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于河南邓州裴营乡的高秀昌,于1982年9月考入了武汉大学哲学系。当时正是改革开放的初期,禁锢已久的思想领域迎来了百花齐放的春天,高秀昌也在武汉大学这个文化大花园里茁壮成长。四年的大学学习生涯,记录了他所在的武汉大学,从美丽的校园珞珈山麓到壮阔的东湖之滨,从力主创新的校长刘道玉先生到哲学系辛勤耕耘的诸位任课老师,从同班来自于十多个省市的同学到来自五湖四海的其他学系的好友,从他自己如饥似渴地勤奋学习、汲取知识到圆满完成学业、顺利获得哲学学士学位……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母校武汉大学留在高秀昌记忆深处的宝贵财富。

在他留存至今的日记里,还清晰地记载着1986年6月27日,在毕业典礼上,时任校长的刘道玉先生对他们即将毕业走向工作岗位的学子们的殷切寄语:“继续学习,勇于竞争,创造成绩。”时隔二十七年,这些记录着当年青春足迹的日记,显得是那么的亲切和珍贵。

翻阅着日记,高秀昌回忆了当时在武汉大学求学时令人动情的一幕。高秀昌清楚地记得,在论文辅导老师邓晓芒先生的指导下,他开始阅读康德的著作,准备以“试论康德的‘立法’思想”为题撰写学术论文。因为康德的著作难懂,高秀昌就三番五次地去邓晓芒先生家求教,邓先生也不厌其烦为其讲解,循循善诱,启发引导,并解答他阅读中遇到的问题。高秀昌在1986年5月18日的日记中这样写道:“晚上,跟邓晓芒老师一道去陈修斋教授家,借阅康德的《实践理性批判》一书。陈教授热情地接待了我。当他知道我需要这本书时,他立即到他的书架上取下,我双手接了过来……陈教授是搞西方哲学的,专攻唯理论和经验论……”高秀昌很感慨地说道:“我们的老师都是可亲可敬可接触的,我们自己应当主动去老师那里探宝。”

高秀昌的日记里记录了这样一件事情,那就是武汉大学樱花盛开时节收取门票就是从他们班开始的:“1986年3月24日:武汉市长王群到武汉大学视察工作,刘道玉校长问:樱花时节,可不可以组织学生卖些门票,亦可勤工俭学,亦可维持秩序;王群市长当即应允。校教务处和保卫科连夜动员学生赶制门票,组织实施。”作为武汉大学哲学系八二级的一员,高秀昌和他的同班同学在樱花时节,每天在学校大门口值班收门票,这成为当时武汉大学独特的一道风景线。由此看来,如今武大在樱花时节卖门票的做法,可谓是由来已久。

在高秀昌保存的毕业纪念册的扉页上,有刘道玉校长的亲笔题词:“诚实朴素,勤奋刻苦,严谨治学,勇于创新。”高秀昌说,刘校长所题的这十六字箴言,已经成为他的座右铭,在学习、工作和生活中一直践行着。

1986年6月,高秀昌在武汉大学毕业时,获得哲学学士学位。他遵照母校的分配,回到老家河南,在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开始了他喜爱的哲学事业。他先在《中州学刊》做哲学编辑。作为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一开始就严谨治学,而且勤奋读书,并有渊博的学识,在与学界同行的书信交流中常常因为文笔老辣而被误认为是皓首老者。他做编辑非常认真:仔细阅读所有来稿,不管稿子是否采用,都要写信告知作者;即使是中学老师所写的文章,只要有一孔之见,他就会跟作者通信或通电话,提出稿子的修改意见,促成文章发表;经他编辑的文章发表后,转载率比较高,一个直接的成果就是1992年第一次评选全国中文核心期刊,《中州学刊》就获得了哲学类和综合类核心期刊。

在从事编辑工作之余,高秀昌始终没有忘记读大学时他的论文指导老师邓晓芒先生在毕业时给他写下的寄语:“哲学是你的事业,祝你成功!”1997年9月,他从《中州学刊》杂志社调入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至今,在这里咬定青山不放松,创造出了骄人的成绩,出版专著多部(含合著),发表学术论文70多篇。2005年任研究员。1998年以来,一直兼任河南大学中国哲学专业硕士生导师。2003年获得南开大学哲学博士学位,2004-2006年,在武汉大学哲学学院做博士后研究人员。他现任河南省社会科学院三级研究员、哲学研究所副所长(2006年至今),兼任中国哲学史学会理事,中国哲学史学会现代哲学专业研究会理事,中国哲学史学会冯友兰学术研究会理事,河南省哲学学会副会长,河南大学中国哲学专业硕士生导师。他还是河南省学术技术带头人,河南省宣传文化系统第二批“四个一批”(理论界)人才。

