战略合作方进行资产抵押借款。按现在的资产处理速度,7月份可能难以启动全面兑付,但是会进行部分兑付”。徐琪明确地表示,现在的情况,7月1日有些困难,但是部分应急兑付,还有月月宝的产品,每个月付利息的那种会开始恢复兑付。“我们原则上宣布的是最早7月1日,最晚10月1日,也就是在7-10月之间。”

快鹿集团的资产处置面临重重阻力,快鹿集团承诺开启的特殊兑付,至今不见踪影,按照徐琪解释,原本打算作为特殊兑付资金来源的华瑞银行股权变现,被苏宁申请资产保全而提前冻结导致全盘打乱。“我们必须承认资产处置是非常艰难的事情,把它形容成走钢丝都不为过,我在这个过程中最深刻的是看到人性的贪婪,真的一览无遗”。快鹿集团前任董事局主席施建祥,拿出了自己的一部分资产来进行处置,而快鹿集团的隐形资产也给了徐琪更多的信心。

徐琪透露,施建祥卸任以后,一直身处境外。徐琪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快鹿集团事件对施建祥的影响非常大,第一,很担忧司法责任,第二,经营30多年的企业突然一下子崩塌,受不了。徐琪表示,施建祥50多岁了,心脏不好,现在境外养病,“政府有关方面曾让我转告施建祥希望他回境内,但是施建祥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并不允许,他现在大部分时间在美国治疗,少部分时间在香港。”由此可见,施建祥的身体健康不允许他回国,但是可以回到香港。

对于快鹿集团的资产处置与兑付,施建祥并未置身事外,徐琪等人在电视会议上与施建祥沟通,施建祥正在帮助快鹿集团追债,快鹿集团在外面还有很多借债,都是快鹿集团借给别人的钱。

徐琪强调,不能把快鹿简单地理解成为一个非法集资。相比中晋、e租宝,快鹿虽然吸金的方式相似,但是用钱的事情却是截然不同,施建祥目标是将企业做大,将资产管理做大,“我们员工没有谁拿着几百万年薪去炫耀和开好车。”

《时代周报》的报道中关于苏宁启动法律程序是否会引起其他平台或投资人的跟风的问题,徐琪表达了充分的自信,“不过,对于个人投资者是否跟风启动法律程序,他相信这个发生可能性不大,目前也没法发生这类现象。”

徐琪通过《时代周报》这篇文章,向公众展示了快鹿集团的美好前景,“我们找到了一家实业企业合伙人,进行资产重组,未来以该主业运营,经过3-5年,打造成为一家资产300亿-500亿元的公司。”

相信徐琪!但呼吁快鹿更多一些“阳光”

微博记录显示,徐琪与投资人的“嘴仗”,有可能越来越激烈。信奉耶稣的徐琪,不时表露出愤怒的一面。“员工工资已经两个月没发了,现在只有高层还正常发工资。”这是6月6日22:00,一位网友在徐琪所发微博下的留言,表明对徐琪不满的不仅是投资人,还有快鹿集团的员工。还比如,今天上午,网友“揭谎者”有这么一个留言,“我一直相信你。工资从5月8号不发,你说25号会发,我信了,25号又没发,你又说3号发,我又信了,3号还没发,结果说争取本周解决,我还能信吗?想相信可等到现在都真的猴年马月了。还有,社保什么时候能交啊?断交了没法买房丈母娘就要动刀了!望徐总能良心发现看看我们这些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普通员工!“

微博上也有不少对徐琪表示爱意、忠诚的留言,比如,上海网友“本命年给我来点好运气”6月6日8:31在徐琪的微博下示爱,“徐大大,我发誓,我发自内心的爱您。”

与徐琪素未谋面的网金中国·互联网金融信息查询系统总监徐洲,一直默默地同情着“救火队长”徐琪。徐洲今天看了徐琪天一早转发的《时代周报》的这篇文章,忍不住要对快鹿集团投资人喊话,“你们都误会徐琪了。”

徐洲认为,公开信息表明,徐琪自接任以来,为快鹿集团做出了巨大努力,“他到处寻找‘快鹿的接盘侠’,盘活集团资产;为了压缩费用,他在集团做恶人,大裁员,在他的带动下部分员工甚至暂不领取工资;为了新增财源,他恢复了旗下平台的运营,希望通过新产品恢复公司现金流;为了筹措资金,他不惜与苏宁撕破脸。”

对于指责徐琪背信弃义的声音,徐洲不能同意。“徐琪原本就说最快7月份兑付,没说7月份一定兑付。监管部门一直没有明确定性快鹿违法,所以快鹿集团的投资人,仍然需要理性维权,而且目前只有一条路,那就是相信徐琪。”

中国网、中新社今天都报道了徐洲最新提出的“阳光互金”理念。徐洲认为,大大集团、e租宝、泛亚、中晋、e速贷等一系列非法集资、卷款跑路等恶性事件,都是以互联网为主要手段的违法行为,实质是互联网金融犯罪,而不是真正的互联网金融。“‘阳光互金’企业,与那些见不得光的‘伪互联网金融’是不同的,‘阳光互金’企业是站在‘阳光下’的,愿意和敢于接受市场监督的,他们将展示出,互联网金融行业规范向上的形象,通过规范互联网金融行业是有光明未来的。”

按照“阳光互金”这一理念,徐洲也建议徐琪,可以做得更“阳光”一些,把资产公布得会更加详细一些,“对于20亿资产未能体现在原有报表中,应该进行必要的说明,以免让投资人误解为当初隐匿资产、管理混乱,或者误解为,现在急需虚增资产稳定人心。”徐洲还建议徐琪,聘请第三方对快鹿集团现状进行评估或评级,由专业机构给出信用等级,增强投资人对快鹿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