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投资人投诉,自2013年以来,其先后通过卖房、贷款、向亲戚借贷凑够200万元购买高收益理财产品,但理财合同到期已逾近半年,却只拿到16万元的利息。几经追讨,200万元的本金和尚未支付的利息至今没有下文。

追求高收益 母子凑200万元购理财“产品”

投资人牛晓峰近期告诉记者,2013年12月23日,经第三方理财公司北京星辉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星辉财富”)的业务员赵惠介绍,签订了德恒3号信托计划投资类《北京裕信广盈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FOT基金入伙协议》(下称“裕信基金协议”),期限为一年(2013年12月23日至2014年12月22日)。

协议合同显示,该基金约定年收益率为11%,按季返息,并在第四次返息时一并归还本金。在合同执行中,裕信基金确实按照合同每季度末返息27500元,四次共计返息11万元,但并没有归还本金。

“裕信基金协议”到期后,赵惠推荐牛晓峰将未归还的本金投资到一个新的“产品”上,协议利息提升至15%,比裕信基金协议利息还高4个百分点。在星辉财富业务员赵惠的推荐下,2014年12月份,牛晓峰与北京海盛久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久信财富”)签订了《出借咨询与管理服务协议》,第三方担保方为北京中青嘉园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期限为一年(2014年12月22日到2015年12月21日),到期本金和利息一次性归还。

由于当时裕信基金协议返息及时,2014年11月27日,牛晓峰又以其母苑女士的名义,与久信财富签订了一份《出借咨询与管理服务协议》,投资100万元,协议年利息14%,合同于2015年11月26日到期。

至此,牛晓峰与其母共投资200万元。2015年8月份,牛晓峰接到星辉财富业务员签订新协议的通知,通知以“公司要上市,资金使用、管理、投资方不能出现三角关系”为由,欲收回此前签订的裕信基金协议合同与久信财富合同,并重新签订另一份合同。这引起了牛晓峰的怀疑,并拒绝废除原有合同、签订新合同。

业务人员辞职 投资者几经波折仅拿到16万元

在牛晓峰拒绝签订新合同之后,接到了星辉财富业务人员的 “辞职”、“领导不在”等各种答复。

“2015年8月份,我多次和赵惠联系后,她一会儿说爷爷病了要回家照顾,一会儿说已经辞职,正在去往大连的高铁上。另外一个业务员也联系不上。迫于无奈,我们到星辉金融公司去找他们,但单位说没有我们要找的人。”

牛晓峰告诉记者 ,2015年10月份,有个自称接替赵惠的业务员联系与他见面,但得知牛晓峰没有继续投资的意向后,便再也没有联系了。同年12月份,牛晓峰去星辉财富了解投资情况,相关业务人员告诉他,“财务部领导不在,你们提的问题无法回答。”

截至2015年12月21日,两份投资合同已经全部到期,按照协议,久信财富应该返还本息,但牛晓峰多次联系久信财富领导,接待人员都推脱“领导不在”。

经牛晓峰多次微信、电话联系久信财富的相关负责人管唯鑫后,在合同到期2个多月之后的2016年2月26日,名为管唯鑫的账户向他转款5万元。

至此,牛晓峰前后共200万元的投资款,仅拿到16万元。

星辉财富称“业务员已辞职,与公司没关系”是真的吗?

接到投资人投诉后,记者电话采访了北京星辉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甘宜泉。

甘宜泉表示,对于牛晓峰投资公司的理财产品确有“印象”,但是与牛晓峰签订合同的业务员赵惠已经辞职,“他是我们公司离职的员工,又带着我们的客户做了别人家的产品,与我们公司没有关系。”

甘宜泉同时告诉记者,“如果要证明投资到我们公司,那得看他有没有相关合同,我们没有与他签订合同。”事实上,牛晓峰也表示,当时确实没有与星辉财富签订合同。

但记者查阅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发现,截至2015年年末的信息显示星辉财富的监事管唯鑫,同时也是久信财富的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所谓星辉财富与久信财富没有关系的说法不攻自破。

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显示,北京星辉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9月23日,注册资本金为5000万元,实缴出资金额1000万元。注册号为110108016310393,经营范围为投资咨询、投资管理、经济贸易咨询。

星辉财富股东分别为自然人甘宜泉、自然人凌朋。公司的主要成员包括董事长甘宜泉,董事王殿朋、张代华,监事管唯鑫。资料同时显示,星辉财富截至2014年年末的资产总额为1061.62万元,净利润为-383.39万元,负债总额为552.88万元。

百度百科的信息显示,北京星辉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国内第三方理财机构,其总部位于北京CBD,已在合肥、成都、沈阳、昆明设立了机构。

久信财富人去楼空 官方电话已暂停服务

牛晓峰与其母亲最后签订的是久信财富的《出借咨询与管理服务协议》,为什么协议到期近半年,久信财富仍未按照协议内容归还本息?

