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房子的存在,是城市发展中面临的普遍尴尬。据统计,中国城市现今的存量房,约有22%建造于2000年之前。这也意味着,一大批老房子居民的生存状态,仍被掩藏在光鲜的高楼背后。

一对年轻夫妻的安家智慧

每天6点钟起床,坐40分钟公交车,去学校上学;每天上上下下,爬400多级台阶。每天翻开作业本,打开文具盒;一个多小时后,又合上文具盒,等着爸爸检查作业题。这就是她的一天。

今年12岁的小女孩,一张圆溜溜的脸,不太爱张嘴,但眼睛会说话。她的名字,叫:杨杨。

她的家,在一栋老旧的楼里。90年代的房子,70平米,7楼,没有电梯。

房子老了,日子有了一点尴尬

爸爸姓赵,一名退伍军人,转业后在一家博物馆上班。妈妈姓李,靠卖保险为生。10多年前,他们从乡镇辗转来到城市,掏光所有的积蓄,买下了这套二手房。杨杨,就出生在这间房里。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孩子一天天长大,这个城市也变了模样。青板砖的街道被拓宽成水泥路,一间间的房子被推倒,转眼之间又被重建。楼房越来越高,城市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

那老旧的楼房,面孔变得泥泞不堪,尴尬地立在城市的中心。

肉做的肩膀,撑不撑得起一座电梯?

前段日子,杨杨小学升初中考试,赵爸爸赶去为女儿“陪考”。考场的种种惊心动魄,让经历了部队摸爬滚打的爸爸,也禁不住汗流浃背。这个男人,心里已经开始犯愁——小升初都这样,中考高考那得是个什么样子?

赵爸爸,一个已入中年的男人。从来都是言语不多,但心里有着一杆自己的称。赵妈妈心里清楚得很:老公最大的心愿,就是——为孩子买一套有电梯的学区房。

心愿很大,因为它还足够遥远

一家人的生活并不宽裕,每个月的工资除掉日常开支,余不了多少。这成为赵爸爸的压力,也成为他的动力。他只是个普通男人,能力有限,却从来没有泄掉那股追寻的勇气。勇气的源头,就是女儿杨杨。

杨杨是爸妈的心头爱,也是这个家里生长出的希望。在她的世界里,只有欢笑和美好。楼道上上下下的400多级台阶,每一级,都是她热闹的童年。杨杨还给自己取了个英文名,叫sherry。

小女孩儿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在墙上画画。墙上的涂鸦,有些是前面几任屋主的孩子留下的;有些是杨杨一笔一笔涂上去的。这些涂鸦,让空旷的家里,有了一种向上的力量,也让岁月的印记层层叠加。

闯过水泥森林,还是那条汉子

简陋的家,其实很温馨。挂在墙上的十字绣、泡在玻璃杯里的绿萝,还有沙发上的碎花罩单,让小家庭散发着光辉。贴纸里开花的树、荡秋千的孩子、飞翔的鸟,为小家庭带来了清新的旋律。

然而,孩子越可爱,赵爸爸的心里越是紧迫。隔壁的小区有花红草绿,有直升直降的电梯,还有孩子最需要的学位。有时他想,要是能住进隔壁那小区,他们做爹妈的腰杆,也会挺得更直。

其实,他自己心里清楚:一家人与电梯房的距离,或许是几年、十几年,也或许仅需要一次转折,一个命运的机遇。

老房子的存在,是城市发展中面临的普遍尴尬。据统计,中国城市现今的存量房,约有22%建造于2000年之前。这也意味着,一大批老房子居民的生存状态,仍被掩藏在光鲜的高楼背后。

当赵爸爸站在丛林一般的高楼下,触动人心的,既有他的焦虑,还有他那不甘于屈服的雄心。

家,是最好的屋

“安家”,是中国人共同的梦想。现在,【好屋】注力于见证,每位家庭奋斗者的坚韧。

关注中国人的居住生态,体察每一个中国家庭为“家”付出的勇气,以及在居住中呈现的尊严和智慧,是【好屋】的使命。

好屋,既是互联网+房产界的一匹黑骏马,也是向中国人的安家智慧,致以敬意的梦想家。

6月28日,《家是最好的屋》全国公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