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是什么呢?在有些人心里,它是都市中的一套电梯房;在另一些人心里,它却是乡野中的一栋土砖屋。有人闷头往前冲,有人却无时无刻,不再盼望着回归。

一个都市隐者的安家智慧

在岳麓山脚的桃花岭,宋老师忙着捯饬他的房子。

五年了,他像个建筑工人,将这栋山谷中的民房一点点改造:剔掉石灰墙面,露出泥坯,再在泥坯上涂清漆,固定表层。

地板原来是泥土,现在铺上青砖;天花板加上了布幔,还有佛教风格的大吊灯;家具是木桌长椅,老式床铺,墙上挂了些画。房屋周边还增加了大量的石雕。

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他宁可掏空家底、累伤自己,也要营造他理想的家园。

你所追逐的,却是他想抛弃的

而家是什么呢?

在有些人心里,它是都市中的一套电梯房;在另一些人心里,它却是乡野中的一栋土砖屋。有人闷头往前冲,有人却无时无刻,不再盼望着回归。

宋老师,就是那个想回归田园的人。

他看上沉默、内敛,极少提到现在的生活。即使在聊天间隙,他也不忘拿着铁铲,在房前屋后四处修整。

你所炫耀的,却是他正慌张的

宋老师40岁左右,曾在大学任教,且是一家美术教育机构的创始人。他精通室内设计,这栋民房,正是按他的设计来改造。

他说:居住,不只是物质上的目标,还应成为,一种精神上的欲求。

看得出,他事业成功、生活富足,在城市中有舒适的居住环境。可他内心,仍然有个缺口。那缺口里,充斥着慌张、寂寞、怀想。

那是对童年的记忆,对青山绿水的眷恋,对回归自然的痴迷。于是,他抛下城市的房子,来到岳麓山脚。

不要让听觉,在城市里退化

民房的主人是一对老农夫妻。盖房的时候,周围还是一片静幽的山谷,人烟稀少。现在,夫妇俩住偏屋,把其余的部分租给了宋老师。

城市在扩建,仅一线之隔的这里,却仍然很安静。附近的农村已全是水泥楼房。这栋50年前的房子,立在中间,变成了一段凝固的时光。

五间大泥房,背靠麓山,有菜地、晒谷的院子、柴房、猪圈。泉水环绕着房子,蜿蜒流过。屋前种了大丛的迷迭香、月季、芭蕉……,还有一些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野花。

啄木鸟一天到晚敲树,鸟鸣声千奇百怪,再加上虫鸣、山风、流水、枝摇、果落,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像一曲交响乐,却又脱去了华丽,摆脱了高傲。更准确的讲,这里每天上演的,是清秀到骨子里的无伴奏合唱。

院子里养了鸡、狗、猫。偶尔有路人过来坐坐,这些小动物,就成了最好的陪伴。

客人有学生、老师、道人、农民。三两个人,一起聊聊天,喝喝茶。有时打禅,有时读书,至于什么才是真正的佛理,哪些才是人世的真相,那都是自然而然,会得到的领悟。

家,是最好的屋

“安家”,是中国人共同的梦想。

现在,好屋注力于见证,每位家庭奋斗者的坚韧。

关注中国人的居住生态,体察每一个中国家庭为“家”付出的勇气,以及在居住中呈现的尊严和智慧,是【好屋】的使命。

好屋,既是互联网+房产界的一匹黑骏马,也是向中国人的安家智慧,致以敬意的梦想家。

6月28日,《家是最好的屋》全国公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