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10月31日,中国银行业在A股上市的21家银行三季报全部出炉。相对以往,今年三季度的业绩披露最为热闹:除了16家原有的上市银行外,上市新生力量的常熟银行、贵阳银行、江苏银行、江阴银行、无锡银行等5家银行首次披露三季报。

相较于在A股上市的其他行业来说,银行业依旧是净利润最高的行业。不过,对于银行业自身来讲,赚钱越来越难已成事实。不良贷款率的高企、直接融资的兴起,银行不再是“躺着就能赚钱”的行业。

日赚近40亿

部分银行净利润增速单季下滑

中国银行仍然是全行业最能赚钱的行业。根据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在A股上市的企业全行业归母净利润为19280亿元,同比增长1.44%。其中,第一位的是银行业,以1.03万亿元的净利润占全行业的53.5%,行业规模净利润同比增长2.44%。

不过,对于银行业而言,不足2.5%的增速并不算高。今年三季度,上市银行净利润增速普遍在个位数,一些上市银行营业收入及净利润收入出现了单季同比负增长的情况。

以工行为例,其营业收入以及净利润增速均在三季度出现负增长。数据显示,三季度,工行营业收入为1601.04亿元,同比少增82.82亿元。而其三季度净利润为728.12亿元,同比少增0.53亿元。但前三季度净利润则同比多增11.77亿元而新近上市的江阴银行业单季净利润增速为5.1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6.51%。

对于银行第三季度的盈利情况,平安证券认为,三季度规模增速和息差的持续下行对银行的营收同比增速仍将造成较大压力,而资产质量压力小幅改善带动信贷成本增幅减弱使得拨备对利润的负面影响边际改善,对净利润增速的下行起到减缓作用。

不良贷款承压

关注类贷款占比较高

自今年以来,部分银行业的不良贷款率已经出现了下降的趋势,建行、民生、光大等银行三季末的不良贷款率均较上年末有所下降,而农行、贵阳、平安等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也较过去一段时期保持平稳。银行也均在前三季度采取大量措施,遏制不良贷款率的增加。

兴业银行表示,不良贷款增加的原因是,部分行业不景气问题仍将延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及民间借贷、担保链等因素的影响,个别地区、个别行业信用风险仍在暴露,出现偿债能力下降、资金紧张、资金链断裂等情况的企业有所增加。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当前一些银行的不良贷款增速放缓,一方面是因为银行资产质量和风险管理能力增强,加大不良资产清收处置力度,另一方面是因为实体经济出现向好迹象。

但值得注意的是,银行的资产质量依然承压,一些银行的余额则较高。所谓不良贷款,可以通俗的理解为坏账。而关注类贷款则并未到达坏账的地步,但随时有可能转化为坏账的资产。

在三季报中,仅有部分银行披露相关信息。披露的信息显示,平安、浦发、华夏等三家股份行比例高于4%,其中华夏关注类占比最高为4.27%。

此外,工行、建行的拨备覆盖率更是低于此前监管要求的150%红线。其中,工行拨备覆盖率最低,为136.14%;而建设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为148.78%,这是建设银行拨备覆盖率首次跌下150%红线。而交行已经临近红线,其拨备覆盖率仅为150.31%。

此前有媒体爆出,监管层因此约谈工行,并被央行在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考核上扣分。但监管将放松拨备覆盖率红线,还是出手严管、坚持红线,目前并无确切定论,分析人士预计,拨备覆盖率要求未来有望调整。

利息收入减少

多家银行非息收入增长较快

银行净利润增速的收缩,不仅源于净利息收入的下降。而调整战略至手续费及佣金等非利息收入,已经成为银行通用的赚钱手段。

根据各家银行三季报显示,有10家银行的非息收入占比,在9月末达到了三成以上。其中,占比最高的是民生,为39.09%;其次是中行,为37.73%;排名第三的是招行,达到37.16%。

不仅如此,非息收入业务中最为重要的手续费及佣金收入,有五家银行的同比增幅达到了5成以上。其中常熟银行增幅高达315.51%,贵阳银行为86.23%,杭州银行为64.26%,江苏银行为61.51%,宁波银行为61.41%。

而另一方面,银行赚钱最主要的利息收入则出现下降。其中,降幅最大的是农行,同比下降9.31%。

市场人士分析认为,利率市场化提速、金融脱媒加剧、息差疾步收窄的综合因素,叠加反映在三季报上,最直观的指标就是利息净收入的同比增减幅。

楼市支撑信贷增长

个人住房贷款

同比多增1.8万亿

今年三季度,楼市的火爆成了带动银行信贷发展的重要因素。根据此前央行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9个月,个人住房贷款增量占全部贷款增量的35.7%。

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表示,前9个月个人住房贷款新增3.63万亿元,较去年同期同比多增1.8万亿元。其中,仅9月个人住房贷款新增4759亿元,同比多增2055亿元。

实际上,今年中期业绩发布会时,各家银行高管纷纷表示,下半年将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作为重点业务发展。不少银行随即增加这方面的投放。以中信银行为例,其个人贷款余额 8920.57亿元,增长33.42%,超过对公贷款增速27.50个百分点。其中,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增加1266.29亿元,增幅分别为47.09%。

阮健弘表示,个人住房贷款增长较快,一个重要原因是今年以来全国房地产市场走势分化,部分一二线城市房地产成交活跃。同时,也与金融机构和个人的资产配置有关系。

“个人住房贷款增量占比较高,有特殊因素。”阮健弘进一步解释,今年以来,地方政府债务置换力度较大,不良贷款的核销也在加快,企业贷款乃至全部贷款的增速是下降的。

不过,“十一”期间的房地产调控政策陆续出台,则让银行房贷陷入尴尬境地。银行则在年底额度紧张以及调控政策的双重压力下,收紧之声频频传出。

有媒体报道称,某家大行通知各家分行,暂停通过理财资金对房地产开发商融资;而农行也因为额度收紧而传出房贷“不得新增”的消息。

对于未来个人住房贷款的走势,民生银行首席经济研究员温彬认为,在各地陆续出台房地产调控紧缩政策的背景下,预计四季度按揭贷款增量会逐月回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