记者多次致电久信财富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管唯鑫,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随后,记者多次致电久信财富官网提供的电话,听到“该号码已经暂停服务”。

随后,记者联系了久信财富在招聘网站公布的联系方式,接听电话的孙经理表示,“我不在久信财富,不知谁把我的电话号码挂上去了。”招聘网站显示,该招聘信息在1个月之前刷新过。

记者根据久信财富官网与企业信用信息网显示的公司地址,来到了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大街甲6号万通中心AB座7F。在7楼,记者没有看到任何久信财富的公司标识。正在装修的相关人员告诉记者,原先的公司已经搬走了,现在搬入的是一家新公司。

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的信息显示,北京海盛久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9月12日,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管唯鑫。营业范围为投资管理、资产管理等。

资料同时显示,北京海盛久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截至2015年年末的资产总额为72万元;营业总收入0元,营业收入中主营业务收入为0元;所有者权益合计为-383万元;净利润为-678万元;负债总额455万元。

记者看到,在久信财富官网上,仍挂着“高收益、专业P2P贷款平台轻松理财,安全有保障、流动性高、门槛低”的标语,并公布有5款理财产品,投资门槛均为5万元起。

担保公司与久信财富法定代表人为同一人

按照协议,若久信财富到期不能履行返还本息责任,协议中提到的北京中青嘉园担保公司应该承担相关责任,为什么担保公司没有承担应有的责任?

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显示,北京中青嘉园投资担保有限公司的股东分别为自然人李效梅、陈金龙。目前的法定代表为李效梅,注册资本金1000万人民币。经营范围包括经济合同担保(不含融资性担保)、投资管理等。

虽然目前的法定代表为李效梅,但工商信息显示,2014年9月12日至2015年6月15日,中青嘉园的法定代表为管唯鑫。而这一段时间也是中青嘉园作为第三方担保公司担保牛晓峰与海盛久信投资协议的合同有效期。

也就是说,牛晓峰签订的《北京裕信广盈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FOT基金入伙协议》中提到的第三方担保公司——北京中青嘉园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与久信财富是关联公司,借款人与担保人是同一人。

截至2015年年末的信息也显示,虽然中青嘉园的注册资金为1000万元,但由于实际认缴不足,其资产总额为2万元,去年净利润为-1万元,负债总额2万元。

投资人已报警 参与金融活动要做好“三看”

牛晓峰告诉记者,自己投资的200万元是通过卖房、向亲戚朋友借贷,以及父母用于养老的积蓄凑齐的,按照合同的返还日期已逾近半年。自去年以来,他多次联系星辉财富及久信财富,但均无效果。无奈之下,他已经报警。

事实上,牛晓峰的投资经历并非个案。银率网近日公布的5月份P2P(网络借贷)行业数据显示,今年5月份全国新成立的P2P平台仅1家,而新增的问题平台却达到200家,较上月环比增加113%,创单月问题平台数量新高。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5月底,全国正常运营平台共2748家,问题平台累计达2061家。从5月份P2P平台产生问题的原因看,失联平台、跑路平台占多数,共123家,占问题平台数的61.5%,反映出P2P行业违法违规问题仍很严重;停业、终止运营平台共48家,合计占比24%。

在今年3月12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银监会主席尚福林提示投资者,参与社会金融活动的时候,必须十分审慎,要着重做好“三看”。

一是看对象。看是不是面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在筹集资金。二是看回报。看是不是承诺超常的高利率回报。现在的企业情况、经济发展情况大家都清楚,动辄高达百分之十几、甚至百分之二十几的回报,这种情况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这就有涉嫌非法集资之嫌。三是看营销。看营销是否公开宣传,以公开宣传的形式募集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