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代课族”软件渐成规模 在线结账需求火爆

“代课族”软件渐成规模 在线结账需求火爆

代上一节课要价20元至50元,记笔记另外收费,在线结账……近日,一款“代上课”软件在广州高校中风行,学生注册数已近2000人。

记者走访广州多所高校,发现既有全职代上课的“代课族”,也有学生是兼职赚点零花钱。除了高数、英语等大学公共课需求量最大,也有不少需求产生于各类职业资格培训课堂。

在高校教师看来,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找人代上课的、代别人上课的学生,其行为都是不诚信的,是对教师和课堂的不尊重。然而,在专家看来,却不完全是这么回事。

“代上课”也搞高科技:

近2000名广州大学生成软件用户

“代上课”其实并不新鲜,但代上课居然也有软件就比较新鲜了。近日,一款名为“超级逃课助手”的软件让“代上课”规模迅速膨胀,而在这款软件中,“有偿代课”仍然是主要的“交易方式”。

记者安装了这款软件,注册打开后,可以看见注册时所在高校的需求信息,每则信息显示课程名、上课时间、地点和回报,用户可以报名回应代课需求信息,代别人上课获得回报,也可以自己发布信息。

而在发布信息时,“回报”一栏的选项除了请吃饭、请看电影之外,还有一项“自定义”,而记者发现,不少信息中的回报选择的都是自定义,其中多数是支付酬金,酬金从20元至50元不等。

交易的支付方式可由双方协商,交易完成后信息便会关闭。记者发现,广州某大学在10月有20余条“代上课”信息。

据该软件开发者蒲伟(化名)介绍,目前广州及周边地区的高校使用软件的用户数有3000多人,广州注册数近2000人,并呈现明显增长的趋势。从全国用户数排名看,广东排在第七位。

而根据软件后台数据显示,注册人数最多的广东高校是广东工业大学,有396名,其后是华南农业大学,有345名,第三是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有268名,排在第四至第六位的分别是仲恺农业工程学院、暨南大学和华南师范大学,注册人数分别为:214、202、176。

逃什么课:公共课逃课人数最多

蒲伟表示,经过统计,在高校中体育、高等数学、大学英语等公共课程逃课人数较多,代上课的业务需求量最大,“假期前是逃课的高峰期。”

此外,蒲伟介绍,“超级逃课助手”平均每天的注册数是1500人左右,每天活跃的用户数是8000人左右。

蒲伟表示,设计软件的初衷并不是鼓励学生去逃课,只是希望通过软件,让同学们互相换课,用一节自己不喜欢的课去换一节自己喜欢的课,从而减少逃课的数量,同时也希望能给设计课程的老师们一个提醒,希望他们以后能更合理地设计课程,“但没想到还是被拿来当有偿代课了。”

为啥逃课:课太难 课无聊

近日,记者走访多所高校,中大大三学生小琴告诉记者,自己学的是理工科,对于英语等课程,“实在没有兴趣,但老师要点名。”而华南师范大学的小刘表示,让他最头疼的是高等数学,“尤其是讲到‘极限’运算的章节,那些公式就像天书一样。”小刘也表示,如果要点名,他愿意有偿找人代上课。

而在中大、华师、暨大三所高校,记者共采访15名学生,他们均表示存在“无聊”或者“听不懂”的课程,其中9人表示愿意有偿找人代上课。

逃什么课:公共课逃课人数最多

蒲伟表示,经过统计,在高校中体育、高等数学、大学英语等公共课程逃课人数较多,代上课的业务需求量最大,“假期前是逃课的高峰期。”

此外,蒲伟介绍,“超级逃课助手”平均每天的注册数是1500人左右,每天活跃的用户数是8000人左右。

蒲伟表示,设计软件的初衷并不是鼓励学生去逃课,只是希望通过软件,让同学们互相换课,用一节自己不喜欢的课去换一节自己喜欢的课,从而减少逃课的数量,同时也希望能给设计课程的老师们一个提醒,希望他们以后能更合理地设计课程,“但没想到还是被拿来当有偿代课了。”

为啥逃课:课太难 课无聊

近日,记者走访多所高校,中大大三学生小琴告诉记者,自己学的是理工科,对于英语等课程,“实在没有兴趣,但老师要点名。”而华南师范大学的小刘表示,让他最头疼的是高等数学,“尤其是讲到‘极限’运算的章节,那些公式就像天书一样。”小刘也表示,如果要点名,他愿意有偿找人代上课。

而在中大、华师、暨大三所高校,记者共采访15名学生,他们均表示存在“无聊”或者“听不懂”的课程,其中9人表示愿意有偿找人代上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