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专家聚焦商业环境:菜市场消失了 菜价高了?

开一个菜市场挣钱,还是盖一栋商品房挣钱?这个问题大家也许都能回答。如今,越来越多的菜市场正在消失,变成了光鲜亮丽的商品房。那么,消失的菜市场在菜价上涨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菜价的高企是哪些因素导致的?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沈竹和著名财经评论员姚景源、张鸿共同评论。

未来的菜价还会不会上涨?如何留住逐渐消失的菜市场?

财经频道记者采访时,北京的太阳宫农贸市场正在被拆除,以前,这个农贸批发市场承担了附近几公里范围内的蔬菜批发功能,对抑制零售菜价的上涨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记者:师傅,我问一下,这是不是以前的太阳宫市场啊?这怎么给拆了?

市民:这地方要盖楼了。

再有,北京有名的四大菜市场之一的崇文门菜市场在3年前被一家房地产公司以创纪录的地王价格拍下,建成了商品房,而搬家后的崇文门菜市场菜价也翻着跟头的往上涨。

2012年年末,北京常住人口已达2069万人。平均下来,每千人拥有的蔬菜零售面积为3.87平方米。去年6月,北京法制办发布了《北京市社区菜市场建设管理办法(送审稿)》。这是北京市关于菜市场建设第一份具有法律效力的规章。根据这篇送审稿,新建居民区按照住宅建筑面积2%的比例规划建设菜市场。

随着城市建设的提速,菜市场消失的新闻也被舆论聚焦,此前媒体报道,由于城中村改造及大量小区的新建,2007年4月到2009年5月,昆明登记在册的185个农贸市场已有60个“消失”,全市农贸市场的缺口在100个左右,不少市民陷入了买菜难的境地。昆明市主管部门表示将建设200个社区生鲜超市,以满足市民的需求。

农贸市场不能“消失”,这是有关专家调研以后发表的评论,“菜篮子工程”是一个系统工程,通过建立以批发市场为龙头、以中心市场为骨干、以社区市场为基础的城市农贸市场网络体系,才能满足市民对农贸市场的需求。

姚景源:很多城市的菜市场变成了房地产工地 变成了高楼大厦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开一个菜市场和盖一个商品房之间,之间的利益差距显然是天壤之别。同样一块土地,如果搞房地产开发,那么它带来的益处太大了,从开发商到地方政府,都可以获得卖地的收入,获得大量的税收,然后相当多的环节,它都有好处。那么显然盖菜市场是不行了,正是这个原因,所以我们很多城市的菜市场都在消失,我们的菜市场变成了房地产工地,变成了高楼大厦。

现在,我们的民众买菜,不单单是一个菜价高的问题,还是一个不方便,你走出去要走很远才能买菜,所以不单单是价格问题,也有一个生活不便问题。

我们讲我们经济工作的根本点是什么?经济工作的根本点是以人为本。蔬菜不可能自己走到我们每一个民众个厨房里来,它需要流通环节。那么这个流通非常重要,这个流通在整个经济当中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正因为有了流通,我们生产的产品,比如说我们老百姓种的,农民种的菜,肉禽蛋菜才能够很便捷的走到我们千家万户。

张鸿:菜市场为很多事让路 尤其是从收益的角度上来看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我们家楼下有一个挺大的菜市场,是好几年前我们更大的一个正规的菜市场被拆迁了,然后引入了一个大的国际超市,还有一个家装的超市,当然这个地,人家就增值了。当然你上超市买东西也方便,但是我们想买便宜菜,想方便就只能到那边又形成的一个相对差一点的菜市场,但是这个菜市场在前天寿终正寝,又消失了。现在,我只好去超市买菜。

其实评价的标准不一样,要算两笔帐,一个是地方官员算的那笔帐,不管是政绩也罢,假如我们把自己放在那个位置,可能也不得不去追求这个地方的税收,土地的收入,它的增值部分等等。还有一个百姓的帐,百姓的帐是我下楼能不能方便的买到菜,我能不能买到便宜的菜。现在菜市场其实是为很多事让路的,从收益的角度来说,它可能这块地突然一下被开发商看到,或者突然进入市政的某一些规划,觉得那个规划比菜市场重要,那菜市场就要让路。

袁军宝:菜市场在寸土寸金的城市里难有立足之地

(新华社山东分社产经采访部主任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菜市场相比其它商业地产盈利的能力明显偏弱,在寸土寸金的城市里,单靠市场竞争,菜市场恐怕难有立足之地。北京市去年就做了一份调查,北京两年内关闭的51家规范化社区菜市场中有80%是因为经营蔬菜利润较低,在市场子失灵的同时,政府的引导又缺乏硬约束,菜市场建设只是推荐性、指导性的一些要求,菜市场建设自然就成了口号,建议各地构建更加硬性的约束,通过公建,配套代建或代购,产权回购,回租,投资入股等多种形式来推进菜市场的公益性建设,并把便民菜市场的设施面积作为落实国务院关于社区商业和综合服务设施面积,占社区总建筑面积不低于10%的重要内容。

姚景源:大城市要允许农民进来和市民自由交易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其实我们回过头来看三十多年改革开放,你会发现,中国的改革开放就是从搞活流通开始的,比如说最早,我们从上个世纪70年代末期开始,80年代初就说搞活流通,然后我们看到整个经济出现一种生机勃勃的状态,那么搞活流通的核心是什么?其实三十多年来我们早就总结过,就是六个字,叫做多渠道,少环节。

我主张在我们城市里面,包括像北京、上海这样大城市,我们要放开马路市场,就是说你要允许农民进来和市民自由交易,那么显然这个交易成本就会下降。我建议,在大城市,比如说北京的长安街,或者上海的南京路、淮海路这样的干线,你不要摆,小街道,小里弄我觉得可以,因为要让农民和市民自由交易;第二,我们可以规定时间,比如说早上6点半以前,这样大家可以买了菜以后回到家里面去做饭,就是说可以让它和其它的工作错峰,到了时间以后它就散摊,这样我们城管部门上来去扫马路,去清理卫生,这样的话我相信我们这个菜价肯定能降下来,而且又方便了群众。

张鸿:我们更应该尊重居民自己选择出来的菜市场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其实多样性就是,它不管是组织形式,还是所有制形式,不管什么样只要他能来卖菜。当然规划很重要,城市在规划的时候,说这个小区旁边配套一个菜市场什么的这当然很重要,但是我们更应该尊重它内生出来的一些菜市场,就是居民自己选择出来的。比如我们在举发达国家例子的时候,我们经常会发现,他们有周末的菜市场,一般都在停车场交易,因为周末停车场没什么车了,或者在市政府门前。

我前段时间在北京的一个胡同里还真发现一个,周末的时候,我路过那个胡同一看,胡同边上全是卖菜的,我说怎么都在这卖菜?然后看到一个牌子上写着,星期六、星期天早上10点之前可以在这里卖菜。所以周末的时候人特别多,我意外就意外在,怎么周末这个地方成菜市场了,我平时来不是菜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