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学会糖画技术的10年间,到处卖艺谋生。虽然吃过苦,受过委屈,但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希望能有一天把自己的糖画手艺申请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

“我这技术还是和我妻子学的。”说话间,只见司师傅用勺子在特制的锅里舀了一点糖液,往大理石的案子上快速地抖动几下,一只栩栩如生的糖画蝴蝶就呈现在了眼前。司师傅名叫司清,今年47岁,老家是离安徽阜城只有一个小时车程的利辛县农村。司清说,在他和他妻子的娘家人中,会糖画手艺的就有6人。(图/文 韩振)

 

司清说,在他家四口人中,除了11岁的女儿在上学外,他妻子张甫娟和他,还有20多岁的儿子三人都会糖画。“在我家中,最先会糖画的是我妻子。她是和她的娘家叔叔学的,学会后就把技术教给了我和儿子。”司清笑着说,他和儿子都是一个老师教的。

 

司清学会糖画技术的10年间,先后到了全国的多个省、市卖艺谋生。“虽然吃过苦,受过委屈,但我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希望能有一天把自己的糖画手艺申请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司清说。

 

每一天,司清都会在租住的房子里融化糖液。为了不让晚上耽误生意,他每天都会融化四锅糖液,做出四个糖饼来。

 

司清将融化的糖液放在大理石的板面上进行冷却,然后用刀在冷却后的糖饼上压出印痕,以方便晚上做生意时使用。

 

每次出摊前,司清都要准备好零钱。他说,因为天热,现在他只能在晚上出摊,每天收入一般都在100多元。

 

每天晚上,司清都会来到阜阳市城区文峰公园,从事他的糖画生意,在公园散步的市民常将他的糖画摊团团围住,争相购买,他每天要在公园里做到晚上九点左右才能收摊。

 

在炎热的日子,司清要不时将做好的糖画进行调整,以免粘在一起。

 

遇到卖不完时,司清会在收摊时将这些做成的糖画放回锅里融化成糖液保存。

 

多年来,司清和妻子无论是在家,还是外出都一直相敬如宾,相互关心,日子过的虽然清贫,倒也幸福和谐。

 

在出租房里,司清将自己亲手捏的一朵玫瑰花送给妻子。他说,买不起鲜花就把自己亲手捏的送给她,请求妻子原谅他的一次失误:在今年5月份,司清在东北做糖画生意时,为了多挣钱,他瞒着妻子花了2000多元学习做面人,学会后才知道面人的生意还不如糖画。他说,挣钱不容易,一直感觉这事很对不起妻子。

 

前几天,张甫娟从老家来到阜阳时生病了,病情见轻后的张甫娟也要出摊去做糖画生意。夫妻俩商定后,司清准备上街去给妻子购置做糖画用的炉子等。

 

在一家店前,司清比划着自己做糖画需要的炉子大小。

 

走了几条街后,司清终于买到了如意的炉子和做糖画用的物品。

 

张甫娟在家修剪糖画用的竹签。她说,买回的竹签有尖头,这样做是为了保证孩子在食糖画过程中的安全。

 

物品都准备好后,司清帮妻子拉着糖画摊向公园走去。因为做生意时不能在一起,为了照顾妻子,他把自己常摆摊的地方留给了妻子。司清说,妻子身体不是太好,只能把离租住地方近的公园让给妻子,而他就去远一点的地方摆摊。

 

张甫娟说,因为长时间没有做,手有点生,现在她这个“师傅”的技术已经不如自己的“徒弟”了。

 

给妻子搭好遮阳伞后,司清看着妻子做糖画。

 

在离开妻子摊位时,司清不时回头看看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