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体检通过,我就打算一直献下去,献到法律不允许我献的时候。”今天是第十三个“世界献血者日”,55岁的张怀亮即将迎来自己的第154次无偿献血。曾经是一名解放军,现在是一位北京城管队员,无偿献血已经融入了张怀亮的生活,“就像起早遛弯儿一样,我是起早去献血。”

错过为战友献血,为了弥补遗憾

张怀亮出生在北京,从小喜欢当兵,1980年高中毕业参加高考,他说当时可以填报多个志愿,但自己得知可以填军校后,把原来拟好的志愿都换了,只填了两所军校。

当兵后,部队里一名排长受伤,需要输血,集合血型合适的人到师部医院献血。张怀亮不知道自己的血型,但也自告奋勇前去,于是才知道了自己是B型血,但与受伤排长血型没有配上,这也成为了他心中的一个遗憾。

退伍回京工作后,1987年单位组织无偿献血,张怀亮马上报名了。他说:“当时也是为了弥补没给排长献上血的遗憾吧。”这第一张献血证,张怀亮还保存着,上面写着:“您献出的少量鲜血可以挽救一个垂危的生命……血液,是您赠与伤病员的无价之宝。”

不过,张怀亮拥有更多的还是现在的献血证,上面写着“献血光荣,无私奉献”,纸质也要好得多。1997年,北京城管成立后,张怀亮就被调来,成为了北京首批城管队员,在这之前他献了两次血,成为城管队员后,他通过单位组织又献了4次。“原来单位献血都有指标,在之前那个单位,本单位员工不是说想献就献的,他们有别的办法完成指标。在城管则是采取自愿报名。”张怀亮说,当时城管队宣传献血,就有队员报名,“如果人数够了,我就不报了,如果人数不够,我就一定要报,我就是这么个性格。”

取消指标献血后,自愿献成分血10年

在张怀亮的记忆中,2006年自己所在的单位根据规定就不再有组织献血的任务,于是自己便到血液中心询问能否献血。“这时候我才知道成分献血,于是就坚持了十年,觉得这样可以帮助更多人,是一件对的事情。”

据介绍,献成分血主要是指通过分离机,将血抽出后,将血小板分离出,再将其余成分输回捐血者身体,这样就不用再像捐献全血一样每半年献一次血了,如果经常献成分血的体检合格每两周就可以献一次。

在张怀亮的献血证记录中,经常看到“2.00人份”这样的字样,这意味着一次献了双份的血。张怀亮说,只要体检合格,可以献双份,自己都会献双份血的。

“做一件好事不难,难的是做一辈子好事。”采访中,张怀亮几次提起这句话,他说在自己成长的那个年代,这句话就是信仰。“如果你经历了那个年代,就会觉得这些很正常,我想当兵这是真情实感,现在献血,也算是我的一份努力。”张怀亮说这些话的时候很真诚坚定,他说这就是支撑自己的信念和信仰,“我是当过兵的人。”

周围有人需要帮助献血的,张怀亮也会义不容辞。作为一名城管队员,他曾负责门前三包,5年前一位商铺老板的亲属需要互助献血,张怀亮便主动献血帮助了他。“都是工作关系,以后我在这条街道巡视和执法时,这个老板总是很遵守规定。”

为不耽误上班,献血总是最早到

现在,在张怀亮心中有一个时间表,每14天献一次成分血,除了发烧感冒,即使刮风下雨也雷打不动,按照规定全年献血次数不能超过24次,这些年张怀亮多次献满了最高次数。

为了不耽误到城管队上班,张怀亮献血每次总是第一批,甚至是第一个。献血后,再坐公交车到城管队去上班,一次也没迟到过。

“献血那天,给我排的上班时间会晚一点,下班也晚,绝对没耽误过工作。”对于献血后用不用休息这个问题,张怀亮微微一笑说,“休息什么,多喝水就行了,现在我55岁,爬山好多年轻人都追不上我。”

“我从2006年开始献成分血,之前还献过7次全血,对献血中心很熟悉,原来经常见的医生都退休了。”6月2日,又到了张怀亮献血的日子,虽然7点30分才开始登记,他不到7点就来到献血中心排队,“主要是为了上班不迟到,我都在排号机前排队,不经常献血的人不知道,刷下身份证就拿表了,这儿快。”

献成分血之前需要空腹体检,之后可以到食堂吃早饭。早饭是白米粥、糖三角和一点油腥都没有的干咸菜,“这并不是说献血中心舍不得给咱们放油,是因为献成分血要求的,鸡蛋、牛奶都不能吃,不过我饭量小,每次半个糖三角就够了。”张怀亮出生在北京,说话有着老北京人的幽默感。

因为经常来献血,张怀亮对献血流程已经非常熟悉,也总结了自己的窍门,比如每次都主动要求使“高机器”,因为采得快,一个小时就差不多了。“献血中心的人都管那种机器叫高机器,我也就跟着这么叫了,献血时不能睡觉,必须醒着,你要睡着了,马上给你拍醒。”

献血后,张怀亮会喝一杯献血中心提供的牛奶,他说:“这时候可以去吃午饭了,有鱼有肉的,吃得还不错,不过我献完太早,不饿,抓个小面包就去上班了。”

献血证放在单位,怕夫妻吵架

目前,张怀亮在海淀北太平庄城管队担任拆除违建工作,办公地点在一处小区内,是原来小区锅炉房改建的,绕过曲曲折折的过道,才能来到张怀亮和同事们的办公室。办公室面积不大,办公桌紧凑地挤在一起,墙上还挂着拆违建时需要戴着的安全帽。

谈起工作,张怀亮说,最近两年拆违力度大,方法更多了,去年全队拆了3万多平方米违建,今年整治了一个规模很大的小区,目前已经拆了3万多平方米。

张怀亮所有的献血证、献血金奖证书和奖章都放在办公桌抽屉里,桌面摆着的小相框里,正反面是张怀亮仅有的两张献血时的照片。“这是献血中心工作人员帮着拍的,好几年前了,留个纪念。”

而在张怀亮家中,看不到一点有关他献血的痕迹。“我媳妇开始一直不知道我献血这事,因为1989年献血时吵了一大架,我就一直瞒着。”张怀亮说,自己也理解媳妇是关心自己,3年前海淀电视台曾采访过张怀亮,张怀亮老婆的朋友看到了,告诉了她,她才知道张怀亮一直献血的事情。张怀亮说:“说不上不支持,也说不上支持,都这岁数了,就不管了,不过怕吵架,跟献血有关的东西全放在办公室了。”

今年张怀亮55岁,对于坚持献血到何时,他的想法是“献到法律不同意我献了”。他说:“原来规定55岁,现在好像放宽到60岁了。”

据了解,2012年卫生部发文,无偿献血年龄上限由55岁延长至60岁,不过前提必须是身体健康,通过体检。

考虑到自己的年龄确实大了,张怀亮说:“最近这几年,我要控制一下节奏,每年计划献20次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