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桃之夭夭》宣传海报

2016年7月19日—24日,由莎翁文化传媒(上海)有限公司与首影(上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联合出品的话剧《桃之夭夭》在北京繁星戏剧村首演6天,场场爆满。据了解,《桃之夭夭》是一出情怀古早、趣味古典的荒诞讽刺剧,受到了年轻观众的热捧。

小舞台营造出来的“大格局”

“世界那么大,越狱去看看。”这是整个话剧的宣传主题。

整个话剧讲述了在北洋时代,三个主角构成的越狱共同体渴望走出“盲城”,但是越狱共同体的每个人,说起自己理想时都是感情饱满、正义凛然,对自己理想有利时便同舟共济,当自己理想受挫便会毫不犹豫去攻击、排挤、揭发他人,因此,却没有一个人可以走出去。

演出现场

在剧中,一根筋农民李柱子,人生理想就是抱着媳妇“吃口桃”,只会习惯性的盲从;骗子商人朱时髦,怀着别人有的我也要的不甘,行事“不讲究”,从而成为坏秩序的一部分,因为怕光他只能留在原地装盲;留洋书生郑经,走得又太急太快,人权还没实现就高唱“狗权主义”。他们的盲目在于他们对复杂人性、漫长过程还远远没有看懂。

据悉,该话剧的编剧是70后的赵秀才。他将成长中见证的种种社会认识与发展曲折都掺杂在与现实息息相关舞台世界——“盲城”。另外,“盲城”并不是大世界的全部,剧中还设定了一个代表重视权利、法制健全的外部乌托邦——南方,但是却没有一个剧中人可以走出盲城。

可以感受到的是,独特的编剧手段将剧场的“小舞台”上营造出了一种“大格局”。有人观后评论道:“主角的个人情感在荒诞的演绎中被间离,观众在欢笑的同时,开启了自省。‘世界那么大,越狱去看看’的口号原来不是像海报中看着那么文艺,越狱不是‘生活在别处’式的旅游广告,而是一次启蒙的呐喊:Just run away!”

创意效果“多点开花”,打造观影新体验

值得注意的是,剧本建立了一个充满隐喻的文本模型,要转化为一个质感扎实、色彩丰富、层次饱满的沉浸式演出,其中就需要团队中每个人都完全地调动脑力提供创意。有趣的是,各个主创人员的创作侧重点有所不同,让创意效果“多点开花”。

担任舞美设计的韩洁凤,在舞台上着力营造着一个想逃,却无处可逃的悲剧世界。在剧中,舞台上立起了一个大的钢架,悬挂黑布,给人视觉上的冲击和延伸。检票口也放置了一扇监狱的铁门,让观众在话剧开演前就感受到前奏气氛。最重要的监狱场景,她用钢架和铁皮拼成了一个牢房的场景,景片线条扭曲又张扬,顶部有扇不可触及的小窗,窗中投射着微弱光芒,恰到好处。

导演葛鹏翔为这个悲剧披上一件欢乐的外衣。《桃之夭夭》中穿插着大量后现代式的舞台探索,民族歌舞、迪斯科、电子游戏模拟等片段的插入,不仅强化了舞台叙事中对人物情感的表现力,也为主题渲染着一个百感交集的现实通感。当然,作为一个要对市场效益负责的新导演,葛鹏翔更想让习惯了高密度、快节奏信息接受方式的年轻观众,能被频繁唤起新的兴趣点。

演出现场

老艺术家谢樑作为艺术指导,则一直雕琢着剧中的表演,试图在这出符号堆叠、象征频出的年代荒诞剧中,添加上血肉感、烟火气。经他指导,即使是那个出场极短的马大帅,也极为惊艳。虽然至始至终马大帅威严端坐的画像都陈列于画面中心,人们言语间对他的权威极其敬畏,可出场时却是一个矮小、尖嗓、婆妈、秃顶的形象,巨大的形象落差产生了爆发的笑果和激烈的讽刺,与卓别林在《大独裁者》的黑色幽默有异曲同工之妙。

另外,还有各位演员和其他创作者的集思广益,都融合在了这出小而复杂的戏剧里。开场时,入场观众的衣服被贴上“囚”字标识,狱卒直接走下舞台对观众训话,拉起了一个笼罩所有观众的牢笼,这是最流行的沉浸式演出手法;闭幕时,被屠杀的平民消失在幕后,两个罪恶的小人偏偏起舞,如同电影《索多玛120天》结尾那样,将罪恶凝滞在看似美好的生活表像中,又是最经典含蓄的文学语言。

演出现场

有人评级说:“一切融合都不露痕迹,不是《暗恋桃花源》那种二元对比,而是一种多元的有机混搭。要再描述得具体些,应该说是骨骼、血肉、皮肤、外衣等元素的层层叠加。所以,《桃之夭夭》比起传统话剧,更像一个叠加了儒家教育、民主教育、契约教育、成功教育……的现代人。”

双重效益:为中国之美好而做电影

据悉,话剧《桃之夭夭》是由首影(上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葛宏伟策划出品,作为一位资深电影人,他一直坚持“为中国之美好而做电影”,他坦言,对剧场演出的投入基于两个方面的战略眼光:社会效益和商业效益。

对于社会效益来说,剧中关于多元社会格局观的思考,葛宏伟表示,这是首影(上海)“美好星球”规划探索和构筑的起点。信息技术革命带来的后工业时代的社会发展,将是中国乃至世界每个人都要面对的主题。尽早以史为鉴,少走弯路,既是该剧对观众深层的提醒,也是一个未来文化地标的奠基。

另外,葛宏伟透露,《桃之夭夭》作为首影(上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电影孵化项目的第一个作品,将在剧场演出中广泛吸收建议,最终打磨成一个内容可解读、趣味接地气的院线电影。

少年观演团

在商业效益上,自2015年以来,中国演出市场逐渐回暖,更趋理性,涌现出一些新业态,行业更加重视创新和作品质量,越来越多的社会资本将目光投向演出领域。从各项统计和分析来看,话剧市场的票房收入上升幅度明显。

制作人刘东表示,首演期间场场爆满,周末现场甚至还应观众需要,现场以原价出售多张赠票。另外,《桃之夭夭》也受到年轻观众的热捧,可以预期,该剧将在首演结束不久后,展开更大规模的巡演。(李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