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快鹿端午节前启动特殊客户兑付,引起没得到兑付的投资者不满之时,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徐琪6月15日早晨发布的辞职报告,声称将在任职77天后离开快鹿,再度将投资者引爆。

在15日上午出现的这封辞职信中,徐琪指出有公司的项目负责人“强力刁难质疑”资产处置,并表示自己“走投无路”,才选择离开。同时流传在投资者群的一封投资者致快鹿集团的公开信,则直接指责快鹿集团执行总裁、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黄家骝在快鹿兑付危机中无所作为。

到了15日中午,快鹿集团终于在官网发布公告证实,徐琪因个人原因辞职,仅明确表示徐琪今后所有观点仅代表其个人,不代表快鹿。

但戏剧性的是,在快鹿方面15日下午14时20分左右举行的投资者见面会上,徐琪又突然现身,当着在场的近500名投资者的面公开指责黄家骝,且表态将在与快鹿集团前董事局主席施建祥商量,在两日后最终决定是去是留。

徐琪还当场提出,如果留任,“领导班子必须由我来组”。

黄家骝是快鹿方面4月初组建的“四人领导班子”的一员,同时担任上海快鹿投资集团的执行总裁。同在这个领导班子的,是快鹿董事局主席兼总裁徐琪、副总裁方晓耀和任意。

今年3月底,快鹿系(上海快鹿投资集团),包括当天财富、金鹿财行均出现兑付问题,并宣布暂停兑付。由此,快鹿整体重组,原董事局主席施建祥因身体原因辞职,其他高管也基本离任。

公开资料显示,黄家骝此前曾长期在银行工作,2010年加入快鹿,先后任职于快鹿旗下东虹桥小贷、东虹桥担保等公司;徐琪则是快鹿兑付危机后才进入快鹿的,其自己总结是77天。

据快鹿方面陆续披露的不完整信息,快鹿总计待兑付金额超过100亿元,涉及投资者超过20万。

快鹿方面此前承诺,最早于7月1日、最晚在10月1日启动正常兑付工作。对此,15日快鹿方面表示这一承诺继续有效。

徐琪、黄家骝当众“开撕”

但突然临阵换帅,无疑吓坏了快鹿投资者。

在15日下午当澎湃新闻记者赶到位于上海长宁区金虹桥国际中心27楼的当天财富总部,也即快鹿投资者见面会现场时,至少已经挤进了超过500名投资者,当时众多投资者正围着黄家骝要说法,要求公开资产清单,现场有部分投资者还喊着要徐琪回归。

在随后进入投资者见面会召开的会议大厅,且见面会正式开始之后。黄家骝介绍快鹿当前资产处置情况及其个人作为时的发言屡被打断,有投资者还以徐琪的辞职信为依据,斥责黄家骝在快鹿处置资产的过程中从中作梗。当时,快鹿方面高管只有黄家骝一人在台上。

到了14:50左右,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在部分投资者要求徐琪露面的呼喊中,已公告辞职的快鹿集团董事局徐琪突然出现在了现场,并当众指责黄家骝,让黄家骝和徐琪矛盾直接展现投资者面前。

在对话中,黄家骝指责徐琪不经公司同意在网上公开内幕消息属于违法行为,对快鹿持股的神开股份可能造成严重影响,同时指出快鹿之所以兑付危机难解,是因为徐琪在与苏宁众筹的纠纷中处置不当,导致账面上四千多万资金被苏宁划走。

徐琪则强调,自己作为快鹿聘请的职业经理人,没有在资产处置中做错,反而是黄家骝从中干涉,并且大声质问黄家骝“我替施建祥施总问问你,你欠的几千万什么时候还?”不过,徐琪现场并未具体解释,这是何笔债务。

此时,原金鹿财行董事长韦炎平也公开露面,充当和事佬。韦炎平称,黄家骝的四千万欠款是跟原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施建祥的个人借贷,与公司资产处置无关。

对于辞职问题,徐琪有了新说法:如果公司想要他回归,必须在让其担任董事局主席的同时,快鹿领导班子也必须由其来组。徐琪并提出将会在两日之内,与正在美国治疗心脏病的施建祥商议出结果。

韦炎平还提到,徐琪是其请来的,徐琪3月31日出现在快鹿系,最初职位是金鹿董事长特别助理。但在4月5日就成为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

徐琪在15日的见面会上也强调,他是职业经理人,“老板叫我走我就走,叫我留我就留”。

随后,徐琪离开了见面会现场。但投资者并未就此散去,现场仍有不少投资者指责黄家骝,希望徐琪留任,部分个人还高喊“徐总别走”。

现场有人大喊:四月份的工资什么时候发?

值得一提的是,在现场数十次黄家骝讲话被打断过程中,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有人高喊“四月份的工资什么时候发?”

按照快鹿此前披露的信息,快鹿不仅遣散了部分员工,还有部分员工工资未及时发放。

而从徐琪在6月12日发布的三条微博也均与员工有关。徐琪提到,“为了特殊兑付而延后工资支付是我的决定”。其中一条微博内容甚至是:“在未来的日子里拖欠员工工资的几率依然不低,那些等着工资养家糊口,以及喜欢在微博上为拖欠工资而说三道四的员工,我建议你们换工作有问题吗?”

兑付仍无实质进展

当然,对于投资者而言,兑付拿到钱才是重点。

可惜的是,对于投资者在现场提出的快鹿公开年报和资产清单的要求,以及7月1日到10月1日之间开始兑付的承诺还是否有效,在场露面的几位快鹿高管均未给出明确回答。

对此,快鹿新闻发言人胡伟伟在场下对澎湃新闻表示,这只是一场人事变动,快鹿不会因此改变兑付承诺。

韦炎平则表示,14日已经被金融办约谈,直言“官方要抓就抓,要关就关,要整顿就整顿!”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场混战中,若隐若现的人物是原董事局主席施建祥。自从3月底快鹿爆发兑付危机以来,施建祥迅速辞职并赴美国治病,一直全无消息。

根据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开系统,目前快鹿集团股东为自然人谷平、施建兴,以及上海快鹿实业有限公司,快鹿实业的股东为施建兴和胡培。局公开资料,施建兴与施建祥为兄弟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