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3日,江苏盐城发生龙卷风,7个镇区受灾,当天官方公布的数据就有51人遇难。大批志愿者前往当地救援贡献力量,这几天里,民间救援力量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了官方救援一个良好的补充。但由于缺少统一的调配和组织,导致部分民间救援力量的作用无法完全发挥。有多个重大自然灾害现场救援经验的志愿者表示,作为民间的志愿者要多和政府沟通,只有信息对称,才能把作为志愿者的力量用在有用的地方,有效帮助灾民。

彼此的不信任危机

看到盐城受灾的报道后,浙江义乌的李文龙坐不住了,“我以前是消防兵,想去做志愿者。”24日早上5点,李文龙搭乘最早的一趟火车赶往阜宁。从24日一直忙到26日,“加起来没有睡十个小时”。但是,昨天发生的一些事,让他心里有点冷。

26日中午,李文龙在阜宁人民医院住院部和医院工作人员发生了争执。

李文龙先是在阜宁医院住院部登记为志愿者,后一位家属表示需要李文龙陪护病人,李文龙被准许进入住院部。但半小时后,医院发现李文龙并不在该病人房间,就命令李文龙出来。李文龙解释说自己了解完那位病人情况后,又去了其他病房了解了其他病人情况,希望帮医院找来更多的志愿者。医院工作人员没有相信李文龙的说法,要求李文龙出示身份证,并对其进行拍照,李文龙拂袖而去,“你们怎么这么不信任我,我心都冷了。”

一位自称阜宁医院纪委书记的男士说,之所以拦住李文龙,是因为住院伤员及家属向医院反映,太多的志愿者涌进来,已经严重影响了休息。伤员家属计芳芬(音)说,很多志愿者过来送了东西,拍个照片就走了。

其实李文龙也不信任当地,“我昨天在陈良镇发放物资的时候,就发现志愿者和镇上有矛盾,志愿者质疑镇上没有把救灾物资及时发给灾民,发放物资也存在不均的问题。”

了解到有这种情况发生,更多志愿者就决定把物资直接送到灾民手中。来自上海的志愿者朱彦玲在两合村村部卸下一箱矿泉水后,再三问负责发放物资的负责人,“这个确定能送到灾民手中吗?

陈良镇干部王震(化名)有些不满:“有些志愿者对媒体乱说,说我们物资发放不到位,我们从24日到今天,我们每天只睡几个小时,你知道这里工作有多复杂吗?”

王震认为:“我们需要物资,也需要人力,人力和物资都用在刀刃上,现在物资够了,送物资的人不够,这就需要政府统一调配。”

最初的民间救援收到了掌声

24日,干过消防兵的李文龙在陈良镇帮助了两户灾民,从倒塌的房屋里扒出了两千多斤小麦。李文龙说,“灾民们都说,我比当兵的都有劲儿。”

在两天前,提到志愿者,不管是官方还是民间,都满是感激。

淮安消防支队支队长汤金保称,23日晚上他们赶到重灾区硕集镇计桥村的时候,下暴雨,很多树倒在路上,伤员没法用车运送,志愿者帮忙抬伤员,协助清理现场,“为我们工作做了很大的补充。”汤金保说,志愿者们充当了后勤,没有他们,“我们吃不了一口热饭。”

65岁的计桥村村民崔磊洋(音)看到志愿者就双手合十表示感谢,他说,他以前没有听说过志愿者这个名字,现在可以记一辈子。

23日龙卷风过后,他83岁的母亲被困家里,赶来的志愿者清理了障碍物,把她抬了出来。而他当时正在盐城市做工,回来问母亲,是谁救了她,母亲说是穿黄衣服的人。崔磊洋说,刚开始他以为志愿者是一个人的名字,后来才知道帮助人又不要钱的都叫志愿者。

