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食品和药物监督管理局(简称“FDA”)近日发布禁售令,将全面禁售含有19种杀菌成分的抗菌皂,这其中就包括三氯生、三氯卡班等。FDA警告称,这些抗菌皂与普通香皂相比并没有特别的杀菌效果,并且还存在对人体造成健康危害的可能性。

昨天,记者走访了沪上一些超市卖场的抗菌洗浴用品柜台,发现一些曾经含有三氯生、三氯卡班的产品如今已经没有了这两种配方,还含有此类成分的产品并不多。

美国禁止19种杀菌成分

此次被FDA禁止的19种杀菌成分中包括了三氯生和三氯卡班,这两种成分存在破坏人体免疫系统的风险。三氯生学名“二氯苯氧氯酚”,是一种广谱抗菌剂,被广泛应用于肥皂、牙膏等日用化学品之中。三氯卡班俗称三氯碳酰苯胺,是一种高效、广谱抗菌剂,它对革兰氏阳性菌、革兰氏阴性菌、真菌、酵母菌等都具有高效抑杀作用。

FDA医药品部门的加奈特·伍德科克表示:“不少消费者认为抗菌皂具有防止细菌繁殖的效果,但实际上并没有任何科学证据可以证明抗菌皂比普通香皂或者比仅用水洗更有效果。”相关实验显示,试管中让三氯生香皂接触20种不同的细菌,结果9个小时后才出现抗菌效果,而生活中香皂洗手时间一般仅在1分钟内。

瑞金医院皮肤科主任郑捷表示,三氯生是一种抗菌药物,是一种比较老的抗生素,原则上不应添加入香皂、洗衣剂中,长期接触抗菌产品的细菌,可能使耐药性发生变化,影响人体的抗药性或激素水平,造成健康风险。FDA表示,使用普通香皂或者仅用流水冲洗其实对预防疾病以及防止疾病传染是最有效果的。

而在抗菌皂之外,液体、泡沫和凝胶洗手液、肥皂以及沐浴液等只要含有被禁成分的抗菌洗浴产品,也集体“中招”。据介绍,美国抗菌洗浴用品市场约40%的产品或2100种产品将受禁售令的影响。

对于禁售令,洗浴用品与个人护理产品制造商强生、宝洁和高露洁纷纷表示,他们正在或已对产品进行重新配方,以去除禁令指出的19种成分中最为常用的成分如三氯生与三氯卡班。宝洁发言人罗斯表示,将在一年宽限期到来之前,撤掉几种产品。

部分产品已提前“避让”

记者查询发现,《中国消毒学杂志》2013年一篇名为《五种抗菌皂抗菌效果的评价》的论文,曾选取市售五种含有不同抗菌成分的香皂做试验,其中提到,六神除菌香皂含丁香提取物和三氯生;舒肤佳橄榄油润肤香皂含三氯卡班。

不过,目前市售的六神和舒肤佳香皂已难觅这两种成分的踪影。六神的除菌香皂称除菌指实验室条件下可有效去除大肠杆菌和金黄色葡萄球菌,但其成分主要为中草药除菌配方,不添加化学合成除菌剂。舒肤佳香皂则号称能洗去99%细菌,所用的是“迪宝夫+”配方,同样不含美国被禁成分。而一些产品中仍可以找到上述成分,如滴露的健康抑菌香皂成分里,则仍可以看见三氯卡班的字样;滋采芦荟抗菌洗手液和滋采珍珠润肤洗手液均含三氯生。

其实早在2005年,FDA专家就曾对抗菌皂的有效性提出过质疑,2013年FDA又形成过相关报告。相比于美国市场三氯生、三氯卡班仍大行其道,我国的抗菌类洗浴用品似乎有些敏感。对于禁售令,舒肤佳回应称,现有全线产品均不含美国FDA提及的19种成分。早在数年前,舒肤佳就在沐浴液产品中开始去除三氯卡班,香皂类大部分产品也更新了配方。

在电商上搜索抗菌类洗浴用品,可以看见一些销售婴儿洗浴用品的网店已经有意识地在广告语中标注“不含三氯生”“无三氯卡班”,可见这两种产品在部分消费者那里已经不太受欢迎。

抗菌皂找不到婆家来管

上海市质量和标准化研究院表示,根据我国食药监总局颁布的《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三氯卡班和三氯生化妆品被列为准用防腐剂,其中三氯卡班在化妆品使用时的最大允许浓度为0.2%,三氯生的最大允许浓度为0.3%。而三氯生的适用范围为洗手皂、浴皂、沐浴液、除臭剂(非喷雾)、化妆粉及遮瑕剂、指甲清洁剂。

也曾有生产企业表示,三氯卡班已经在全球安全生产使用了十几年,而三氯生最早登记于1969年,公司产品出厂前都会进行严格的测试,确保产品质量符合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在中国销售的产品主要按照中国标准来判断是否合格,抗菌、抑菌、消毒等洗护产品如果没有超出国内生产标准,应该没有问题。

不过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抗菌皂要找到清晰的监管方似乎有点难。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有人士对记者表示,抗菌皂由于含抗菌杀毒成分,不属于化妆品管辖范围,可咨询卫生部门。而卫生部门负责消毒产品的人士则表示,皂类不属于其管辖范围,可能属于质监。

而在我国的卫生许可证号中,皂类产品确实既不属于“妆字号”(卫妆准字)也不属于“消字号”(卫消证字)产品,现在也没有针对抗菌皂成分标注的强制性标准。在一些抗菌洗浴用品的官方网站或者电商平台上,其抗菌产品在宣传时大都包装着一些强力杀菌、抗菌的概念,但对于原理和成分并不具体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