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广渝将分别实施“北京模式”“分业排查”“三部曲”“十不准”措施。数据显示,截至7月12日,全国P2P网贷问题平台数已达到2063家,平台总数(包含问题平台)约4000家,超五成平台爆雷。

4月中旬非法集资专项整治启动以来,网贷问题平台数屡创新高。近两个月,北京、上海、广州、重庆等地陆续出台了互联网金融方面的监管政策,整治逐步升级。行业正面临深度洗牌。

乱象专项整治不断升级

上半年,广东地区的e速贷、在线贷被查处,上海的快鹿集团、中晋资产、炳恒资本、晋兴资产也相继爆发危机。业内人士表示,问题平台数的攀升,说明监管效果已得到有效释放,整顿取得了阶段性成果。随着清盘力度的不断升级,网贷行业将迎来深度洗牌。

其实,从去年12月网络借贷行业征求意见稿发布开始,P2P网贷行业就已经进入政策驱动行业调整的阶段。而4月开始的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行动进一步放大了监管效果。各地金融局、经侦、行业协会等力量介入,穿透式的监管模式伴随着信息披露、产品登记、违规惩处等规范的出台,使得自知难逃惩罚或失去发展空间的平台急于止损退市。

“上半年的问题平台主要可分为主动停业、转型等良性退出和跑路、经侦介入等恶性退出。”九斗鱼CEO郭鹏称,良性退出的问题平台主要是一些实力一般的平台,在监管政策收紧、行业竞争激烈等外部因素影响下,这类平台由于缺乏金融及风险控制方面的经验,在资产端较难获取优质资产,随着运营压力增大,选择主动停业。

郭鹏说,伴随网贷行业监管的不断完善,网贷平台良性退出比例不断增加,这是行业规范发展迹象的显现。恶性退出的问题平台主要是一些存在道德风险,违规运营的不良平台。

目前,多数互联网金融“重镇”都已完成了辖区内行业风险排查工作,专项整治即将进入风险清除的核心实施阶段,现在行业正处于监管力量大规模释放前的过渡期。

监管方案密集加码

随着专项整治风暴的逐步升级,近两月多地互联网金融整治政策加速落地。

5月底,北京市金融局表示,在行业自律方面,将实施“1+3+N”网贷行业监管的“北京模式”。尤其是在资金存管方面,北京市金融局将协同北京网贷协会与商业银行进行交流,希望能帮助平台批量与银行进行资金存管。

爱钱进CEO杨帆称,“北京模式”赋予了行业协会更大的责权,可以更好地推动北京地区P2P行业内监督机制的建立,形成“外部监管+行业内监督”的双监管体系。同时,地区行业协会责任的提升,也有助于缓解监管机构面对大量P2P平台时监管力量有限的问题,更有效地发现、评估、控制北京地区网贷行业存在的风险点。

6月2日,上海市金融办副主任解冬透露,上海成立相关工作小组,希望能有序开展互联网金融企业的整治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