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的故事,熟悉的场景。作为线下理财集中雷爆的2016年,又一家资管公司出现兑付危机,一个普通的写字楼前聚集了场面熟悉的大量投资人。

此次发生兑付危机的是上海晋兴资产管理公司(下称“晋兴资产”),《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晋兴资产兑付危机共涉及兑付资金4.36亿元,波及投资者2116人。

大量投资者表示,作为晋兴资产的实际控制人其实并非工商信息登记的股东,目前实际控制人之一,晋兴资产前董事长王冕已经携情人卷款1.5亿元跑路。此外,有投资者表示,兑付危机发生后,公司账面资产仅剩400万元。

在晋兴资产未发生兑付危机之前,为应对线下理财市场低迷的环境,其推出投资“送黄金+返现金”的销售手段,一度吸引大量投资者。《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了解到,目前经侦已经对晋兴资产立案。

涉4.36亿理财资金 董事长携1.5亿跑路

“涉案金额共计4.36亿元,波及投资者达2116人。”一位已经连续两天来到晋兴资产办公楼处等待消息的投资者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称,这一数据是由晋兴资产财务总监季建华告知他的。

2016年6月20日早上,本报记者赶赴位于上海市徐汇区环贸广场二期晋兴资产办公处,发现这里已经聚集了大量投资者。晋兴资产位于环贸广场二期的20~21层,但是前台已经不予办理门禁卡,电梯门口大量保安正逐一排查进入大厦的每个人。

“季建华等高管还在上面,投资者不会让他走的。”一位年轻的投资者表示,大厦物业对20-21层采取了断水断电的措施,甚至没有办法上厕所,场面十分混乱。

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成立于2014年8月28日的晋兴资产法定代表人为严爱民,共有两位自然人股东,分别是严爱民和赵晶。公司下设上海晋兴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亦为严爱民。

值得注意的是,晋兴资产在2014年11月21日分别变更了股东和法定代表人,变更前个人股东为王冕和赵晶,变更后为赵晶和严爱民,而法定代表人变更前也是王冕。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现场从包括投资者及部分晋兴资产基层客户经理处了解到,晋兴资产雷爆事件发生后,看似与公司已经无关的王冕似乎是公司的关键人物,而更重要的是王冕去向成谜。

晋兴资产兑付危机发生之前,王冕任公司董事长,“王冕将老婆和父母接来上海,自己带着小三已经跑去美国了。”多位投资者对本报记者如此反映,王冕跑路携带了1.5亿资金。

如今,无论投资者还是晋兴资产的高管都希望能够找到王冕。本报记者在现场获得一份手写的2016年6月19日在晋兴资产20楼召开的会议纪要,其中第一条便是通过私人寻找或者警方抓捕的方式寻找王冕。

公司账面仅剩424万 警方已立案

6月20日中午,《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赶赴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大量投资者先后聚集在此。一位经侦总队工作人员表示,针对晋兴资产兑付危机事件警方已经立案,同时,提供了一张“来访(咨询)接待登记”,然而该登记表仅是简单的个人信息,并不需要填写与投资标的相关的任何信息。

那么,晋兴资产自成立至今究竟发生了什么?高达4.36亿元的资金流向了何处?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获得一份投资者、晋兴资产与广州金博物流贸易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金博物流”)三方签订的投资合同,参与“金博物流”投资项目的大量投资者表示,这一项目的标的为虚假标的,资金未流入金博物流而是打入了晋兴资产的公司自有账户,“目前公司账上仅剩400多万元。”一位投资人说。

此外,晋兴资产发布的兑付公告显示,目前,在财务数据还没有完全核查清楚的情况下,可以确定的债权包括平安不动产的5000万元及自然人缪先瑞个人借款累计1600元,公司账面现金424万元整。

本报记者获得两份出自缪先瑞的借据,借据显示,缪先瑞于2015年8月4日向晋兴资产借300万元,并于2016年1月29日向王冕个人借款1000万元,均由季建华个人账户转付。

一份由国信(上海)会计事务所(普通合伙)出具的《累计注册资本实收情况明细表》显示,晋兴资产的目前两位自然人股东严爱民和赵晶分别出资5000万元,各持股50%。

在经侦总队门前,一位投资者向本报记者出示了其与晋兴资产一位客户经理的聊天记录。显示,晋兴资产有两位实际控制人,一位是董事长王冕,另一位则是上海缪氏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缪先瑞,分别由严爱民和赵晶代持其股份。但是,截至本报记者发稿,尚无证据证明上述说法。

