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午休时间去看一下周边出租的房子,已经不知不觉中成为王云智生活的一部分。王云智是应届大学生,工作一个多月了,至今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房源,只能把行李寄存在同学那儿,暂时在亲戚家里借住。

租到合适的房子,是王云智目前需要解决的大难题。贵阳市区一套一居室的租金1000~1500元,对于王云智来说,这样的租金还可以承受。但困扰他的不是租房贵,而是租房难,因为一居室的房源太少。

因为房价高、房租贵,一些年轻人逃离北上广,但他们到了二线城市,同样面临着住房的系列痛苦。为了了解二线城市中年轻群体的租房状况,8月份,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向二线城市榜单中的长沙、贵阳、南宁、南昌、昆明等城市的317人发放了调查问卷。调查结果显示,68.2%的受访者认为二线城市租房难已经成为年轻人面临的新问题,房租的价格和地理位置是受访者认为造成二线城市租房难的主要原因,有61.4%的受访者表示遭遇过在二线城市租房难的问题。

大学毕业第一课:遭遇“租房难”

一个月以来,王云智已经看了十几处房子。王云智随身带着个小记事本,本子上清楚列着一排排房屋地址和中介电话,划掉了的都是看过不满意的。王云智这样总结自己的看房经历:“找房子很容易,但要找到合适的房子很难。”

“离公司近一点,有电视、洗衣机、电冰箱等简单的家电。”满足他要求的房子找起来很困难,“附近的小区,机关家属楼,居民自建房我都看过了不少,中介、房东也找了不少,但要么我拒绝他们,要么他们拒绝我。”

让王云智念念不忘的,是不久前在网上看了一套35平方米的一居室,靠近公司,价格也合适,基本满足自己的条件。王云智激动地拨通了房东电话,得到的回复是:现在有好几拔人在排队等着看。

一个月来来回回的看房选房,王云智感慨在贵阳租房子是个“技术活”。除了要考虑房子的设施,还要考虑地理位置、交通条件。

和王云智一样,很多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只能选择租房。从腾讯公司企鹅智酷发布的《2015年中国网民房地产消费潜力报告》中可以看出:不论是一二线城市,还是三四线城市,都有一半的人(网民)没有房产,在一线城市中,高达57.6%的人都是在租房。

和王云智不一样的是,大部分租房者所要经历的远不止遭遇“白跑几趟”那么简单。

住建部曾对3万多名年轻人租房状况进行调查,结果显示43.8%的租房人在租房过程中遭遇过黑中介。

好一点的租不到,差一点的不想租

对房价的不断翻升,从北京返回贵阳工作的彭致瑞算了一笔经济账:“如果用一线城市的收入来租二线城市的房,那么租房挺容易。”不过从公司白领到公务员,他发现自己的收入缩水了近一半。

按照彭致瑞的计划,他租的房子最少要满足两个条件:离单位近,80平方米以上的两居室。但在网上看了单位附近的符合要求的房子,彭致瑞一下子蒙了。

面对每个月接近3500元的房租,彭致瑞直呼“太贵”。在彭致瑞看来,贵阳和北京的工资差距较大。“缩水一半的工资根本承担不起这么贵的房租。” 谈起在贵阳租房的感受,彭致瑞抱怨道,“好一点的租不到,差一点的不想租。”

找中介,找房东,在经历了半个月的各种砍价和对比之后,彭致瑞决定暂时放弃在单位附近租房的想法。最终,他按照2000元的预算成功地在主城区边的一个小区里租下一套90平方米的两居室。

“虽然住得远一些,但房租能便宜不少。” 用低价租到满意的住房,彭致瑞的代价是每天提前一小时上班,推迟一小时下班,以此错开拥堵严重的交通高峰。

“租房时,租金是第一考虑因素。想要租到价格适中,地理条件好的房子得碰运气。”在彭致瑞看来,“租金在逐年上涨。”

贵阳市房地产研究院的一组数据佐证了彭致瑞的判断。2011年贵阳市住宅租金为每套均价1216.5元,2016年6月每套均价为1590.91元。

最怕房东说的三个字:要卖房

刚刚毕业一年,周波已经搬了三次家。两个月前,周波搬离了他的第二个“家”,这也是他最喜欢的房子,虽然小区相对偏僻一些,但非常安静,“当时这个房子,我只看了十分钟就决定租下来。”

一个周末,周波接到房东的电话:“我准备回老家发展,想把房子卖了。你趁这两个星期赶快找一下房子吧。”电话里房东说出了周波最怕的事情。上一次搬家也是因为房东说卖房。

周波住的房子位于贵阳市一环外一个临河靠山的小区,地段还算繁华,交通方便。房子是90平方米的两居室,精装修,自然采光非常不错。

自从房主说要卖房,周波陷入了深深地焦虑之中,“不能保证房东在两个星期之内不会把房子卖掉,万一他觉得价钱好,立刻卖了,我怎么办?”

最终,还没等房东卖掉房子,周波自己就有了搬出去的念头,原因是经常有想买房的人来看房,“那种感觉很不好。”周波不得不开始新一轮艰难的找房之路。

经过三次搬家的周波,下决心存钱买房:“小一点也没有关系,关键是自己的,不用再被赶来赶去。”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的调查也显示,43%的受访者会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由租房转向买房,因为他们受不了长期动荡的看房租房,实在希望有自己的一个房子,哪怕地点偏点儿、面积小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