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今天从市教委获悉,截至6月底的最新统计,上海高校2016届毕业生签约率达到73.36%,较去年同期高出2.02个百分点,上海高校毕业生就业拿出了近几年来最好的一份成绩单。

市教委相关专家分析,这一成果来之不易,它是在产业结构调整、大型国企业不断减员的背景下完成的。值得一提的是,在传统国企、央企及跨国公司减少用人需求的同时,中小企业登陆大学生就业市场的数量增长迅速,而大学生也愿意到这些新兴企业实现就业,这说明上海大学生就业观念已发生转变。市教委的调研认为,尽管大学生就业市场出现可喜变化,但在未来,大学生就业难的态势仍将持续,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其一,毕业生总量继续保持高位,但多数传统学科难以适应转型发展的需要;其二,毕业生薪酬增长不明显,远不如农民工及城市体力劳动者的收入增长。

复旦大学人口与发展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著名人口专家彭希哲教授指出,中国的人口结构已经在发生变化,随之而来的是劳动力结构的变化,这个,其实就是近10年来,所谓大学生就业难的根源所在。

彭希哲介绍,在2002年、2003年高校大扩招之前,我国高校每年毕业生的人数约100万人,这个时期22岁左右年龄的人口约为2000万人,大学毕业生与同年龄段的比例是1:20。而到了今年,高校毕业生总数达到了700万人以上,同年龄段的人口则降低至1600万人,两者之比接近1:2。这是什么概念呢?一方面,中国的城市化及社会发展需要大批年青的体力劳动者及服务型人员,由于相当多的人进入了大学校园,人力供给出现了明显缺口;另一方面,市场上突然涌现出如此之多对薪水有高期望值和不愿放下身段的“天之骄子们”,与产业结构没有相衔接。于是,中国的就业市场就出现了一个怪圈:年年喊难的大学生就业及年年加剧的“民工荒”并存。

彭希哲指出,劳动力市场的不平衡已经体现在收入分配上。近年来,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农民工及体力劳动者的薪酬均大幅上升,住家保姆月薪从2000元增至5000元,钟点工月收入7000多元,月嫂月收入1—2万元,装修工每月亦超过万元收入。根据每年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中国大学毕业生就业报告》分析,未来,农民工的工资水平不但会接近本科毕业生的薪酬,甚至可能还会远远超过。这一残酷的现实对我们传统大学教育的认知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也许,十年寒窗苦读,拿到手的工资连搬砖的都不如。

“大学生已经不再是白领的代名词”,彭希哲认为,这种现象在高等教育普及的国家其实很正常。以美国为例,在人人是大学生的情况下,高校毕业生在麦当劳打工或从事蓝领工作的非常普遍。一个没有特长技能的本科生在职场竞争中往往不占优势,家长及毕业生本人不应对就业抱过多的预期。当下中国的也出现类似的情况。

本科教育本来就是综合教育,因而绝大部分本科毕业生并不具备一技之长。和拥有专业应用型知识的技工职校毕业生或者经验丰富的农民工相比,区区一张某某大学的毕业生证书很难让普通本科毕业生在竞争激烈的求职市场中脱颖而出。而且,虽然大学应届毕业生数量每年都创新高,职业技术学校和技工学校毕业生数量却在减少。可是,中国目前正处于工业开始转型升级初级阶段,对手握实用性技术的人才和熟练劳动者求贤若渴,而不是“纸上谈兵”的高校毕业生们。

彭希哲认为,高校毕业生当务之急仍是转变就业观念,需清醒认识到,“做办公室”已经离开大学生就业方向越来越远。这位专家也同时指出,如果让大学毕业生去当服务员,确实浪费了教育和人力资源。那么,今后,该如何确保我国大学生就业的同时,又能平衡人才市场结构呢?彭希哲指出,根本出路是产业升级,可以吸纳更多的大学毕业生,也可以让知识转换为生产力,但升级需要一个过程,大学生就业难题还需长时期去破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