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时尚电视模特大赛被指借赛牟利。

据《新闻晨报》报道:如今,一想到上海伽瑞格斯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简称“伽瑞格斯公司”)举办的东方时尚电视模特大赛,不到20岁的Jess就觉得被骗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场被冠以“由全新中韩团队升级打造、有500个大众评委的电视模特大赛”,只给了他十几秒的舞台展示机会,而他所面对的评委,是几名从头到尾未发一言的老外,传说中的500名大众评审,则无影无踪。

更令他不可思议的,东方时尚电视模特大赛过后,就是同样号称由全新中韩团队升级打造的SINGKU东方音乐挑战赛,两场比赛的评委竟然是一群人。不少参加比赛的歌手称,歌只唱了一半,就被打断了。

这些参加模特大赛和音乐挑战赛的选手们,有一个共同的经历,就是被收取了3500元化妆费。

模特歌手轮番登场

“东方时尚电视模特大赛2016年度将由全新中韩团队升级打造……”模特Jess说:“这场比赛声称是电视模特大赛,有500个大众评委,在东方艺术中心举行。这和练功房里是完全不一样的,自己练习的时候不会有那么多人盯着你。参加比赛可以丰富我的临场应变能力。”

与模特Jess不同,来自山东的李小姐则是奔着SINGKU东方音乐挑战赛而来。与东方时尚电视模特大赛的宣传相似,SINGKU东方音乐挑战赛也宣称由全新中韩团队升级打造,在东方艺术中心举行、500名大众评委、梦想基金……

5月22日,为了各自的模特梦和歌手梦,Jess、李小姐早早赶到东方艺术中心。Jess说:“初赛那天光模特就有近千人,歌手数量感觉也差不多。大家站在东方艺术中心门口排队,队伍排得很长很长,有很多人都是从外地赶过来的。”

然而,这两场被冠以无数光环的比赛,在初赛环节的设置上,却令不少选手心生疑虑。

“Jess参加的是模特比赛,我参加的则是歌唱比赛,但我们初赛的场地、时间、评委、主办方都是同一伙人,先走10个模特,再唱10个歌手。”歌手李小姐说,他们都是到了比赛当天才知道还有另一场比赛要同时进行,“这让人感觉很奇怪”。

蹊跷的3500元化妆费

在Jess妈妈陈女士看来,初赛环节中最奇怪的地方是主办方要求每个选手都签订一份类似协议书的东西。

“我儿子告诉我,主办方工作人员给他们每个人发了一张卡片,说是他们的查询凭证,要他们在下方签字。我儿子年纪小,不懂就签了。拿回来我一读,发现下面写着这样一条:‘成功入选全国总决赛的选手,涉及第三方团队提供的化妆造型摄影服务需自理(3500元/套)’。我当时就猜,这比赛可能要收钱。”陈女士说。

果然不出陈女士所料,6月5日决赛当天,陈女士接到了Jess从现场打来的电话,称不给钱不能参加决赛。想到儿子好不容易进了决赛,家长自然会交纳这笔费用。

Jess说,决赛和初赛是同一个舞台,非常小,他全部的表演仅是在直径8米的圆形舞台上走了一次台步,表演时间不超过15秒。在表演现场,也没看到宣传中的大众评委,只有几个老外坐在台下,据说是评委,但全程都没有说话。十几秒的舞台展示后,举办方就催促他赶紧离开场地,并告诉他会将比赛结果和证书寄给他。

与Jess同样失望的,还有前来参加歌手比赛的李小姐。

和初赛一样,歌手比赛和模特比赛被主办方伽瑞格斯公司放在了同一天、同一个场地举行。模特比赛后,紧接着就是歌手比赛。场地、评委、设备依然没有任何变化,这让参赛的选手深觉被骗。

李小姐说:“比赛宣传中称有中韩制作团队,会‘根据各阶段赛制结合不同的舞美风格’,还声称设置了500名大众评委。但事实上,根本没有大众评委,现场的麦克风也都是未调试的。歌唱了一半,就被打断,撵了下去。我选的歌4分多钟长,只唱了2分钟,就被打断了。主办方停止伴奏,拿走了我的麦克风,把我推走了。这期间,评委未发一言。”

