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啊,你在哪,回来吧!”8月16日上午,省城天鹅湖南岸沙滩边,又一位母亲在呼唤她的孩子。当天凌晨5时许,她17岁的儿子和两名同学下湖游泳,再也没有上来。记者注意到,天鹅湖最近6天已经吞噬4人,今年以来至少有10人在该湖溺亡,若追溯至2004年天鹅湖蓄水以来,至少有67条生命消逝在这里。每一起悲剧之后,市民对天鹅湖的质疑声不绝于耳:饱受诟病的湖底为什么不改造,警戒线为什么不换成铁丝网……

17岁准高三学生溺亡

8月16日上午8点,天鹅湖南岸沙滩边,溺水的孩子父母哭干了眼泪。不远处水面上,两艘游艇、十几位救援人员,正在来回撒网搜寻孩子下落。

孩子家人告诉记者,早晨5点30分许,荷叶地派出所民警打通了孩子父亲徐先生的电话。“一听警察问儿子可会游泳,我就感觉不好了。”徐先生沮丧至极。

据了解,徐先生早年从阜阳来合肥闯荡,独子小强在合肥出生,如今已经长成一米八的大个子。孩子目前在合肥读高二,暑假眼看要结束,孩子也要上高三了。前一天晚上8点多,小强和两名同学出门玩耍,一夜未归。“我晚上给他打了几次电话,手机一直关机。”小强的母亲哭诉,她心里放心不下,次日凌晨4点多,她又给儿子打了电话,电话还没开机。

仅几十分钟后,派出所民警就打来了电话。徐先生夫妻俩直奔现场。他们终于晓得,儿子前一晚和同学去了网吧,凌晨5点左右来天鹅湖游泳。下水不久,俩同学发现小强不见踪影,慌忙报警。

当天上午10点30分,小强的遗体被打捞上岸。现场,小强的母亲悲恸欲绝。

溺亡少年并不会游泳

至上午9点20分许,还没有发现小强的踪影。家人曾抱有幻想,小强的母亲说:“是不是没有溺水,而是偷偷跑回家去了。”父亲徐先生悲观地说:“孩子身份证、衣服都在湖边,他怎么回去?”不信归不信,他还是掏出家里的钥匙,让小强舅舅回家里一探究竟,结果失望而归。

记者了解到,小强是个“旱鸭子”,几乎不会游泳。他的母亲痛苦之余诉说,前几天看到新闻报道说有一个24岁的年轻人深夜溺亡天鹅湖,她还特地警告儿子要远离天鹅湖。“他以前没来过天鹅湖。”她告诉记者。

现场的一位城管队员介绍,他们早上5点在此巡逻时见到了三个年轻人,“队员还劝他们不要下水”,没曾想几人还是溜下了水。

说好的湖底改造呢?

天鹅湖到底怎么了?在小强遗体的打捞现场,围观群众对天鹅湖的质疑声不绝于耳。孩子母亲也无奈地控诉:“警戒线根本没用,挡不住游人下到深水区,为什么不换成铁丝网?”

悲剧之后,饱受诟病的天鹅湖湖底再次被提及。

据悉,早在2010年面对接连发生的溺水事故,政务区相关部门就提出将对天鹅湖深水区和浅水区衔接的沟壑进行改造,降低从浅水区过渡到深水区的危险系数。

多年之后,此意见最终“搁浅”,天鹅湖湖底改造项目也石沉大海。对此,昨日,合肥市政务文化新区相关部门回应,天鹅湖的定位是承担城市的防洪泄洪功能,其面积、深度、容量都是经过严格设计的,改造天鹅湖会对天鹅湖的防洪泄洪功能造成影响。

或用水上机器人“守卫”

2010年,除了设想湖底改造外,合肥政府部门还提出建水上救援队。昨日,安徽商报记者了解到,著名的蓝天救援队有意参与守卫天鹅湖。该救援队合肥分队队长苏琴告诉安徽商报记者,他们想在天鹅湖设个分点,除了进行日常的训练外,还对来此游泳的市民进行救生宣传。

除此之外,相关部门还计划在湖边设立大屏幕显示屏,播放救生知识宣传片,普及救生知识;或在深水区和浅水区的浮标处,考虑设置LED灯等等。据了解,目前天鹅湖南岸已设置两条警戒线,第二道警戒线固定浮标的桩子多遭损坏,相关部门将在冬季枯水期重新补置。

天鹅湖的管理部门还想引进高科技手段。记者从合肥政务区了解到,之前高新区有企业提出在天鹅湖水面安设水上机器人的设想,机器人可在夜间通过红外线“守卫”游人安全:“一旦发现有人越过警戒水位,它立即向终端设备发出预警。”这也将弥补巡逻人员因夜间视线不好而造成的监管空缺。据悉,有关企业正在对此设想做具体方案。

启动天鹅湖湖底地形测绘

其中天鹅湖湖体本身的构造也成为案件多发的原因之一。为了进一步防治溺亡悲剧,合肥市7月启动防溺亡方案的制定,与此同时,对于湖体构造的剖析也将展开,记者昨天获悉,为天鹅湖溺亡防治技术方案提供地形支撑,合肥市计划对天鹅湖周边及湖底地形进行测绘,项目将抽签决定实施方。

蓄水12年吞噬67人今年以来至少10人在天鹅湖溺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