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诚金融赶在国庆节前的9月28日发布提现方案,取消所有的已申请的提现要求,投资人要想提现,先得继续投钱,提现额度=续投金额*10%。此言一出,舆论当然是一片哗然,“阳光互金”公众号就公开责骂国诚金融是流氓行为,“强买强卖在这个规则里体现的淋漓尽致。国诚此举,只是想方设法拖住投资人而已。”

房贷业务不是一本万利

在房地产市场一骑绝尘的当下,谁也不会想到,做房贷的国诚金融,3岁就顶不住了。

国诚金融在此前致所有投资人的紧急公开信里介绍,该公司自2013年成立伊始,就一直坚持以抵押类真实债权为项目标准,坚持以上海本地的真实房产作为真实抵押。2015年底,国诚金融引入了消费金融小额分散的借贷模式,符合行业出台的新政策,更为安全。

国诚金融事件,表面上是今年8月下旬,股东温征的个人经营的公司出现经营危机,从小范围的对这个股东本人的不放心,变成了对国诚金融的不放心,投资人纷纷要求提现,这股挤兑潮超出了国诚金融的承受能力。但是其背后,也有房地产市场已经涨价涨得高处不胜寒的因素。

相比前几次房价暴涨时的喜鹊派和乌鸦派的对立,对于这一轮房价暴涨究竟是不是泡沫,各界判断基本上一致了,分歧只在于这次吹大的泡沫,究竟什么时候会被挑破?是依靠市场的力量自发纠错,还是依靠行政力量强行平仓?

中国房地产的发展演变过程,显然没有效仿欧美、日本,因此,用美国次贷危机、日本“停滞的20年”等先例来衡量,几乎完全失算,以至于唱衰中国房价的专家,一次次打脸,只好一个个闭嘴了。但是深圳6平方米“鸽子笼”一样的房子,要卖到88万元,也实在欺人太甚,突破了人们的心理底线。

既有人继续“发烧”,也有人离场了

肯定有人好奇,房贷业务在中国做到什么程度了?有消息称,全国773家网贷平台,在今年1--8月份,累计成交了1256.50亿元的房屋贷款。同期全国网贷行业的总成交量为1.2万亿元,房贷业务就是约占网贷行业总成交量的10%。房贷产品的综合年化收益率为10.96%,平均借款期限为5.24个月。

10.96%的综合年化收益率,在网贷行业并不居高位;5.24个月的平均借款期限,也不符合房地产交易的实际周期,明摆着需要投资人源源不断接过接力棒。而且正因为中国房市的高烧不退,房贷业务不缺投资人。据2015年底举办的网贷投资人问卷调查报告显示,有20.57%的投资人偏好房产抵押业务,在很多地区,尤其是一线城市,房产被投资人认为是最好的抵押品,其保值性、流通性都较一般抵押品好。

在网贷平台上,房贷业务的贷款方,需要支付的利率一般在10%-24%至今,不同城市的利率负担不一样,有比较大的差距。房贷利率也与贷款人的信用、贷款的成数、放贷的风险有关。

调查还发现,与网贷行业其它产品一样,房贷业务的投资收益呈现下降趋势,因此,即便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这样的房地产火爆城市,如果年化收益率超过15%,不少处事谨慎的投资人会担心风险。有分析师介绍,“正常的投资收益一般按天算,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是万分之七左右,按月算的话一般1分5左右。”

现在的局面是,一方面,房贷业务还在“发烧”,另一方面,一些网贷平台和投资人开始离场了。“我们平台有房产抵押贷项目。不过从去年下半年后,期限较长的抵押类贷款项目就比较少做了,比例不超过10%。因为我们主要做深圳项目,去年深圳房价涨幅过快过猛,我们担心有调整,会有流动风险。” 一位业内人士忠告,“如果项目是真实的,程序是合规合法的,一线城市的项目风险是低于二三线城市的;核心区域的项目风险是低于非核心区域的。”

盛极必衰,这是颠簸不破的真理。坚信房贷业务一本万利的国诚金融,以自己血淋淋的遭遇告诉公众,貌似强大的中国房地产市场,其实经不起风浪;人们只不过不知道风浪会在何时何地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