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民工子弟学校送去免费的舞蹈课、绘画课;户外骑行不忘守护城市水资源;用服饰与礼仪传承中华传统文化……6月25日,首届“中国最佳中学生社团”评选颁奖礼暨中国中学生社团教育论坛在上海举行,上海多所中学的社团获颁“中国最佳中学生社团”奖。

在上海平和双语学校校长万玮看来,这些十六七岁孩子们创办的社团,正在更多地走出校门,关注公益,改变社会。

高中生为民工子弟小学免费开艺术课

此次活动由外滩教育主办,历时三个多月,面向国内中学海选,颁出“最佳社团”、“优秀社团”、“人气社团”三类大奖。共有33个社团获奖,包括世界外国语中学“OAO 摄影社”、进才中学辩论社等。

获得最佳社团奖的“小手牵小手”Blast是由上海中学国际部高中生创立,16岁的张洛溪是社团社长。

张洛溪在一次参观农民工子弟小学时,看到孩子们渴望艺术的眼神,却缺乏相应的条件支持这一份梦想。2015年10月,她和5名同学成立了这个具有公益色彩的社团,希望为孩子送去免费且优质的艺术课程。

3岁就开始习民族舞的张洛溪联系了自己的舞蹈老师,在老师的推荐下,闵行区星之韵文化艺术进修学校免费为张洛溪提供了场地。

6月29日,她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说,课程最终设定为民族舞和绘画,共分成两个班级。通过牵线搭桥,为孩子们上课的部分“小老师”来自星之韵文化艺术进修学校。“虽然小老师年纪小,但专业基础特别扎实,我们一起认真做了课程内容设置,也参考了老师的专业意见。”张洛溪表示。

按照社团计划,一学期共有12堂课,在每堂课的最后20分钟,则由张洛溪和团员通过PPT,为孩子们讲述艺术的历史。随着项目的实施,闵行区银星小学的35名二、三年级的孩子获得走近艺术的机会。张洛溪表示,下一个学期希望增加英语口语课程,发挥团员们的英语优势,让小学生流利地讲英语。

社团成员如今已发展到20多人。除了张洛溪整体负责管理,成员们分别负责公众号管理、成员招募、视频剪辑、数据处理及活动策划等工作。张洛溪表示,虽然大家平时学业较紧张,有时候要忙作业到深夜,但是将时间分给公益社团仍旧觉得特别值得。

强调不为填充简历,每个成员都有分工

上海平和双语学校“Cyclepath骑葩社”同样获得最佳社团奖。作为一个骑行为主的户外运动社团,现已组织了七次骑行,足迹遍布西塘、崇明、海南、太湖,甚至是法国尼斯等地。

初三暑期时,7个面临分班的同班同学骑车去了西塘,自此诞生了最初的骑葩社。现在的社团除了11名核心成员,还有六七十名队员,不乏热衷户外体育的老师或家长。

即将读高二的女生谢一玮是社团“元老”。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骑葩社”分工明确,“比如郑霆钧是骑行达人,对于技术装备,甚至自行车修理都非常熟悉;徐思远则擅长路径规划,认路特别带感,被我们叫做人型GPS。”

有趣的是,该社团不设社长职位。谢一玮称,社团从成立之初,就不希望成为一个只有社长的“僵尸社团”,也不为了填充申请简历。因此,每次外出骑行活动的负责人都不一样,工作任务也拆分给了每一个人。

在走南闯北的过程中,他们结识了很多骑友,虽然年龄、背景、国籍、语言可能不同,但都对骑行充满热情。“记忆最深刻的是一位在尼斯遇到的87岁老骑友,他白发苍苍,穿着精神抖擞的专业骑行服。最后一个上到坡顶。他跟我们说‘欢迎你们来法国,下次你们再来,我可能就不在了’。”谢一玮记得,当时她和社员们都非常感动。

“骑葩社”计划在新学期成立初中部骑行社团,甚至希望将整个项目打造成校园文化。“也许在未来,每个年级都有自己的车队。”谢一玮说。

在骑行的同时,社团还运作着两个公益项目,一个是慈善项目,用善款资助河南焦作小董乡县高村小学的体育器材;一个是环保项目,通过骑行的方式去寻访上海周边的河流。

支持社团的专业师资力量仍需拓展

“在如火如荼开办的中学生社团背后,专业的师资力量仍需拓展。”6月29日,平和双语学校校长万玮这样告诉澎湃新闻。

万玮认为,学生社团有了三大变化:第一是从教师主导转为学生主导,学生会自己成立社团,自己找合拍的指导老师,更加自主;第二,学生参与社团的热情、办活动的质量都在提高;第三,很多社团活动已经不局限于校内,而是走入社区,甚至已经抵达国外。

学生办社团也得到了校方的鼓励,7月1日,上海市市西中学团委告诉澎湃新闻:“学校主要从两方面给予社团活动资金支持:一是奖励性资金,学校会定期进行社团节展示、星级社团评选,根据社团日常性活动状况和发展状态给予不同的奖励;二是创意性资金,学校鼓励各社团创办社刊,创造社团创意活动和产品,并给予刊物印刷、产品制作等资金支持。此外,一些学生社团活动也开始尝试众筹、拉赞助。”

但是,万玮指出,学生社团也存在问题需要理顺。以平和双语学校为例,中学阶段的社团大概有100个,每一个社团必须有指导教师,给予安全层面把控或技术层面支持。所以,专业的指导教师仍有缺口。“比如演讲社团,就需要好的演讲老师,但学校普遍是学术老师。所以能不能与社会培训机构合作,引入更强大的师资力量?可能还需要校方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