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拍摄了这些荒弃在胡同里的自行车,拍摄过程中,我的某段记忆不断被激活。而更多的人行色匆匆,已经无暇回忆了。摄影:汪力迪

 

我拍摄了这些荒弃在胡同里的自行车,拍摄过程中,我的某段记忆不断被激活。而更多的人行色匆匆,已经无暇回忆了。摄影:汪力迪

 

我拍摄了这些荒弃在胡同里的自行车,拍摄过程中,我的某段记忆不断被激活。而更多的人行色匆匆,已经无暇回忆了。摄影:汪力迪

 

我拍摄了这些荒弃在胡同里的自行车,拍摄过程中,我的某段记忆不断被激活。而更多的人行色匆匆,已经无暇回忆了。摄影:汪力迪

 

我拍摄了这些荒弃在胡同里的自行车,拍摄过程中,我的某段记忆不断被激活。而更多的人行色匆匆,已经无暇回忆了。摄影:汪力迪

 

我拍摄了这些荒弃在胡同里的自行车,拍摄过程中,我的某段记忆不断被激活。而更多的人行色匆匆,已经无暇回忆了。摄影:汪力迪

 

我拍摄了这些荒弃在胡同里的自行车,拍摄过程中,我的某段记忆不断被激活。而更多的人行色匆匆,已经无暇回忆了。摄影:汪力迪

 

我拍摄了这些荒弃在胡同里的自行车,拍摄过程中,我的某段记忆不断被激活。而更多的人行色匆匆,已经无暇回忆了。摄影:汪力迪

 

我拍摄了这些荒弃在胡同里的自行车,拍摄过程中,我的某段记忆不断被激活。而更多的人行色匆匆,已经无暇回忆了。摄影:汪力迪

 

我拍摄了这些荒弃在胡同里的自行车,拍摄过程中,我的某段记忆不断被激活。而更多的人行色匆匆,已经无暇回忆了。摄影:汪力迪

 

我拍摄了这些荒弃在胡同里的自行车,拍摄过程中,我的某段记忆不断被激活。而更多的人行色匆匆,已经无暇回忆了。摄影:汪力迪

 

我拍摄了这些荒弃在胡同里的自行车,拍摄过程中,我的某段记忆不断被激活。而更多的人行色匆匆,已经无暇回忆了。摄影:汪力迪

 

我拍摄了这些荒弃在胡同里的自行车,拍摄过程中,我的某段记忆不断被激活。而更多的人行色匆匆,已经无暇回忆了。摄影:汪力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