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金协会的成立本该起到重要的规范作为,对会员单位的乱象有所约束,但是,7月初上海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下称“上海互金协会”)会员单位“薪金融”以及上海金融信息协会会员单位“笑着赚”先后被爆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已被警方立案。 有投资者埋怨:“我是冲着协会招牌投的企业,我被骗了,协会难道一点责任都没有?”对此,协会方也有一肚子苦水:协会不是保险箱,会员单位出风险事件只是个案,希望公众对真正在健康经营、合规经营的互联网金融企业抱有宽容态度。

投资者抱怨:冲着协会招牌才投的资

“薪金融”平台由上海帛菱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运营,注册资本2亿元,实缴资本5000万元,是上海互金协会会员单位。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在今年7月8日接到关于上海普拉司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薪金融)涉嫌非吸的举报,经该局审查,认为符合刑事立案条件,决定立案告知书下发时间为2016年7月10日。有投资人告诉记者,自己就是冲着“上海互金协会会员单位”这块招牌,才向 “薪金融”投资。

上海金融信息协会会员单位“笑着赚”是上海英唐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在2015年推出的P2P平台,注册资本5000万。今年6月13日晚间,其发布暂缓兑付公告,声称是因股东变更而引起的“笑着赚”平台资金已无法维持正常运营。7月20日,有媒体曝出照片:有投资人晒出一张上海市公安局黄埔分局的告知书,告知书显示,上海市公安局黄埔分局已于6月28日对上海英唐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笑着赚”理财投资平台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案立案侦查。

资料显示,上海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成立于2015年8月,协会主管单位为上海市政府金融服务办公室,业务指导单位为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分行)。而上海金融信息行业协会(SFIA)成立于2015年7月,是国内最早成立的以金融信息命名的行业协会,业务主管单位是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据第三方互金数据统计平台“网金中国”梳理,截至今年7月上旬,上海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入会数量总计215家,涉及理财业务平台111家,涉嫌问题平台6家;而上海市金融信息行业协会入会总计174家,涉及理财业务平台数量125家,涉嫌问题平台4家。

协会组织会员单位高管进监狱参观

看来,投资者如果只看理财平台的“会员资质”也不能高枕无忧。上海互金协会副秘书长孟添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会员单位出现问题在所难免,因为协会不是保险箱 。目前互联网金融行业出现问题,是整体行业性的问题,我们协会现在出现有风险事件平台的百分比非常低,整体上目前协会有200多家会员单位,但是出现风险事件的平台是个位数。2016年6月份全国累计平台是4127家,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总数1778家,占总数的43%。整个行业问题是更加的严重,而会员单位出现问题的比例要低很多。这有很多原因,包括经营不善、受到行业性风险影响、恶意跑路。值得关注的一点,现在出现一些平台开始选择主动停业,并非跑路。之前有一些行业专家预测未来的P2P平台数量,全国可能不到两百家,或者更少,如果这些专家的判断是比较准确的话,网贷平台的数量会进一步的减少,可能是并购或可能主动停业,也有可能是恶意跑路。”

值得一提的是,7月12日上海互金协会的50名网络借贷会员单位高管走进上海市青浦监狱,参加了协会组织的“打击非法集资诈骗”活动。据协会官网报道:“在监狱负责同志的陪同下,大家了解了服刑人员的生活和生产情况,亲眼目睹了高墙电网内的铁窗生活。在警示教育基地,大家听取了金融犯罪在押服刑人员的现身说法和忏悔。”据了解,包括拍拍贷、点融网、陆金所等沪上知名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参加了这次警示教育。

当日参观了该监狱的某位高管告诉记者,“其实我看到监狱那个黑色的铁门那一刻起就已经相当震撼了。”不仅参观监狱,下一步,协会还将组织参观法院和检察院。

上海金融信息行业协会秘书长李娟表示,“很多人混淆了一个概念,行业协会是企业自发而产生的,协会只能有行业规范和行业标准,并不是监管职能部门,不能强制执行,也不是一个‘背书’部门,在产品经营上不应该承担预警功能。”

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研究院曹啸教授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专访时指出,一般跑路的理财平台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宏观经济冲击下其本身的业务模式、风控手段出现问题,另一种是恶意圈钱。无论是哪种情况,行业协会都无法起到很好的管理作用,尤其是第一种情况。参与协会的会员单位的业务应该是经过了市场的检验,企业自律为目的“走到”一起,寻求合作的机会,互相约束,避免单一性。但就目前而言,我国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尚未到这种“沉淀”,行业也都是在探索中,协会不能有效地避免会员企业跑路现象发生。此外,我国还没有健全行业标准区分良好经营和“爆雷”的警戒提醒。对协会而言也没有强制力避免企业跑路。

互金行业还在探索过程中,优胜劣汰是自然,大批量的淘汰也是大概率事件,协会想在短时间内发挥作用基本不可能。

上海互金协会公示网贷会员信披,称无法保证真实性

7月25日,上海互金协会在官网上对第一批74家网贷会员机构信息披露情况公示。根据公示,74家网贷机构中有62家对该协会进行了信息披露报送,另有12家没有报送信息披露情况,其中不乏已经出现风险的平台。

信披的透明度和公开度,一直是P2P网贷平台是否值得投资的重要参考环节。令投资者疑惑的是,在上海互金协会公告的一段说明文字里,协会方面表示,对信披的内容无法确保真实性,并且也不承担法律责任。

北京炜衡(上海)律师事务所鞠秦仪律师认为,从一方面看,上海互金协会作为一个自发成立的行业组织,其权限、职责皆来自于行业成员单位的让渡与赋予,权限的大小、职责的范围也直接取决于行业成员单位的自律、自治程度,所以从目前来看,互金协会不可能像政府职能部门那样起到强有力的监管作用。从另一方面看,目前的互金协会在普通民众投资理财时,无论其是否愿意承认,一定程度上确实是起到了为会员单位信用背书的作用,在这个层面上来说,互金协会应该立即自我改革,进一步提高准入门槛、加强在册会员的监测、建立及时有效的淘汰机制乃至创新信息披露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