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的期末考试,时常因为神题出没而被网络热议。近日,黑龙江大学和南京大学两份期末考试试题引发了网民热议,其中黑龙江大学“网络与新媒体概论”科目考试,围绕网络热点事件出题,“国民老公”王思聪和当下网红PAPI酱成为试题的内容,引发关注。

黑龙江大学

新闻专业考“网络流行语”

“国民老公”、“我选择‘狗带’”成期末考题。今年黑龙江大学“网络与新媒体概论”科目的考试,也因试卷的奇葩,成为网民热议的谈资。

新京报记者从网上传出的试卷看到,题目围绕最新的时事热点以及网络事件等。比如“网络流行语‘我选择狗带’出自哪位明星?”一题,选项分别是宋仲基、Wuli韬韬、鹿晗、李易峰;“被称为‘国民老公’的网络红人是谁”一题,王祖蓝、王大锤、王思聪、王凯则成为选项。

有参与考试的学生表示,这些题目很新颖,他很喜欢,而且完全没有挂科的担忧。但也有网友认为,“难度等级适用于小学生,题目太肤浅跟风。”对此,新京报记者昨日联系黑龙江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其证实了试卷的真实性,并表示试卷只是一次新闻专业的期末考试,本意只是希望学生们学以致用,试卷引发关注是意料之外的事。

南京大学

文学院要求自己出题自己答

另一份引发关注的试卷是南京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科目期末考试卷。这张出给文学院2014级一个班级的试卷上,只有两道大题,却让学生直呼“太虐”。

新京报记者获悉,这两道试题分别是逻辑填空和论述,题面看起来高深莫测:逻辑填空题共有4道,选择其中3道作答,比如“()——(张爱玲)——()”,除了在括号中填写答案之外,还要做出简要说明;论述题则要求学生依据课程内容自己给自己出题并给出答案,最好完美避开客观的文学史知识。

考试过后,这套试题被学生上传到网络上,并感慨题目太难,很快就有围观群众参与作答并转发,网友评论“考试就要像做人一样,多一些真诚,少一些套路。”

“听说我的试题吓到了你们?这份试题出得有些偷懒,阅卷的时候,我意识到,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一切并不轻松。”几天前,批改完试卷之后,出题人、文学院副教授傅元峰专门给同学们写了一封信。

傅元峰在信中解释了成绩的评价标准,并且表示,“如果我给你的成绩使你痛苦,请豁达地谅解这一切,并代表我用最好的方式劝慰你自己。然后把精力转移到读书上来。”

对话

“考题并不难没有人挂科”

新京报:你在公开信里写到“这份试题出得有些偷懒”,是真的偷懒了吗?

傅元峰(南京大学文学院副教授):了解我的课程情境,并且对专业有思考的同学,其实不会觉得题目很难,意外的是,这次考试成了一场媒体事件,专业之外的人们看到这些题后,会觉得困难。这次考试并不是一次特例,在我从教的10年里,每一次考试我都会用很独特的方式去出题。这次为了思考试题的呈现方式,我用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才想出来,每一题都有深刻的用意在里面,并不是随意出的。

新京报:“出来混是要还的”,又是想表达什么呢?

傅元峰:题目是有背景的,也没有标准答案。比如网上看到的这道以张爱玲为关键词的填空题,目的是让同学们以张爱玲为中心,建立起一条中国文学从古到今、从东到西的一种文学联系知识脉络。可以在这个知识链中选取线索,考查他的思考路线及思维深度,所以在评判的时候,我还要结合他们平时交上来的读书笔记。这次阅卷我用了好几天才完成。现在已经提交成绩了,总体看还是很满意的,没有人挂科。

新京报:为什么会用这样的题目去考查学生呢?

傅元峰:很多高校在任课教师出考试题目时,对题型有限制,填空、选择、主观题的分量,都要有固定的比例,此举只会让学生们继续死记硬背。任课老师在考查学生时,应该更具自由度和空间,有些课程没必要过多地考察客观的知识,应该让学生自己去甄别判断,独立思考的能力应该更早地来到学习生涯当中。

另类试题

微博粉丝过千免试

四川外国语大学新闻学教授张春林曾针对《电子社区与网络生存》课程,出了一个另类的考试标准:只要上课全勤,完成作业,微博粉丝数过1000或原创微博转发超50条即可免去期末考,但是垃圾评论、白开水评论、吸粉微博、转发博文或评论等不在认定之列。

写出翘课最多同学

山东大学人力资源专业副教授王怀明曾在期末考时出题:“选出你认为上课最积极的3位同学和翘课最多的3名同学。”此题被网友誉为“最阴险神题”。王怀明解释称,出这道题的目的并非为了让同学相互检举,目的是考核“360度绩效管理”中的“同事相互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