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内保险业发展至今天,主张发挥精算师对产品精算管理起到关键性作用的呼声愈发受到重视,精算师这一群体也逐渐从幕后走到台前。

目前,我国黄金市场主要分为传统黄金投资渠道和互联网黄金平台,前者由商业银行充当现货黄金交易代理商及做市商角色,后者则是在黄金投资需求旺盛的背景下应运而生。

值得一提的是,与传统黄金投资渠道相比,互联网黄金平台的黄金租赁业务为中小用金企业提供了更多融资机会,但是其中的风控、投机等问题需要加以重视。

“互联网+黄金”四大派系

传统黄金投资渠道包括上海黄金交易所、上海期货交易所、商业银行、零售市场与其他OTC市场等。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商业银行主要作为黄金交易代理商及做市商,其产品形式分为两类,一是账户黄金,俗称“纸黄金”;另一类是实物黄金买卖。

如招商银行“金生利”采取的是实物金保管+实物金整存利息收益模式,客户在柜台通过预付款方式购买“招行金”投资金条,确认产品规格及到期提货日后付款,在到期提货日获得高于标准整数克重的投资金条,即给与延期提货补偿。

近年来,“互联网+黄金”模式兴起。《报告》显示,互联网黄金平台的参与者按照股东背景,大致可分为四类:一是互联网系,代表产品包括阿里存金宝、腾讯微众金、京东金;二是传统黄金龙头企业,代表企业为紫金矿业的紫金金行、山东招金的淘金园;三是企业跨界系,如刚泰金多宝、国美黄金;四是风投系,如黄金钱包、AU金管家。

其中,互联网系和风投系尤为风生水起。例如,目前软银中国风投的黄金钱包积累了80万注册用户规模,33亿线上零售和回购规模。

今年以来,其用户数和线上零售和回购规模取得800%以上的爆发式增长。

上述两种模式孰优孰劣?国金证券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徐问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传统渠道优势在于线下网点资源丰富,品牌具有较高信誉度,适宜结合线上线下黄金存取,发展黄金O2O业务。但客户覆盖面受限, 给予的收益率不高,多以贮存保值功能为主,生息方式较为单一。相比传统渠道,互联网黄金平台的黄金投资门槛进一步降低,投资效率、普及程度和产品多样性得到较大提升,但黄金投资品牌效应非常重要,这也是部分初创互联网企业相比传统金融机构的劣势,并且风控能力往往不易被信任,如果具备上市公司股东背景或传统金融机构投资背景将更有利于业务拓展。”

黄金租赁风控难题

与传统黄金投资渠道相比,互联网黄金平台的黄金租赁业务格外受到关注。传统的黄金租赁业务,即客户从银行或企业租赁黄金,或银行从客户租入黄金、到期归还,并以人民币交付黄金租赁费,承租方拥有黄金在租赁期间的处置权,并按照合同约定支付租赁费用。

浙江某珠宝黄金企业一位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一业务特别适用于产金、用金、涉及黄金加工、贸易等企业。由于黄金价值较高,并且存在价格波动风险,加工企业不可能一次购入原料来进行生产经营,先向相关方寻求租赁,在销售黄金加工品并收回现金流后再还给相关方,这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他续称:“今年以来,珠宝黄金消费市场经历寒冬,网点过剩、业绩下滑,大额订单骤降,再加上珠宝黄金产业链里的中小用金企业往往需要15%-20%的融资成本来维持正常运营,步履更加艰难。但是银行的借金业务仅针对行业内的大型用金企业,所以互联网黄金平台为其提供了一条出路。”

例如,黄金钱包的模式,首先通过与线下逾50家珠宝黄金品牌店面进行合作,收集普通用户的闲置实物黄金,转换成黄金钱包账户相应克重的黄金;再将黄金以年化10%左右的利率出租给用金企业,企业归还租金后,平台将收益返还给用户,周期较短,通常为几个月。

不过,其中的风控问题需要引起重视。黄金钱包有关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目前,黄金钱包覆盖的企业范围较少,共计向182家中小用金企业借金。风控流程较为严格,包括出借前调查和审核,如综合评价调查、实地联合调查、核实借金用途 、核实第一还款来源 、核实第二还款来源等;借金过程中经营状况时时监管;出借后采用风险备份金加处理坏账准备。”

对此,一位银行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互联网黄金平台确实为中小用金企业提供了便利的融资平台,但在经济环境下行背景下,违约的珠宝黄金企业大有人在。此前银行对这一业务已有所收紧,好比贷款,不良是必须控制的问题。互联网黄金平台积累的信用信息能有多少,是否全面、准确,这无疑是一个挑战。”

“不仅如此,有的用金企业直接用于制作黄金;另一些企业出售租来的黄金,用以筹集资金发展其它业务。一些制造商本身也扮演着借贷公司的角色,他们把出售黄金换取的现金用作贷款投放市场,实现利差收益,而这些资金的最终用途极有可能是投机,如投资房地产市场。”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