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独有偶,和“迪士尼英语”听上去很像的“迪士尼神奇英语”也引发了一批诉讼。市民黄燕为了开发儿子的语言“敏感期”,选择了英语早教机构“迪士尼神奇英语”,但直到收到一条短信后,她才明白自己报的这个“迪士尼神奇英语”和“迪士尼英语”根本就是两码事。

2011年6月13日凌晨,黄燕的手机上收到了一条这样的短信:“因公司股东纠纷导致经营出现困难,无力继续提供服务,故公司决定暂停营业,具体复课日期另行通知。”此时距离黄燕给儿子报名参加“迪士尼神奇英语”刚刚两个月,“当时看重他们承诺的‘贴心一对一’服务,而且还向我保证可以免费为孩子进行上海市少儿通用英语考试辅导,直到考试通过为止。”

为此,黄燕一次性支付了两年的培训费共计23800元48次课,对方给了她一张收据,上面写着“会员费”。没想到儿子才上了6节课,黄燕就在凌晨收到了这条暂停上课的短信。2万多元的学费啊,心急火燎的黄燕立即打电话给公司的王某、苏某,得到的结果是:“两人都指责对方侵占了公司营业款,没有钱赔偿剩余学费。”黄燕又致电上课老师,才知道老师也已经好几个月没拿工资了。“学校一共有学生300多人,这样算来,他们侵吞的学费有近400万元,现在苏某干脆卷款潜逃了!”

37岁的宋乔也在同一天收到了短信,他给女儿在“迪士尼神奇英语”报了班,“苏某说他已经退出管理,让我去找王某,王某对我说了两个字:没钱。”

整整4个多月,宋乔、黄燕这样的父母不断地寻找、联系“迪士尼神奇英语”的人,但最终并没有等来退费或正常复课。2012年5月,为了同一家早教机构,32起教育培训纠纷一起告到浦东新区法院。

“上海吉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是迪士尼神奇英语的注册公司,我们查了它的工商资料,上面注册资本是50万元,但实收资本只有10万元,公司的所有股东都存在上缴资本严重不足的问题。”此时,家长们惊觉自己可能碰上“诈骗犯”了,他们立即从法院撤诉,然后向公安机关报案。

8月,由于公安方面始终没有结果,有8名家长重新向浦东法院起诉,要求上海吉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退回“会员费”,黄燕是其中之一,法院最后判决支持了她的诉求。

“幸好我没有报名。”一名旁听过“恐龙案”、“迪士尼案”的女士表示,她也曾被邀请听过“恐龙创造力”的试听课程,“是在一个很正规的少年宫里,瑞典总部的老外都来讲解。后来我问了他们一些情况,工作人员说了一些贬低其他机构的话,我隐隐觉得不对,就没报,幸好没报!”

能够躲过“一劫”的父母毕竟少数,“恐龙创造力”也好,“迪士尼神奇英语”也好,开设的营业场所都是在市区高档商厦中,接待的工作人员和老师也给人“训练比较有素、对孩子比较亲切”的感觉,很多父母只有在出了问题后才想到追查对方的营业执照,常常会发现自己报的早教机构根本没有教育培训的资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