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是粮食大省,也是小麦主产区之一,该省的“新乡小麦”2014年获农业部认证,成为地理标志农产品。但据媒体日前报道,新乡市2016年部分小麦镉含量最高超标34.1倍,部分小麦可能已流入市场。

8月30日下午,新乡市市委宣传部一位负责人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确认,经检测,媒体报道地块的小麦的确镉含量超标。但所涉农田区域较小,且该农田生产的小麦都已经被政府收购存储,并未流入市场。

问题小麦已被收储

涉事地块位于新乡市牧野区。牧野区农林局一位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该局于7月份收集涉事地块的部分小麦样品,送到农业部农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 (所在地为郑州市)进行检测,目前,他已经看到检测结果。

“由于该检测结果涉及农产品质量安全,担心公众出现恐慌。根据农产品质量的相关规定,区、市均无权发布该信息。所以这一结果至今未对外公布。”上述农林局负责人说。

该牧野区农林局负责人同时表示,事发地块附近建有生产电池的工厂,该工厂此前生产镍镉电池,可能造成周围农田重金属镉污染,从而导致小麦镉含量超标。目前该工厂已改生产锂电池,不再造成镉污染。事发地块面积约有160亩,位于牧野区王村镇,这些小麦已经由王村镇政府收购储存,总量约为18万斤。

但在当地进行调查的环保志愿者田静表示,受到镉污染的农田共有两块,牧野区只收购了其中一块农田生产的小麦,另一块农田的小麦已经流入市场。

对于田静的说法,前述牧野区农林局负责人表示,田静所述的另一地块面积仅有十几亩,王村镇既然收储了一百五十多亩地生产的小麦,另外十几亩地的小麦自然也会收储。

“田静只是不相信我们,非要我们拿出来证据。”牧野区农林局负责人说。

问题农田已开展修复

如果镉污染地块2016年生产的小麦,王村镇政府全部收储,那么此前多年生产的小麦是否流入了市场?

前述新乡市市委宣传部负责人表示,从数年前开始,事发电池厂周围近九千亩的土地就已经流转到种田大户手中,不再种植小麦等粮食作物,而改种花卉苗木等。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避免小麦受到重金属污染。

前述牧野区农林局负责人则表示,当地发展花卉苗木,是为了响应当地政府发展都市农业、观光农业的号召,与重金属污染无关,而且种植花卉苗木的地块距离事发地块较远,最远相距数公里。

牧野区农林局该负责人还表示,根据该区近期会议上做出的决定,王村镇电池厂周围的农田将进行物理修复和生物修复。

“物理修复是在这些农田里撒上化学试剂,然后深耕,与重金属发生反应。生物修复是种植一种能富集重金属的草。河南大学生物学院的一位教授带领学生已经到达王村镇开始开展工作了。”牧野区农林局负责人说。

志愿者曾向中央环保督察组举报,但当地未公示受理或处理情况

除了对镉超标小麦流入市场的担心,令田静还“耿耿于怀”的是,2016年上半年,她和同事先后3次向牧野区人民政府寄出公开信,建议回收镉麦,禁止在镉污染土地上种粮食,但三次都遭到拒收。

田静告诉澎湃新闻,直到2016年7月,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河南省。她和同事们向中央环保督察组寄送了举报新乡镉麦的材料。牧野区人民政府接到中央环保督察组转交的举报材料后,才开始积极与田静等人沟通,并开始回收镉麦。

但田静表示,直到现在,牧野区人民政府也未公示中央环保督察组转交该部门的举报受理情况,以及处理结果。

媒体公开报道显示,政府机构公示中央环保督察组转办案件的处理情况,或公示公告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举报受理转办情况,已是惯例。

据新华社新华视点微信公号7月份报道,中央环保督察主要包含六个环节:督察准备——督察进驻——形成督察报告——督察反馈——移交移送问题及线索——整改落实。其中,“‘落实整改’不是表表态就应付了,地方要在30个工作日内制定整改方案报送国务院,并在6个月内报送整改情况,整改方案、整改落实情况要通过中央和当地省级主要新闻媒体向社会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