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2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银监会的知情人士处获悉,《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征求意见稿)》已于上周正式定稿,今年年底前有望正式下发。

“与征求意见稿相比,从实际操作出发,定稿在涉及操作层面的个别条款作出了修订。”该知情人士称。

比如,征求意见稿中对存管人的具体要求中,第九条第二款要求“具有自主开发、自主运营且安全高效的网络借贷存管业务技术系统,”而定稿对此进行了补充修改,删除了“自主开发”的说法,调整为“自主运营和自主管理”。

对此,该知情人士解释称,目前,除了工行、建行、招行等大型股份制商业银行具备自主开发能力以外,大多数中小商业银行在存管方面的技术储备力量并不充分。监管层认为,在不影响银行独立从事资金存管业务的基础上,银行在支付通道环节和系统技术搭建等环节中可以与具有成熟服务经验的第三方技术服务公司等开展合作。

“此前,虽然监管层对存管银行明确了责任边界,鼓励银行开展存管业务。但是,大型银行推进存管的动力明显不足。”该人士说,“与此同时,就技术开发而言,尽管大多数中小商业银行推进存管的积极性较高,但这方面的技术储备力量并不充分。因此,允许有经验的第三方技术服务商参与开发也是当前的现实所迫。而在实践操作中,作为存管主体的城商行引入外部技术力量已成为行业普遍现象。”

不过,当天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未能联系到银监会相关人士作出置评。

12月12日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广州e贷总裁方颂亦表示,近期,监管层考虑作出的一个最大变化就是,银行存管工作或将放在网贷平台备案之后,而不是强制银行先去做,这也是考虑了实际情况,做出的一个重大调整。

“按照整治活动来讲,之前一直是先要求资金进行银行存管,使得整治工作一直卡在这个地方,推进不下去。现在根据实际情况做了这样一个重大的调整,接下来的工作料也会加速去推进。” 方颂称。

平台不允许多头存管

值得一提的是,定稿中明确表示,一家平台只能选择一家存管银行,不能进行多头存管。此前,一些网贷平台虽然接入并上线了银行存管,但资金存管只覆盖部分标的,或者接入两家或者两家以上的银行进行资金存管,以此规避银行对平台资金交易的全面监测。

事实上,在实际操作中,银行方面并不鼓励多头存管。比如徽商银行就明确表示,“我行资金存管目前不允许平台与多家银行进行联合存管。商务、业务、技术等多方面难以实现。”

此外,定稿亦明确了银行存管责任边界。此前,征求意见稿中第十一条第八款提及,“存管银行应对客户资金履行监督责任,不应外包或由合作机构承担。”

对此,上述知情人士表示,定稿中所称“不应外包”,并不是指技术不能外包,而是指“银行存管责任不能外包”。也就是说,之前的联合存管模式就彻底行不通了。

原来的“银行+第三方支付公司”联合存管模式,即银行和第三方支付公司合作,推出联合存管方案,存管行开设平台存管账号,负责用户账户监管和资金存管功能,第三方支付担任技术辅佐,提供资金结算及所需的终端设备。

另据盈灿咨询统计,此前,包括富友支付、汇付天下、中金支付等多家支付公司均已与多家银行开展合作,推出了联合存管模式。比如汇付天下和恒丰银行就推出了联合存管模式。

盈灿咨询统计数据表明,包括德鸿金融、优本财富、融和贷、乐金所、铸金所、橙天金融、安捷财富、金银猫、维金荟、恒易融、华侨宝、鄂汇金融、多多理财、才米公社在内的14家平台在恒丰银行的存管均采取的是联合存管模式。

“对照新的监管要求,上述平台无疑都面临整改。”对此,上述知情人士强调,“同样,第三方支付机构亦面临转型。当前,监管部门不鼓励第三方支付公司提供除支付通道之外的其他服务包括系统外包等。其业务同样面临分拆,要么回归支付业务主业,要么把系统外包业务独立出来。”

城商行主导银行存管

另据盈灿咨询不完全统计,截至2016年12月2日,共有74家平台完成银行直接存管系统。其中华兴银行、江西银行和浙商银行较为积极。三家银行中,华兴银行以26家平台直接存管居首,江西银行则以19家平台直接存管居其次,浙商银行直接对接了12家平台位居第三。

相比之下,最初表现踊跃的民生银行(600016.SH)、中信银行(601998.SH)等股份制商业银行如今已经搁置了银行存管进程。截至目前,民生银行进行直接存管的平台仅有3家,而中信银行尚没有一家直接存管的平台上线。

“我们平台跟民生银行早在2014年就谈存管的事了,本来计划是2015年底落地的,后来出了点意外。其实啥都签好了,就是没能正式上线。到头来,只有另找他家,重新来过。”一家大型平台人士表示。

当天,一家提供第三方技术系统服务的供应商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们与中信银行的这笔业务已泡汤了,业务迟迟未有进展。”

对此,上述知情人士预计,“个人认为,存管指引正式下发后亦不能改变现有的银行存管格局。将来,存管市场也就是三四家银行为主导,而且是以城商行为主。”

该人士表示,对大型银行业而言,其认为风险还是存在的。“明确责任边界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大型银行担心的是,风险事件发生后,对银行声誉带来的负面影响会更大。因此,从风险收益比来看,不值得为此冒险。”该人士如是说,“这样一来,也正好给了城商行差异化竞争的机会。”

当天,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亦了解到,目前行业内平台数量庞大,产品形态各异,风控模式和质量更有千差万别。实际上,具体就存管业务而言,每家平台业务流程不同,需要满足其个性化的需求,大银行响应反而会比较慢。

因此,一些大平台在选择存管银行时,并不要求一定是大银行,关键是看存管银行的响应速度、能不能与平台业务进行匹配,是否支持平台的发展来进行选择。比如,有商业银行为了提升客户体验,由银行提供银行通道、第三方支付通道甚至是多通道并行的方式供平台选择。

(原标题:网贷资金存管指引定稿年内或下发 平台不允许多头存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