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阿大慢工出细活,一炉葱油饼大概要花20分钟。新闻晨报图

5块钱1个的葱油饼上了BBC!最近的朋友圈又被一只葱油饼刷屏了,一家“上海爷叔”开的“阿大葱油饼”红了起来。网上流传的买葱油饼排队3小时甚至不算什么,昨天买到最后一炉葱油饼的顾客竟然苦等7小时。

然而,这家让广大“吃货”趋之若鹜的小店,却已无证经营数十年。昨天下午,一旁身着市场监管制服的工作人员催促阿大师傅赶紧收拾关门。患有严重脊柱侧弯的阿大师傅佝偻着身子,将门外的招牌收回。

“阿大葱油饼”会不会关?老上海的味道能留住吗?

凌晨两三点就有人排队

昨天下午2点半,记者来到茂名南路南昌路路口,隔着马路就看到对面红砖房下的小巷前,围着不少等候着的顾客。一旁的柱子上贴着简单的一张带有箭头指示的白纸:“葱油饼这里排队”,这便是“红遍上海、走向世界”的“阿大葱油饼”。越过翘首以待的人群,隐约可以看见光线略有些不足的小屋子里,系着红色围裙的“阿大”师傅正低着头给葱油饼翻面,浓浓的葱油香伴着“滋滋”作响的油炸声,令人食欲大开。

据了解,自1982年以来“阿大葱油饼”一开就是34年,从6点开到15点,一天出炉300个葱油饼,5元1个,每人限购10个。这些都靠“阿大”吴根存师傅凭借着一个案板、一个烤炉,独自一人从凌晨3点开始忙碌,揉面、制成长条面饼、抹上油酥、加上盐和葱花后卷起,再一一上炉子煎黄,最后放到一旁的桶内烘烤收干。这样一道道工序走下来,一炉葱油饼大概要花上20多分钟。但“阿大”乐意慢工出细活,而“吃货”们也等得无怨无悔,等上三四个小时包下一炉10个葱油饼则是家常便饭。

排在队伍最前面的吴女士略带些骄傲地说,现在这炉是今天最后一批葱油饼了,而从她开始排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7个小时,“我早上8点就来了,那时候队伍就老长老长了,我赶紧在附近买了大饼油条,靠这些一直站到现在,脚都软了。”附近居民说,最早凌晨两三点就有人排队,“很多都从很远的地方过来,松江、闵行、青浦,还有外地赶过来的。周末人更多,因为周边居民会买了当早饭。”

市场监管员一旁催促关门

最后10个葱油饼经过5分钟的烘烤后正式出炉,阿大师傅弯着腰将它们一一装袋递给了吴女士,并向门外的顾客们打招呼:“今天的葱油饼都卖完了哦。”当人群尚未散去时,一旁身着市场监管制服的工作人员便上前来,催促阿大师傅赶紧收拾关门。患有严重脊柱侧弯的阿大师傅佝偻着身子,将门外的招牌收回,再陆续整理案板、打扫卫生,并表示由于太忙不想接受采访,随后关上了大门。

工作结束后,两名监管人员拍了现场照片便匆匆离去,30分钟前还人声鼎沸的小巷口突然清静了下来,而葱油饼店的未来似乎也充满了疑问。

曾拒绝企业收购品牌

“葱油饼店还能开下去吗?”见了这个场景,未能一饱口福的顾客和几位附近的居民徘徊在路边,提出了这个问题。是否有办法,让阿大师傅的葱油饼保留并传承下去呢?

阿大师傅曾经也收过徒弟,后来在上海开了小吃店,做葱油饼的同时也卖其他小吃,但味道上仍有很大区别。刘先生说,阿大也一直在寻找衣钵传承者,但现在要招一个合适的继承人难度实在太大,“他儿子没有子承父业,其他的不是吃不起这个苦,就是想学个2年自己出去做,不踏实。”此前,也有企业想要收购“阿大葱油饼”这个品牌,或是把葱油饼做成真空包装出售,但阿大师傅都拒绝了,因为几十年的味道不能变,慢工出细活的品质不能变,老上海的味道也不能变。

据解放日报上海观察报道,黄浦区监管部门将对其采取疏堵结合的措施。目前已将阿大的实际情况和相关监管信息提供给了阿大葱油饼所在的街道,并积极与街道协调,建议他们从扶贫帮困的角度,在现在的阿大葱油饼附近寻找到租金相对可以接受,且可以办理证照合法经营的场所,让阿大葱油饼这个上海具有相当知名度的“网红美食”能够延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