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很多在北京生活的人来说,私家车可谓让人又爱又恨。爱的是早高峰可以免去挤地铁,坐在沙发椅上吹空调;恨的是碰上塞车,一公里的路堵上半小时也不足为奇。

不过,比塞车更让人“心塞”的是很多人有钱却买不到车。2010年12月23日,北京正式公布《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成为国内首个发布汽车限购令的城市。

从此,要买车先摇号。摇号之难连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都连声叹气:“我家里是我的夫人、女儿、女婿、小外甥女、外甥女婿,五个人摇了好几年了也都没摇上。”

在北京的带动下,贵阳、广州、天津、石家庄、杭州、深圳各大城市纷纷加入汽车限购大军。人口多、汽车保有量大的其他城市,则纷纷成为下一个限购城市的预测对象。

不过,最近交通运输部的一个文件或许要为汽车限购画上一个休止符。

近日,交通运输部印发《城市公共交通“十三五”发展纲要》。《纲要》要求多举措缓解城市交通拥堵,适时研究推进城市交通拥堵收费政策,谨慎采取机动车限购、限行的“两限”政策,避免“两限”政策常态化。已经实行的城市,适时研究建立必需的配套政策或替代措施。

《纲要》为解决城市拥堵提出了几点建议。

一是合理选择交通疏导措施。引导各地依法建立以经济手段为主,行政手段为辅的差异化交通拥堵治理措施。依据城市交通状况,适时研究推进城市交通拥堵收费政策。

这一点与之前流传的“拥堵费”政策即将征收一脉相承。

此前的6月份,北京市政协召开雾霾治理问题提案办理协商会。针对委员建议,北京市环保局、市交通委等答复表示,该市已初步制定了交通拥堵收费政策方案和技术方案,目前正在组织进一步深入研究和论证。

《纲要》中表示,第二点要加强出租汽车运营调度和管理,充分利用移动互联技术,有效降低出租汽车空驶率。实际上就是对互联网约车手段进行推广和肯定。

这与前几天的新闻同样关联很大。7月28日,备受关注的出租车改革方案正式出台,明确将网约车车辆登记为“预约出租客运”,互联网约车终于有了一个明确的合法身份。这次交通运输部再次明确表态,看来网约车即将迎来一个全新发展期。

此外,还要改善慢行交通出行环境。构建“安全、公平、便捷、连续、舒适、优美”的步行、自行车等慢行交通系统,引导公众选择绿色方式出行。因地制宜编制城市公共自行车交通系统专项规划。

科学建设城市公共自行车道及停放设施,在城市公交场站、商业办公场所和社区等提供充足、便捷的城市公共自行车停车位。完善城市公共自行车运营服务机制,建立城市公共自行车智能调度系统。

实际上,不管是限购限行还是避免限购常态化,这些都是手段而非目的。解决交通拥堵是世界性难题,在中国这个人口第一大国、汽车第一大市场,则更为凸显。

汽车研究专家钟师曾给出这样的建议:解决交通拥堵,政府部门可以使用“经济杠杆”和“道德宣传”两种手段。“与其推行强硬的汽车限购,不如在城市的某些核心区域进行私家车限制进入。比如,对于某些景区或某些核心商务区只让公交车进入,对私家车进行限制。或者提高停车费,增加用车成本,自然会减少市民对私家车的使用。”

钟师认为,在道德层面,政府也需要进行引导:城市的公共交通面向的是所有市民,有坐公交的,有开私家车的,也有骑自行车的,还有步行的,不可能所有资源都向汽车倾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