新京报记者在几日的采访中看到,一天三餐派送、衣物供应、来回车辆,所见大部分为社会力量供应。

来自阜宁的一个连锁餐饮店在大楼村村东的路口设了午餐领取点,三菜一汤,菜是不容易变质的油炸排骨和泡菜,汤是加了姜的排骨汤,“有些老乡们房子塌了,晚上就住在外面,多放点姜,能够防治感冒。”一名负责派发食物的男士称。

24日下午,出租车司机孙军也加入到了义务司机的队伍中。23日,风灾刚刚过去不到两个小时,有一名同行开车到大楼村送一个客人,看到陆续有人从村里面往外抬伤员,就发了朋友圈,希望更多同行过来。半个小时后,出租车司机就形成了一个车队,来往接送伤员。

新沟镇一名干部说,“在灾后前两天,民间力量几乎满足了灾区的衣食住行。”他感叹好人越来越多。

25日,好人的确“越来越多”,在通往一些灾区的道路上,外地车牌越来越多,有些地方造成了交通拥堵,在陈良镇执勤的交警张赫(化名)脸晒得通红,“很为难,别人来献爱心,不能拒绝,现在人越来越多,越来越难指挥。”

官民互动效率最高

“好钢用到刀刃上”,对于王震的这句话,北京蓝蝶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张世杰表示认同,“信息对称很重要,官民互动效率最高。”张世杰曾参与汶川地震、雅安地震、尼泊尔地震等重大灾难的救援,他说,“以我们的经验来看,特别在中国,作为民间的志愿者要多和政府沟通,只有信息对称,才能把作为志愿者的力量用在有用的地方,有效帮助灾民。”

23日张世杰就和阜宁团委、民政局、教育局联络对接,24日早上九点,蓝蝶18人团队到达阜宁,和当地官方开了一次救灾交流会,并在当地官方配合下,对灾情进行了解,“发现我们在救灾现场没有用武之地”,蓝蝶就调整救灾的任务为重建学校。在为灾区重伤儿童发放抚恤金后,25日,张世杰就带领团队回到了北京,开始为灾后学校的重建筹募资金。

张世杰说,“在中国,救援工作的主力还是政府,他们有能力收集全面的信息,作为政府救灾力量的补充,民间救援应该及时与政府沟通。”

盐城市大丰义工联合会秘书长徐绍辉总结经验说,民间救援要做到两点,“一是不添乱,二是了解需求。”

徐绍辉到灾区发现最紧缺的是盒饭,徐绍辉把情况反馈到盐城,下午送来了350份盒饭。下午,徐绍辉进一步了解,灾民的被褥在暴雨中被打湿,急需被褥,又通知送来了200床被褥。

“26号,我们接到官方通知,说救援物资发放需要人,就带着50多人来发物资。”徐绍辉说,“与政府保持沟通,才能知道需求,不添乱。”

相关新闻

盐城龙卷风风力超17级

据新华社电 国家气象中心强天气预报中心首席郑永光26日向记者透露,经现场勘测,江苏盐城风灾已确认为龙卷风,专家组判定等级为EF4级,风力超过17级。

6月23日14时—15时,江苏盐城发生历史罕见的大风、暴雨、冰雹、雷电等极端天气,并对盐城市阜宁、射阳等地部分区域造成巨大破坏。灾害发生后,江苏省气象台初步判断有龙卷风发生。

灾害发生后,江苏省气象局立即邀请国家气象中心强天气中心、北京大学、南京大学等单位共10位气象专家组成调查组前往盐城灾区进行现场调查。郑永光介绍,从现场破坏情况来看,10位专家一致认定,此次龙卷风为EF4级,风力超过17级,估算风速达到惊人的73米/秒。

江苏省气象局副局长杨金彪说,龙卷风总共分为6级,最低为EF0级,最高为EF5级,此次龙卷风强度接近于最高级别。从风力而言,目前对风力的分级中,17级是最高级别,但这次龙卷风的风力超过了17级。

杨金彪介绍,目前专家组还在对龙卷风经过区域的宽度、长度进行精确的测量,最终将形成一份完整报告对外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