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周末,身在福州的姚明很忙。他辗转于不同场合,变换着不同的身份,和不同的人交流对话……最终只为一个目的——慈善。

北京时间8月28日晚,扎克·拉文和阿隆·戈登率领着美国耐克新锐队,用一记记技惊四座的扣篮将2016年姚基金慈善篮球赛的气氛推至高潮。孰胜孰负早已不是比赛的重点,姚明从始至终一直在感谢球员和赞助商的善款。

10年间6届慈善赛,外界褒贬不一。有人认为姚明坚持着一份大善,有人却把比赛看成他的“秀场”。

一年1/3工作放在慈善上

姚明

在中国,积极投身于慈善公益事业的体育明星并不少,易建联、刘翔、李娜和邹市明都曾为慈善出过不少力,但过去10年,有能力持续组织慈善赛并且影响广泛的,似乎只有姚明。

回看姚明走过的这条路,其实并不平坦。

2007年,效力于火箭队的姚明和史蒂夫·纳什联合发起了“姚明·纳什慈善篮球赛”。当时的宣传口号还是简单的“姚纳众星”,比赛请来了纳什、安东尼、巴郎·戴维斯和巴博萨等NBA球星。最终,一场比赛就募集了1700万元左右的善款。

那一年,姚基金还没成立,不过在姚明看来,这就是姚基金慈善赛的元年。

“其实每次办完慈善赛,我们都说这是最后一次。慈善赛(办起来)又闹心又费心,但到最后真的觉得不能放弃掉。”姚明在赛前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

“如果你真正见过他们,和他们对过话,看过他们的眼神后,你会感觉有持续的动力去把这件事做好。”

姚明并非是说“官腔”,他曾在四川广安的一所乡村小学支教了14天,甚至连希望工程的创始人徐永光都有点不可思议。

姚明说,自己把1/3的工作时间都花在体育慈善上,而如今慈善赛有了“姚基金希望小学篮球季”的支教活动作为基础,还有了“以体·育人”的新口号和新目标。

从2012年至今,参与姚基金篮球活动的乡村小学从47所变成了375所,受益的学生也从27000人增加到18万人。

据统计,6届慈善赛,姚基金已经为贫困地区的孩子们筹得近5000万元善款。

明星效应与慈善的矛盾

拉文

从姚明和纳什联合举行的慈善赛开始,明星就成了比赛标配。

以致于去年上海举行的那场慈善赛,由于参赛的NBA球星不多,比赛激烈程度和观赏性相对较低,外界有一些负面评价。

据新华网报道,去年赛后,有数家媒体集体吐槽,慈善赛成了“食之无味的鸡肋比赛”。

贺天举 视觉中国 图

事实上,不少人已渐渐将关注重点从受益儿童转移到了球星身上。

“大家会对比赛有着不同的看法,我们也在总结,希望大家给我们些宽容。”姚明没有刻意回避那些负面评价,他希望通过更加丰富的形式,将侧重点重新拉回到慈善这一面。

“明星效应和慈善确实是很具体化的一个矛盾。我们也在考虑如何避免明星效应弱化了慈善。所以我们在比赛中设置很多环节去体现我们所做的慈善。”

从2013年开始,慈善赛第三节,就交由姚基金希望小学篮球季选拔出来的小朋友来完成比赛。

贾斯汀·安德森与小朋友击掌。视觉中国 图

今年,这个环节“升级”——美国耐克新锐队和中国男篮明星队在第三节中各派出了一名球员来帮助这些小朋友。当安德森故意违例将球传给队中的小女孩,然后托起她完成“双手暴扣”后,全场响起了掌声和尖叫。

一名小学生被托举着扣篮。

“球星的星光越璀璨,大家就会更多关注这个比赛,关注这个基金。”著名篮球评论员徐济成并不担心球星会在慈善赛上喧宾夺主,“只要比赛和活动设置得合理,大家依然会关注这些孩子。”

中国的体育慈善不能只靠明星

姚明也清楚,慈善赛和“姚基金希望小学篮球季”的活动不能一成不变。按他的话说,“这些创意都需要绞尽脑汁去想,才能持续吸引大家的关注。”

姚基金在体育慈善上的影响力迅速扩大,但中国还有几十万所农村小学,还有很多热爱运动的孩子等待着指导和帮助。

一个鲜明的对比是,NBA联盟只比姚明提早两年投身于公益慈善中。

NBA Cares关怀计划从2005年10月开始正式启动,但NBA动用了全联盟所有球队的力量,短短几年间,这项关怀计划的影响力已扩展至全球。

据NBA官方报道,全联盟的30支球队如今已为慈善事业筹款超过2.7亿美元,为社区提供了超过350万小时的公益服务,并且在全世界的贫困地区建立了995个健康社区,供小朋友学习和玩乐。

中国的体育慈善不能只有一个姚明,也不该只有一个姚明。

在姚基金慈善赛的主办单位一栏中,中国篮协静静地“躺”在那里,在整个联赛中,各支俱乐部的公益慈善活动却很少。

“体育慈善并不是中国篮协必须的考核项目,所以中国篮协长期以来更关注的是球员训练和球队的成绩。”徐济成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当然,将来中国篮球如果走上真正职业体育的道路,拥有了一个职业体育公司,那么就必须有更强的社会意识。球员只有社会责任感强了,才能对球衣上的国旗负责,也才能对整个比赛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