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外地野外捕捉大量萤火虫,然后异地放飞,这不是符合自然规律的野外导赏,也会让原本的浪漫的萤火虫展变成对它们的“大屠杀”。

尽管遭到了环保组织和生物专家的公开抵制,但近期“放飞萤火虫”的活动,仍然在各地不断上演。

7月18日,位于江苏省常州市的中华孝道园有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证实,继7月初该景区首次开放“萤火虫夜公园”后,因受游客要求,乐园将于7月底至8月中旬“加开”萤火虫乐园,即举行第二次放飞萤火虫活动。

多地萤火虫放飞活动遭抵制

日前,据澎湃新闻报道,南京牛首山花嬉谷景区“放飞萤火虫”活动,因遭到部分环保组织公开抵制,随后在当地旅游局的介入下,活动得以取消。

记者查询公开报道发现,近年来多地“萤火虫放飞”活动层出不穷,上海、成都、南京等地的类似活动均因环保上的争议被诟病,多数因此被取消。

一些动物专家和环保组织认为,从外地野外捕捉大量萤火虫,然后异地放飞,这不是符合自然规律的野外导赏,也会让原本的浪漫的萤火虫展变成对它们的“大屠杀”。

此外,从事萤火虫研究的专家也曾公开表示,萤火虫对环境的要求非常高,异地放飞会影响其繁殖。此外,异地放飞萤火虫会造成物种外侵的问题,外地来的萤火虫对本地萤火虫产生排挤,反而影响当地生态。

专家建议,从改善环境做起,复育当地萤火虫,增加其产量,才是恢复城市萤火虫的最好的办法。

面对争议仍加开,景区称系人工养殖

尽管,南京“萤火虫放飞”活动在争议中得以取消,然而,位于常州市武进太湖湾旅游度假区的中华孝道园却传出,继7月初“放飞萤火虫”之后,因受市民欢迎,将再次“加开”。

7月18日,针对萤火虫放飞活动而带来的环保争议,该乐园执行董事、总裁助理蒋超告诉澎湃新闻,他们已经考虑到一些可能存在争议,为此,他们曾在大规模放飞活动之前进行“试放”。

据蒋超介绍,此前他们通过放飞2000只萤火虫,在近一周时间进行观察,“通常萤火虫的寿命在7天左右,除去运输途中的2天,我们观察萤火虫可以在我们园区生存5天以上,所以萤火虫能适应我们太湖湾的环境的。”蒋超说。

蒋超还解释称,本身作为宣传孝文化的园区,不会在未经考虑的情况去贸然办此活动。甚至,为了证实萤火虫确实为人工养殖,而非野外捕捉,园区人员还曾前往江西养殖地进行实地考察,“我们都去看过,养殖地都有大棚,不是野外捕捉的萤火虫。”

对于此次活动放飞所花费的成本,蒋超并非明确透露,仅表示每次大约放飞6万只左右,“要等活动全部结束才知道,目前还没有具体计算。”

养殖户:周产量已过万,不卖掉就浪费掉

在中华孝道园的介绍下,澎湃新闻还联系到了此次“萤火虫放飞”活动的萤火虫供应商——江西赣州人何剑明。

他向澎湃新闻表示,他从事萤火虫养殖工作已经9年,目前作为个体户,主要由自己家族内10多个人一同养殖,周产量超过1万只萤火虫。

针对中华孝道园的环境,何剑明称,通过三次考察,该园区环境对于萤火虫是可以适应生存的,并表示如果放飞活动成功,景区会继续投入做培育养殖工作,“不过现在他们也需要先考察看,当地人对于萤火虫的欢迎程度,如果人气高的话,园区才会愿意砸钱去做培育。”

何剑明透露,此次提供给中华孝道园的萤火虫价格是8元一只,“因为是水生的价格,比较高一些”,随后他又称,“有时候也便宜,萤火虫长出来如果没人要也会很快死掉,只能硬塞给人家,甚至便宜到一块钱。”何剑明说。

而对于一个园区想做后期萤火虫培育工作的投入,何剑明说:“至少三、五百万,不然做不了。”

说起和萤火虫的“缘分”,何剑明称,多年前自己也是在外打工,偶然的机会结实了大学里的教授,学习到了相关的养殖知识,加上江西萤火虫资源丰富,自家也有大片的田地,就开始合作进行萤火虫的培育工作。

不过,他拒绝透露具体合作的萤火虫专家、教授姓名,“现在我们在各地培育的试验还不成熟,等到时机到了,我们会公布一些数据。”何剑明表示。

此外,何剑明还向澎湃新闻透露,尽管目前养殖基地的产量可以达到周产超万只,但是商业活动并不多,“这是一个新兴产业,做的人比较多,我去年仅做了5场活动,今年目前也做了两场活动,卖不出去的萤火虫也只能死掉。”何剑明说。

而对于平时没有商业展览时还有哪些营收渠道,何剑明说,“平时主要就淘宝上接一些散单,我们也正在跟一些地方合作,希望能将我们培育出来的萤火虫复制到其他地方,但是目前还在前期阶段。”

专家:萤火虫99%都是野生,人工养殖或是幌子

华中农业大学副教授、萤火虫自然保护研究中心负责人付新华对澎湃新闻表示,萤火虫是否适应一个环境需要看整体环境外,需要满足其食物链要求,“萤火虫的幼虫是肉食动物,它们以各种蜗牛、螺类、马陆等无脊椎动物为食,并且对环境的要求很高,脏一点的地方甭想看到。”付新华向澎湃新闻表示。

同时,付新华也指出,在异地建立萤火虫种群也非常之难,想在相距甚远的异地放飞萤火虫,或在不熟悉的环境繁衍,“基本是在痴人说梦”。

他还提出,即使萤火虫能够异地定殖下来,也不是什么好事:萤火虫的种类众多,异地放飞的萤火虫与本土萤火虫种类很可能不一样,但萤火虫占据的生态位可能比较类似,外来萤火虫很可能对本土萤火虫产生排挤,反而会影响当地生态。

此外,对于中华孝道园提出的“人工培育”萤火虫说法,付新华再次表示不同意:“就我们了解,目前市场上99%号称养殖的萤火虫都是野生的,所谓大棚养殖也是挂羊头卖狗肉。”

付新华称,据其了解,人工养殖的萤火虫每只需要20-30元钱,野生的每只则仅需要1.5元,一些景区自然愿意大批量购买野生萤火虫,而不会考虑特别多。“即使供应商谎称养殖被他们发现,景区也可以装作不知,减少道德上的压力。”付新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