在上述会议纪要中,还盘点了目前晋兴资产的资产包,共有5项,第一,自有资产共计400多万元,现已冻结;第二,缪先瑞1900万元借款,试图通过民事责任追讨;第三,平安创科(即深圳平安创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500万;第四,固定资产,928万元折约500万元,需通过第三方评估后找到固定资产买家;第五,晶石财富,1000万元,需通过公安途径追讨。

此外,上述聊天内容还指出,近期王冕曾出资1500万入股映客取得1%的股份。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梳理晋兴资产关联企业时发现,晋兴资产还是杭州滨江房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2244.SZ)(下称“滨江集团”)的股东之一,共持股1107.99万股,占总股本比例约0.41%。

2016年3月30日,滨江集团发布公告,由中信证券出具的滨江集团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发行过程和认购对象合规性报告指出,滨江集团本次非公开发行底价为6.76 元/股,最终确定的发行数量为407443890股,并向162家机构及个人发送了认购邀请文件。在认购名单的前20大股东名单当中,排在第十位的即晋兴资产。

POS机直接付款 投资就送黄金

晋兴资产注册于2014年8月,在线下大力推广是在2015年下半年至2016年上半年,这段时间对于线下理财来说并非“黄金时期”,包括e租宝、大大集团、快鹿系等多个大案要案频发,让诸多投资者望而却步。

但是晋兴资产却“绝处逢生”,推出了花样的销售方式。晋兴资产官网显示,其是一家拥有私募基金管理人资格,致力于投资Pre-Ipo股权、二级市场、上市公司定增计划、债券及权证、海外并购等。

在晋兴资产办公楼一楼投资者聚集处,本报记者获得了两份投资合同,一份是《链融通债权转让服务协议》(下称《链融通服务协议》),该协议共涉及三方,其中甲方即受让方为投资者,乙方即转让方系金博物流,丙方即服务方为晋兴资产。

晋兴资产宣传折页显示,“链融通”为晋兴资产打造的“明星产品”,是供应链金融中一款以大型国企、上市公司为基础合作单位,以产业链中优质企业为合作对象,以优质债权为标的的固定收益理财产品。

上述投资者购买的是3个月期的短期产品,收益率为10%,于2016年3月29日投入,本来9天后应该是该产品到期回收本息的时间。

另一份投资合同则为晋兴资产与服务商海兴领惠金融信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下称“海兴领惠”)共同出具的《债权转让服务协议》(下称《服务协议》),在这份合同中显示,甲方转让方不在是任何一家公司,而是晋兴资产,乙方受让人为投资者,丙方即海兴领惠。

但是债权转让详情显示,《服务协议》的最终借款人为深圳平安创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平安创科”),3个月期投资产品,利率为7%。该投资者于一个月前的5月13日投入10万元,到期日为2016年8月12日。“上周一是第一个月到期日,该付首月利息,但是对方表示资金周转不过来,让等两天,结果今天就出事了。”一位投资者告诉本报记者。

晋兴资产官网显示,2015年12月30日,上海晋兴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深圳平安不动产有限公司(下称“平安不动产”)签署2016合作备忘录,达成融资服务协议10亿元。《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梳理资料发现,平安不动产系深圳恒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恒创投资”)的企业股东,而恒创投资又为平安创投的企业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两份投资合同均显示,投资本金的支付方式为全部通过POS机刷卡方式支付。同时,晋兴资产推出了花样销售方式,其中最终投向为平安创科的投资项目,分为3个月期、6个月期以及一年期,收益率分别为7%、8%和9%,此外,3个月期投资10万返现1000元,并赠送150元现金。半年期投资20万元赠送黄金20克,返现500。而投向金博物流3月期产品,投资1万元则赠送1克黄金。

“赠送黄金没有任何登记流程,都是直接就拿取,摆放好的,由于产品均是5万元起投,因此拿到的黄金也都是5克或10克的老庙黄金金块。”一位接近晋兴资产的人士表示,大量的投资者被这一销售方式所吸引。

此外,基层销售员并非仅劝说投资者投注大额资金,同时,要求资金放置不同人的名下,由此一旦公司召开客户回馈活动可以有更多的人受益,因此《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发现,大量的投资者是以家庭为单位“组团”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