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参加高考的成宇,由于考前大意,将资料上的身份证号码填错,导致如今就读大学一年仍无正确的学籍,无法报考全国英语四、六级考试,也无法拿到和身份证信息匹配的学位。

为了改回资料上的身份证号,成宇和父亲成春清走访了两地多个单位,奔波了一年之后,2016年5月,在第三次联系山西省招生考试管理中心时,却被告知要等到8月才能办理上报教育部,而且仍不能肯定最终是否可以改回。

为此,成春清犯了愁,想让孩子退学重考,“要是考不上,上个专科也行嘛”。

灵石第一中学为成宇开具的身份信息证明。

父子俩一年走访两地多个单位仍未果

成宇是山西省灵石县人。2015年,他在灵石县通宇补习中心复读一年后第二次参加高考,考前在填写资料上的身份证号码时由于疏忽,填错了四位。当时灵石县档案登记尚未采用电子系统,由人工审核,成宇错填的号码无人发现。

在补习中心组织核对时,成宇才发现了这一错误,可是上报后却没能修正过来。“当时学校里出现挺多错误的,但就我一个没改过来。”成宇对澎湃新闻说。

他表示,高考时,准考证上没有标注考生的身份证号,所以顺利地参加了高考。只是在查分时,成宇发现了问题。“用正确的身份证号查不到成绩,用错误的号码才查到了成绩”,成春清说。

高考后,成宇被辽宁鞍山市的辽宁科技大学录取,但由于身份证上的错误信息没有被纠正,学校也无法为他注册学籍。2016年7月28日,成宇的大学辅导员杨丽新告诉澎湃新闻,原本开学核对信息时学校就发现了这一错误,“本来可以选择把他的档案退回去,但是觉得孩子考上大学不容易,就还是录取了,但需要他回生源地去办理手续进行更改。”

当时,成春清父子在办理入学后就开始着手修正身份信息。辽宁科技大学表示应该找山西省招生考试管理中心进行申报。

成春清回忆:“当时先到复读的中学开证明,班主任、年级主任都签了字,再到县教育局招考办,经办人也签字了,然后到市教育局招考办盖公章,由经办人签了字。” 2015年12月,成宇复读前就读的高中灵石县第一中学也为其开具了相关证明。

2016年4月,辽宁科技大学为成宇出具了一份面向山西省招生考试管理中心的身份核实申请,澎湃新闻看到,该申请提出“请该考试管理中心针对成宇的身份证号码信息与实际不符的问题予以核实、更正。”同时,当地派出所也提供了相应的户籍证明。

当成春清收集好这些证明致电山西省招生考试管理中心时,工作人员却表示不清楚该如何办理,“他们说不能办,改不了”。

成宇的户籍证明,可见其身份信息与招生报名登记时的身份证号码不同。

山西省招办:在忙高招,8月再报教育局

此时大半学年已过,成春清于5月又从山西赶到辽宁,试图从辽宁省招生办公室咨询办法。辽宁省招生办人员则回复称,在辽宁办理成功的可能性很小,告诉成春清最好还是回山西省办理。

实际上,教育部2007年曾印发《普通高等学校新生学籍电子注册暂行办法》,第五条显示:高等学校核对录取信息有误或网上没有录取信息的学生,应当及时与学生生源地省级招办复核。省级招办对高等学校要求复核的录取信息应当认真负责地办理,对确属工作原因漏报及需要更正的信息须及时补报教育部,并将复核结果及时反馈学校。

根据该《办法》,确实应该由山西省招生考试管理中心对成宇的身份问题进行复核并上报教育部。

5月23日,成春清带着一系列相关证明找到太原的山西省招生考试管理中心。招生处一名王姓处长表示,更改申请无法办理,并认为高考身份信息不可能出错,怀疑成宇在高考中有替考行为。

无奈之下,成春清再次联系到辽宁科技大学。学校回应,可以由山西省招考管理中心开具证明,学校尝试向辽宁省招生办提出申报。

然而,学校学籍科与辽宁省招生办沟通后得知,根据教育部教学司发布的《关于加强普通高等教育学生学籍电子注册工作的通知》显示,新生学籍电子注册以在平台上下载的录取数据为准,原则上不得进行信息变更。在高考报名信息采集时发生错误的,由学生向生源地省级招生部门申请,经学校确认变更后上报。因此,录取前发生的错误确实应该由生源地山西招生部门进行上报。

于是,6月15日,成春清第三次找上山西省招生考试管理中心。这次中心终于表示可以进行申报,但成春清告诉澎湃新闻,当时王主任称中心即将要进行高考的招生录取工作,没有时间为他们进行办理,要等到8月再说,也没有接收成宇的证明材料。“他说8月份招考的学生多了,到时候把今年的考生材料和我们的一起往上报,但是教育部最终能不能修改,那是两码事。”

7月20日,山西省招生考试管理中心办公室一位李姓值班人员也向澎湃新闻表示,目前招生处正在封闭进行高考的录取工作,要持续到八月底才能联系上。

9月,成宇即将迎来大二的新学期,然而,他还不能确定自己的身份信息是否能修改过来。成宇的大学辅导员杨丽新对澎湃新闻表示,成宇现有的学籍对应的是错误的身份证信息,目前虽说对学习、期末考试暂时没有什么影响,但是以后如果颁发毕业证、学位证,档案对应的身份证信息也和实际身份证号不一致,可能会影响就业。

“孩子现在在学校相当于旁听生”,成春清说。他表示,“如果改不了,我就想让孩子退学重考,要是考不上,上个专科也行嘛。”成宇虽然心中也焦急,但还是抱着继续等待的心情,“八月中旬再找他们,我想看能不能上报,要是不能上报那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