“如果知道决赛和预赛一样,我不会付钱来参赛的。”李小姐说,比赛后,曾有二十几名选手和家长报警,质疑主办方涉嫌合同欺诈。随后,参赛的歌手和模特们还成立了微信维权群,人数超过40人。

[主办公司]一个找不见,一个推责任

根据合同收取化妆费

据选手们透露,比赛后,这场比赛的官方微博和公众号被大量删除,所有能和主办方联系的电话均打不通,甚至官网一度无法登录。选手们还曾找到主办方公司的注册地址,但发现注册地址根本没有这家公司。

东方艺术中心的工作人员也证实:“比赛后,有许多选手找到我们,还有警察也找到我们,让我们配合联系主办方。一开始这家公司的人说他们休假了,后来我们工作人员的电话也被对方拉黑了。”

按照伽瑞格斯官网上公布的办公地址,记者来到了其办公地所在大楼。大楼前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伽瑞格斯公司已经集体休假,前台人员也没办法联系到他们。

6月17日晚,晨报记者终于和选手们口中的一名曹姓工作人员取得联系。曹先生自称并非系伽瑞格斯公司的员工,而是一家名为上海橙格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橙格文化”)的负责人。随后,他向记者出示了一张来自伽瑞格斯公司的情况说明书:“演员报名时,已经由本人签字确认同意化妆服务费自理,同意化妆服务由第三方机构(上海橙格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提供,费用由第三方服务提供商收取,与我司(制作发行方)无关。”

他还向记者出示了由选手签字确认的文件:“我们的合同是齐全的,化妆服务也已经完成了,选手们还揪住这笔钱不放,我不能理解。”橙格文化收取的这3500元服务费中,包括以下服务:艺人舞台化妆造型、现场摄影跟拍及后期修图、个人图片光盘DVD寄送。但记者调查发现,橙格公司的经营范围并不包含化妆服务。现场负责化妆和摄影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均不是橙格文化的员工,而是橙格文化从外面聘请的。化妆公司的工作人员还强调,他们未收取任何费用。而摄影师则表示,他是曹先生在一个摄影群里招来的,来拍照完全是因为好玩,他的服务也是免费的。

没说比赛一定上电视

那么,比赛的宣传为什么与实际状况有很大差距呢?

“中韩制作团队,不代表现场你就能看见韩国人呀?”至于宣传中的“电视大赛”,曹先生解释说:“电视模特大赛是一个名字而已,我们这个比赛的名字叫‘电视模特(大赛)’,没说一定要在电视上播放的。”

至于大众评委的问题,曹先生则解释:“这个环节是被临时取消的,因为我们现场的场地是开放的,评委都走了,对后面的选手不公平,我们就临时取消了。”

当被问及更多有关比赛宣传的问题时,曹先生突然强调,“比赛是由伽瑞格斯公司负责的,与我无关。你看,我们这里是注明的,最终解释权归伽瑞格斯公司所有。”

对于选手们抱怨场地过小和音响的问题,曹先生解释:“初赛用的是同样的场地,他们又不是不知道;至于音响设备,东方艺术中心提供的就是这样,我有什么办法?”

对此,东方艺术中心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仅负责提供灯光等少数设备,并不负责提供音响设备,这些设备需要活动主办方自行携带,其将设备问题归于东方艺术中心简直是无稽之谈。而且,伽瑞格斯公司在东方艺术中心租用的舞台,本就是最小的一个,舞台面积仅有几十个平方米,观众坐席也只有333个。

[记者调查]

两家公司在同一地点办公,竟都在休假

尽管曹先生反复强调,上海橙格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为第三方公司,与伽瑞格斯公司并无关系。然而,记者调查发现,这两家公司存在法人和股东高度关联的情况。

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伽瑞格斯公司的股东分别是周某和曹先生,其中周某为法定代表人,认缴出资额153万元,曹先生为股东,认缴出资额为147万元。

橙格文化的股东同样为周某和曹先生,其中曹先生为法定代表人,认缴出资额为51万元,而周某为股东,认缴出资额为49万元。

此前,曹先生曾透露,橙格文化实际上和伽瑞格斯公司在一个办公地点,两家公司都在休假。

在上海扬远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扬看来,这两家的股东构成高度雷同,如果选手们反映的情况属实,则主办方这一系列行为已涉嫌虚假宣传和合同欺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