高秀昌主要从事老庄道家研究及20世纪中国哲学与文化研究。在哲学研究方面,他道承老庄,以冯友兰先生为师,在近三十年的学术研究中,取得了较为丰硕的成果。他所著的《哲人的智慧——〈老子〉与中国文化》一书,对老子的整个思想体系——道、辩证法思想、伦理道德思想以及社会政治思想进行了详细的论述和分析,揭示了老子的社会政治思想对于历代政治取向的影响,分析了老子的人生观对于士大夫人格修养的作用,探讨了老子哲学与庄子、荀子、韩非子等诸子哲学的关系以及老子哲学对于后世哲学、军事学、文学艺术的深刻影响。该书还另列专章就老子与传统养生文化的关系以及老子对于传统养生文化的思想奠基作用,进行了系统的评述。有学者称赞该书是一部既有深刻学术见解又比较通俗易懂的学术著作。

其专著《道家双峰——老庄思想合论》对先秦原始道家的两位代表人物老子、庄子其人其书及其思想的主要方面作了较为全面而系统的诠释和阐发。该书还在吸收前人和当代学者老庄思想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运用现代哲学的理论和观念对老庄思想加以评述。学界专家称《道家双峰》“是一本有益于、有助于人们去认识老庄思想的理论内容及其现代意义的学术著作”;是“老庄思想研究的新成果,其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都是非常明显的”。

冯友兰,这位从河南走出来的具有世界影响的哲学家、哲学史家和教育家,一直是高秀昌心中高山仰止的哲学泰斗。作为同乡晚辈,高秀昌认识到:冯先生是一位只能超越但不能越过的哲学大家;冯先生的“贞元六书”和两卷本《中国哲学史》是划时代的巨著;由冯先生所创立的新理学和由他所奠基的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典范,为中国哲学的现代化和世界化作出了重大贡献。因此,高秀昌在深入系统地研究冯友兰先生之后,独辟蹊径,选定冯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方法论,进行潜心钻研,十年磨一剑,著成了《冯友兰中国哲学史方法论研究》,由北京大学出版社于2010年公开出版。在该书中,高秀昌通过对冯友兰的哲学史方法论思想的分析研究,总结20世纪中国哲学史方法论的理论成果,进一步探索新的中国哲学史研究方法,为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建设和发展,为重写中国哲学史,为实现中国哲学的理论创新提供方法论的支持。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博士生导师方克立教授认为,本书“问题意义明确,理论分析有一定深度,得出的结论符合实际,并能通过对此问题的研究,提出自己对中国哲学史方法论如何综合创新的思考和己见。作为一项创造性的研究成果,本书对冯学研究和整个中国哲学史方法论建设都作出了一定的贡献”。北京大学哲学系博士生导师陈来教授认为:该书“是学术界首次对冯友兰的整个哲学史方法论进行全面深入研究的成果”。原北京大学哲学系博士生导师朱伯崑教授认为:该书“对冯友兰整个哲学史研究的理论工作作了全面而系统的考察,很有学术价值,对于中国哲学史学科建设颇有理论意义”。

高秀昌近来的学术研究主要集中在“重写中国哲学史”以及他自己所主张的“以‘理’为本的‘情’‘理’合一论”的阐发上。高秀昌认为,中国传统哲学主要讲伦理、情理、玄理、性理、空理等等,而在中西哲学与文化交流汇通的今天,应当扬弃传统中国哲学的伦理、情理,积极建构“确定性之理”即科学之理、逻辑之理、法则之理,并将“确定性之理”外化为政治法律制度,以便为中国的政治社会秩序的建设提供理论依据。高秀昌自信地说,在哲学上,他要接着冯友兰先生的“新理学”往下讲,即由河南的先贤二程(程颢、程颐)所创立的理学到先贤冯友兰先生所创立的“新理学”再到他自己将要创立的“新新理学”。

翻阅高秀昌珍藏的大学校友赠言,其中有一位室友这样写道:“我预言,二十年后,君一定是名学者,因为你具有学者的性情和品质。”其实并不是这位同学有什么先见之明,而是他真正地看到了高秀昌身上那种学者的潜质。二十年后,高秀昌的博士指导老师、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的方克立先生这样评价道:高秀昌同志作风平实,做事认真,待人友善,笔耕勤奋,在中国哲学和文化方面有着丰富的研究成果,尤其是对先秦道家哲学和冯友兰哲学思想的研究,在学术界得到较高评价。他在武汉大学读书时的任课老师、现为武汉大学国学院院长的郭齐勇先生也说:高秀昌同志是我国中哲史学界十分优秀的人才,在老子道家思想研究与20世纪中国哲学思潮研究、特别是冯友兰研究方面有特别突出的贡献。高秀昌同志德业双修,功底扎实,为人为学十分诚朴、谨慎,在海内外中国哲学学界颇有影响力,是河南省理论界特别优秀的人才。

河南先哲庄子曾说:“虚无恬淡,乃合天德”。高秀昌正是如此,他虚心若竹,傲骨如梅,真不愧为武大之学子,中原之才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