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国务院印发《关于统筹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称《若干意见》)。教育部副部长刘利民12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预计到2020年,城乡二元结构壁垒基本消除,义务教育与城镇化发展要基本协调。“乡村弱、城镇挤”的难题逐步得到解决。

对于澎湃新闻提到的是否会把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刘利民称,国家实施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第一期和第二期已经顺利完成。第一期,中央财政拿了500亿,地方财政拿了1000多亿;第二期力度也很大,今天学前三年毛入园率从50%提升到75.5%,在园的孩子已达4400万人,这也是跨越式的发展。

“我们国家现行的法律规定,义务教育就是九年,‘十三五’期间不会上延或下延。”他说。

乡村教师仍存在结构性缺员

发布会上,有记者问到如何办好农村小规模的教学点和学校,刘利民对此表示,目前全国乡村小而分散的教学点共有6.7万个,乡村教师结构性缺员问题依然存在,尤其缺少音体美、外语、计算机类教师。

刘利民说,针对乡村小规模学校的实际,还要定向培养能够承担多门学科教学任务的教师,有的地方叫全科教师,就跟全科医生一样,“一专多能”,可以在小规模学校同时教几门课。

此外,要合理核定义务教育学校的教职工编制。现在将县镇、农村中小学教职工编制标准统一到城市标准,统筹调配编制内的教师资源,着力解决乡村教师结构性的缺员问题。

刘利民介绍,针对乡村教师队伍,这些年启动了国培计划,已经培训了农村教师600多万人,同时为了加强基层的乡村学校,还实施了“农村教师特岗计划”,至今有近60万大学毕业生到基层一线工作,为期三年。据统计,三年到期后留在当地工作的约87%。

“现在6.7万个教学点已经实现了数字教育资源全覆盖,实现了‘校校通、班班通’,使优质教育资源能够辐射到边远的、规模小的学校去。”他说,利用信息技术共享优质资源,可以解决一些乡村小规模学校无法开足开齐课程的问题。

全国3/4大班额集中在中西部县镇

《若干意见》提到,到2018年基本消除66人以上超大班额,到2020年基本消除56人以上大班额。

刘利民介绍,中小学标准班额,小学是45人,初中是50人。但是现在有一些地方班额比较大,资源不足,所以班额大。

“我们把56人以上的班叫做大班额,66人以上叫超大班额。这个问题在这些年教育改革发展过程中,特别是城镇化过程中是比较突出的问题,所以我们也大力推动要减少大班额,这些年成效还是比较明显的。2015年,全国义务教育学校大班额比2009年减少了40%。”刘利民说,但是有一些地方大班额问题依然比较突出。

他表示,全国大班额的分布有三个特点:一是从区域上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个别省份大班额比例超过20%,比较严重。二是从城乡看,主要集中在城镇,全国3/4的大班额集中在中西部的县镇。三是从学段上看,主要是集中在初中。

“要促进生源的合理均衡,避免大量学生集中在少数热点学校,造成大班额问题。”刘利民认为,消除大班额的一个重要途径,就是一定要办好小规模学校、乡村学校、老百姓家门口的学校。

今年随迁子女在当地参加中高考人数大增

《若干意见》中说到改革随迁子女就学机制,提到将随迁子女的义务教育纳入城镇发展规划和财政保障的范围。

对于澎湃新闻记者关于随迁子女的提问,刘利民称,随迁子女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阶段性现象,特别是随着中国城镇化深入发展,这个群体还会长期存在。

“所以,我们对随迁子女要坚持积极进取、实事求是、稳步推进的原则,建立以居住证为主要依据的随迁子女入学政策。去年也在这个发布厅,公安部、教育部,对户籍制度改革政策在这里做了解读。将来我们对于随迁子女是以居住证为主要依据来解决入学问题,切实简化、优化随迁子女入学的流程、证明的要求,提供便民服务,依法保障随迁子女平等接受义务教育。公办和民办学校,我们要求都不得向随迁子女收取有别于本地户籍学生的任何费用。要充分保障随迁子女接受教育的权利,只要符合当地要求的,就可以保障上学。同时,各地按照国家要求,积极推进随迁子女接受义务教育后,在当地参加中考和高考,今年的人数大幅增加。所以,很多随迁子女可以在流入地接受高中阶段教育。”

刘利民还对澎湃新闻表示,2015年底高中阶段教育的毛入学率是87%。“十三五”期间将普及高中阶段教育,肯定高于87%。但是具体多少,要等教育“十三五”规划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