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花样年华,却查出卵巢癌,多次化疗伴随各种身体不适,却没有家人关心、陪伴,26岁的铜川女孩侯宝娟的内心几乎绝望,然而她的男友一直不离不弃地贴身照顾她,为给她治疗不惜负债十多万,用满满的爱为她撑起一片希望的天空。

网上相识相恋

生病后不离不弃

7月28日上午10时,华商报记者在西安市高新医院住院部四楼血液科肿瘤科病房见到了侯宝娟,身体孱弱的她蜷缩在病床上,经历过8次化疗,她几乎掉光了头发。最近出现的腹腔积水,让她不停呕吐,难以正常饮食。身高1.65米的她,体重也从病前的120斤急剧下降到90多斤。

“我们是2011年通过网络认识的,后来我来到西安,曾在一家公司上班。”谈起相识之初,赵达飞翻出以前的照片,那时侯宝娟还是一头乌黑的长发,在赵达飞的手机里,女友的昵称是“猴猴猴”。

“2014年我回到辛集老家,打算做点土特产生意,还没有收回成本,女朋友就病倒了。”他说,“去年5月我们还一起去了北京,6月份她就查出了卵巢癌。”

“2015年6月,她做了手术,7月,做完第一次化疗后,我带着她回到河北老家养病,由于没有收入来源,就寄居在我同学李权家中。年底她状态不好,我们又来西安检查,才知道病情又恶化了。”赵达飞说,到现在侯宝娟已经做了8次化疗,每次费用在万元左右,还伴随着严重的脱发和呕吐。“每次做完治疗,她就难受得吃不下东西,呕吐严重的时候,还会把绿色的胆汁吐出来。”赵达飞看着心疼,为了缓解侯宝娟化疗后的呕吐症状,他在病友的推荐下买了一种进口止吐药,一盒三片,650元。

为给女友治病

他借遍亲戚朋友

为了舒缓女友住院期间的心情,赵达飞为女友买了一个日记本,记录抗癌期间的心路历程。“现在的我好自卑,觉得自己是个麻烦,如果我不在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这么多人,为我为难、担心。如果一切都自己承受多么好,这样就不会满怀愧疚地生活。”侯宝娟在日记本上写下的这段话,透露着对男友默默付出的矛盾和愧疚。

“由于我们还没结婚,第一次做手术需要签字,是她父亲来办理的手续,出了4万块手术费。后来医保报销了两万多元,支撑着后续的化疗和住院费用,但钱很快就用光了,我只能向亲朋好友借钱给女友治病。后来病情复发比较严重的时候,她父亲来又给了4000元。”赵达飞说,每天住院费用500元左右,化疗一次一万左右,这次病情复发,住院又花了三万多元。“亲戚朋友已经被我借怕了,我粗略算了下,现在已经负债十多万了。”赵达飞的同学李权也证实:“小侯看病住院花费很大,赵达飞把钱都花光了。”

虽然赵达飞毅然负担起女友的治疗,可是他的家庭情况其实并不好。28岁的赵达飞来自河北辛集,16岁时,母亲病逝,和父亲相依为命,初中毕业就外出打工。现在,父亲在北京做保安,赵达飞说:“得知宝娟生病后,父亲将自己仅有的3000元打给我。”女友生病的这一年多来,赵达飞停掉手里的土特产生意,回到西安专心照顾她。

“她父母都在甘肃工作,她从小就在姑姑和奶奶家生活。和她相恋之后,我了解了她的身世,就觉得她怪可怜的,我没法抛下她不管。”赵达飞说。

家人从没来陪过床

她的日记里洒满泪痕

打进华商报新闻热线的、和侯宝娟同病房的病友家属王先生也证实侯宝娟一直是男友在照顾,“一直都是小赵陪着小侯,没看到小侯家里人来陪过床。”

为何父亲没有在医院照顾患病的女儿?昨日,华商报记者多次联系侯宝娟父母未果。而在侯宝娟的日记中,可以明显看到对父母的思念和对亲情的渴望。在写到父母的章节中,都能看到明显的泪痕印迹。在2015年11月的一篇日记中,侯宝娟写道:我觉得亲情比什么都重要。我想要努力去守护,珍惜,以为不管如何他们都会愿意成为我的避风港。

华商报记者联系到侯宝娟在铜川的姑姑侯女士,她说:“侯宝娟确实是和奶奶一起长大,我帮忙照顾,但她上学生活的费用以及她这次的手术费,她父亲是承担了的。”至于为什么没有家人来陪伴侯宝娟,侯女士并不愿多说。

而侯宝娟89岁高龄的奶奶,至今还不知道孙女患病的事情。

病情不容乐观

大家想鼓励他们

侯宝娟曾给男友说,觉得自己快不行了,可赵达飞仍不愿放弃。

侯宝娟的主治医师刘赞介绍,“她的病情是卵巢癌术后合并血性腹水,属于晚期。断断续续在高新医院住院已有一年的时间。现在是支持对症治疗,继续做化疗,有适应症的话,再做靶向治疗。存在腹水控制不住、低蛋白、贫血、电解质紊乱等症状。看病情需要输血、输蛋白。”

“小侯这姑娘平时很懂事,知道感恩,每次治疗都会很配合护士。”负责照顾侯宝娟的护士长说,“我们医护人员都鼓励她战胜病魔,减少她的痛苦。我们多一些关爱,她可能就会多一份对抗病魔的信心。但愿她能走得更远。”

“这两个孩子太不容易了。”王先生说,小侯现在挺绝望的,他之前也是从重症中重新活过来的,就想鼓励这两个孩子不要放弃。 华商报记者 任娇

抗癌日记摘录

2015.10.11

住院了,第五次,想想就觉得好痛苦。心里好害怕,想找个怀抱躲起来。想大哭一场,为什么生病的是我。都说善良的人有好报。我虽不是大善人,但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

今天医生问我,你父母还健在吗?我说在,医生说,怎么没有见过他们,他们怎么不来?

突然好难过,却又无言以对。

2015.10.28

好多话,却也无从说起,什么时候一切变成了这样。一个朋友说,丫头,你是个让人心疼的姑娘,可那又如何呢?现在连老天都不曾心疼过我,不是吗?

从生病到现在,都不曾怕过。对我来说,生与死没有差别。因为不曾有留恋的东西,所以不怕。一个人如果没有自己想要努力留恋的东西,该是多么悲伤的一件事情呢?

2015.11.18

化疗反应终于缓过来了,每次都是生死一样,这么多次过来,从来没有哭过,可这次却哭了。我哭着对他说,我好难受。其实我好想抱着一个温柔的、爱我的妈妈说,“我好难受。”可我这么痛苦,我要抱着谁去哭,抱着谁难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