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国蓉从没想到,自己会被评选为浙江省第二届“最美教师”。“我没有什么事迹,你来了会很失望的。”她在电话里“婉拒”记者的采访要求。

鲁国蓉是我省唯一一所主要面向残疾人的特殊教育高等院校浙江特殊教育职业学院的教师。“特殊”是她的工作标签,她柔和的声音、谦虚的语气反而使记者更想早些见到她。

采访她时,校园里阳光正好。鲁国蓉50多岁年纪,总是面带笑意。学生们成群结队地从我们身旁经过,她老远就认出自己的学生来,笑呵呵地跟他们打招呼。

“对残障学生,一定要很尊重他们,表情也不能流露出一点点轻视。”鲁老师说,学生们一旦认准了你这个人,就会把心事说给你听,把你当作“知心人”,而要是不喜欢你,就什么都不跟你说。

1993年,鲁国蓉来到学院前身——当时的“浙江省残疾人就业培训中心”工作。她做过财务,管理过培训盲人按摩师的培训科,从2003年起开始担任聋哑学生的语文老师。而她的日常工作,很多是从倾听学生的心事开始的。

在培训科工作时,她印象最深的一个学生是从舟山过来参加盲人按摩师培训的小徐。小徐每天很沉默,不洗脸也不刷牙。

“小徐是后天致残的,心理上一下子还接受不了。”鲁国蓉想让他振作起来,就每天派一个学生督促小徐洗脸、刷牙,有时候学生也劝说不动,她就亲自出马,把小徐拉进卫生间,挤好牙膏、拧干毛巾,递到他手上。“人心都是肉长的。一开始,你跟他说五十句,他可能就回应你一句,甚至可能一句都不理,但只要你不厌其烦地去跟他聊,他会突然对你说:‘老师,谢谢你’。”让鲁国蓉欣慰的是,小徐后来拿到了高级按摩师证,每逢过年过节,还会给自己打电话问候。

特殊教育职业学院里的每个学生都有着曲折的故事,鲁国蓉的脑海里常会浮现出另外一个女孩的身影——小吴。

小吴是先天听障。有一天,她主动向鲁国蓉说起自己的身世:她一出生就被养父母收养,尽管很受宠爱,但她就是想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鲁国蓉说,当学生向自己讲心事时,她会和学生多沟通,也会把自己的生活经历讲给学生听。“我告诉她,想找亲生父母很正常,但养父母也不容易。你先完成学业,有一定实力之后再去联系自己的亲生父母,在孝顺好养父母的基础上再去孝顺亲生父母。”鲁国蓉的话,小吴听进去了,慢慢打开了心结,心态变得阳光起来。

鲁国蓉告诉记者,残疾人和正常人真正融合并不容易,在残障学生的家庭内部,因为沟通不畅,家长未必有耐心去了解孩子真实的心理状态。到了学校,这就是老师们必须要去做的,并要教育孩子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

作为聋哑学生的语文老师,鲁国蓉最大的心愿是学生们能够学好语文,这样才能更好地与正常人沟通交流。听障学生学习语言要克服极大的困难,但她坚信,学生会因为喜欢她而喜欢她的课。

在她的语文课上,记者看到她是怎样的循循善诱。她走到学生小夏的课桌前,指着桌上的新手机用手语问:“小夏,这手机是谁给你买的?”“妈妈买的。”小夏回答。“什么时候买的?”鲁国蓉又用手语问。“暑假里。”一问一答好几个回合之后,鲁国蓉笑了:把我们刚才的问题和回答连起来,不就是一篇作文了?小夏挺有信心地点头。“只要学生掌握了方法,对写作文就不会再那么畏难,写作时也能静下心来。”鲁国蓉兴奋地说。

鲁国蓉推崇“欣赏教育”,总是尽可能地去发现和肯定学生身上的优点,但她教育学生:“在学校里,老师总是宠爱你们,但到了社会上,你们必须足够优秀才能赢得尊重。我希望你们展现出比健全人更好的文明、礼仪、修养。”

在她的“最美教师”宣传片中有这样一幕,在校门口,她和学生们挥手告别,然后目送学生的背影远去,忍不住流泪了: “不知道他们的未来会怎样。希望他们一切顺利吧。”她就像一位母亲,藏起了沉甸甸的牵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