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摄影家李少白在今年二月完成了他的南极之行,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精彩照片,借此机会创新视觉(以下简称CIC)对李少白老师(以下简称李)进行了简短的采访。

CIC:少白老师这次南极之行的契机是怎样的?

李:旅行社美女经理的邀请,因为既能拍美景又能拍美女,打动了我。但反复听说,在德雷克海峡,一般人都很难承受那种晕船。因此想打退堂鼓,因为签过约,总不能毁约,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去了。

CIC:您认为此次南极之行与其它的摄影之旅有什么不同?

李:南极属于自然保护区范围,允许人活动的范围很小。我曾经说过“好照片是走出来的”,这次可能很难走出好照片。面对这种局限性,我尽了自己最大努力去克服,还是带回了一些令自己满意的照片。

CIC:看到南极不同寻常的大自然景观,您是否产生了一些不同的思考?

李:马克思的名言:存在决定意识。面对南极和面对王府井,当然会产生不同的思考。但是对摄影家而言,最关键的思考就是如何发现美!这一趟走下来倒是觉得摄影师真的需要有个好体力。关于这点,在走之前我的信心还很不足,但结束后感觉我还能抗的住,说不好以后我还能去趟北极呢!

CIC:我们熟知您拍的故宫和长城,都非常富有诗意,能谈谈对您的创作产生影响的其他艺术家吗?

李:(这件事)有些像鲁迅说的列书单,不太喜欢列。不过提到画家的话,莫奈,马奈这些印象派我很喜欢;布列松,杜瓦诺都是很富有诗意的摄影师。而诗意是我最看重的。什么是诗意?有位哲学家曾经说过“诗人在他经过的地方,留下的应该是线索而不是证据。因为只有线索才能使人浮想联翩。”

CIC:之前您提过,喜欢拍风景,也喜欢拍人,喜欢拍美女,如果您一定要选一个,您打算选什么?

李:(不假思索)美女,当初学摄影也是想拍美女。

CIC:因为拍美女容易出彩吗?

李:大哲学家尼采曾经说过“伟大的风景是为渺小的艺术家准备的,平凡的风景是为伟大的艺术家准备的。”不过在我看来,真正伟大的艺术家还要在伟大的风景中才能显示出自己。美女就是人间一道伟大的风景。因此,拍美女要拍出彩来,拍得与众不同,就更加难了。我不是伟大的艺术家,但我愿意去挑战。

CIC:这也算是不忘初心吧。(笑)谢谢李老师。

摄影家侯守锐先生如此评价这组作品

我们对南极的认识,大都来源于媒体的摄影图片,而这些图片,大都以极致细微的写实手法叙说着南极洁白世界的荒蛮与狂野。李少白,一个极具个性的摄影家为我们带来了不一样的南极。

诚然,南极摄影容易给人以新鲜感。而李少白老师并不以难得一见的风景满足观者的猎奇,而是以个性化的摄影语言抒写着一个摄影家的内心观感。

这一组南极作品,从摄影形式上说,有四个方面的特点。

一、低对比度:从调性定位上说,这组作品全部采用短调,以中短调和高短调为主,而高光压缩在220色阶区域,这实际上打破了我们对图片中黑场和白场的认识,也就是说黑场不那么黑,白场又不那么白。在这个低反差的色阶区域图片容易发灰,但李少白老师巧妙运用色块的变化和取舍,使作品柔和而又不失层次。

二、低饱和度:纵观整组作品,低饱和度下色彩又显得很丰满。李少白老师有他对色彩的一贯追求,就像梵高对色彩有着特殊的敏感一样,他对低饱和度下色彩的明度有着特殊的敏感。他善于运用颜色的明度变化来控制画面,而不是饱和度。

三、低清晰度:就像一个裹着轻纱的少女,作品呈现给我们一种莫明的柔和与轻快,让我们能感受到一个摄影家陶醉在南极的迷离与细腻的情感中。

四、低质感化:李少白老师运用色块、线条和点有机结合,着眼于风景的轮廓,而不是雪地的质感,从起伏的雪原到莫明的狂风,都是通过影线和色块勾勒出抽象的肌理,让观者不由自主地游离于实景和虚幻交织的空间。

这组作品“四低”的个性化的特点,呈现了一个不一样的南极,让我们似乎在欣赏一首轻妙、柔和、梦幻的抒情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