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微信“朋友圈”里奢侈品代购背后

这是一种新的电商“朋友销售模式”? 还是暗藏的“假货A货圈”?30岁的张华,一天是这样开始的:睁眼、拿起床头的手机,刷看自己的微信或微博。她自己的微信“朋友圈”更新的速度比往常多了许多,里面大多是一些名牌皮包、衣服的图片信息。记者随机采访了几名手机用户,发现大多数人的微信“朋友圈”里都有人在做这样的微信生意,集中在国际名牌LV、香奈儿、卡地亚等奢侈品,他们自称为“奢侈品代购”。

微信“朋友圈”是一种新的电商“朋友销售模式”? 还是暗藏的“假货A货圈”?

这是一种新的电商“朋友销售模式”?还是暗藏的“假货A货圈”?“奢侈品”代购背后是怎样的流程?本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记者在微信查找一栏输入“代购”两字,便出现一连串公共营销账号,从红酒、眼镜到服装、包包,种类丰富。记者看到,这些微信店面,主要以奢侈品代购为主,充斥着各种国际名品的服装、皮包、手表。

A“熟人生意”一个月销售过万

在一个月前,张华对于“电子商务”的认识仅是自己常常去的那种购物类网站。如今,在记者面前,张华一边不无“自豪”地说:“再干一段时间,有了稳定的客户群,我争取开一个实体门店”;一边熟练地打开手机,将一些货品的图片发送到她的微信“朋友圈”。

张华是太原一家事业单位的员工,十一长假期间,她在和朋友聚会时,知道了“奢侈品代购”这门新生意。一个朋友推荐她也来做,她拒绝了,“刚开始我根本不懂,觉得自己一不懂奢侈品,二也没有这么多本钱”,但朋友只用了几分钟就打消了她的疑虑,“不需要门店也不需要库存,甚至都不需要开店的资金”。原来,这不是传统的开店进货然后销售,而是在微信里“开店”。

张华介绍,她曾经动过开网店的想法,但一不知道卖什么东西好,二来在网上开店需要支付宝实名认证、发布10件以上商品、开店考试等环节,还需要搭建和美化店铺页面,并购买流量来上传图片,每天在线回答购买的询问,她望而却步了。朋友介绍的微信开店只需注册一个账号即可,朋友推荐的生意是“奢侈品代购”:就是加入几个“厂家”的QQ群和微信,然后每天将“厂家”发的“奢侈品”的图片“扒下来”转发到自己的朋友圈即可。

“都是一些大牌的奢侈品,我既不知道价格、也不清楚规格细节”,张华说,凡是有微信朋友看到自己发的图片来问货的时候,她都会说“发图询价”,然后她将这图转发给“厂家”,由“厂家”来报价和解释问题,她根据报价加一部分钱然后报给咨询的朋友,“其实做的就是一个转发的平台,买家付款给我后,我就让厂家发货。我不需要仓储成本、物流成本,甚至连拿货成本都不需要,卖价与出厂价的价差就是纯利润。”

张华告诉记者,在微信上的生意都是先款后货,而且都是熟人,一般不需要支付宝之类的第三方支付平台,直接都是打款到自己的银行账户里。张华眼中微信里的代购营销是一种新的营销方式,相对于传统营销以及淘宝式营销,微信代购的双方在微信上是好友,在现实中可能也是朋友,微信代购的产品都有一份交情在里面,帮朋友代购依靠的就是友情。她告诉记者,自己第一个月销售额就已经突破了万元。

B圈子营销,光明正大卖“假货”

记者在微信查找一栏输入“代购”两字,便出现一连串公共营销账号,从红酒、眼镜到服装、包包,种类丰富。记者看到,这些微信店面,主要以奢侈品代购为主,充斥着各种国际名品的服装、皮包、手表。记者找到其中一家在太原市的“名表代购”,以买家身份申请加入他的好友后,便看到他的微信“朋友圈”,每天以10条左右的速度在更新,每条更新的图片都是发布的大牌产品,其中以名品手表居多:宝玑、劳力士、江诗丹顿、万国……

记者微信询问了一下其中一款劳力士手表的价格,“名表代购”随即回复记者:“有三款颜色,2800元。”记者询问表的来源,“名表代购”回复:“是从香港、澳门回来的表,并表示有发票和完整的包装。”记者拿着这款手表的图片在太原市某高端商场的“劳力士专柜”看到,同样一款表,售价为54000元,售价差别如此之大,究竟有什么奥妙呢?

记者和“名表代购”提出是否可以上门看货,挑一下表款。经过再三沟通,“名表代购”终于同意记者看货,但不告知位置,只是让记者微信联系就可以。10月下旬的一天,在“名表代购”的微信语音指引下,记者找到了位于太原市火车站附近的一栋居民楼。经过微信再三确认记者的买家身份后,卖家“名品代购”指引记者到一个房间。

房间不大,堆满了各种包装盒。卖家是一个30岁上下的男子,他熟练地拿出一个盒子,记者打开一看,是之前看的那款“劳力士手表”,包装是全实木盒子,里面发票、质保卡、说明书一应俱全。记者询问为什么同一款表,他的货与市面上的价钱差这么多,“这是A货”,卖家直言不讳告诉记者。“所谓A货,就是假货,是假货里的高仿品。”

他告诉记者,微信的“奢侈品代购”几乎百分百是“A货”,差别仅仅是“A货中的高端和低端罢了”,与张华的“奢侈品代购”只是转发图片不同,他是有库存的,“朋友们可以来挑货,这样发货的速度也比较快。”他说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自己做的时间比较久,已经有了稳定的销售圈子,一般一周走十多单甚至几十单都没有问题。

“名表代购”用微信做假名牌表的生意很有心得,“实体店做A货风险太大,抓到会被罚得倾家荡产;淘宝上惯用的方法是在图片上把LOGO抹掉,香奈儿叫“小香”,普拉达叫“P家”,但淘宝上也有监管,生意不是很好做;而且淘宝的价格很难要上去,走支付宝也面临着退货、恶评之类的风险”,他告诉记者,微信上,因为内容仅朋友圈可见,加的好友稍微评估一下,比如翻翻他们的相册看一下,被工商部门查处的可能性很小。

“一个外面售价几万甚至几十万的表,这里卖两三千块钱,别人怎么会相信你呢?”记者问他。“名表代购”回答说:“来买的大部分都知道这是A货,这么低的价钱是买不到真表的,大家也都是知假买假,但只要服务好,基本没跟顾客闹过什么纠纷。”他表示,自己卖的表保修两年,顾客甚至可以订货,根据杂志或网站上的名表图册来发给他,他转发给“厂家”。由于经营得好,在微信朋友圈中互相介绍,现在很多新顾客都是朋友拉朋友介绍过来的。

C提供“原厂包装、香港发票”

通过张华,记者拿到了她口中“厂家”的联系方式,加入其一个名为“奢侈品厂家批发”的微信号。记者以“新入行,想做奢侈品代购的名义”拿到了这个厂家负责人“戴生”的电话,号码显示为广州地区电话号码。

几次电话沟通后,戴生要求记者晚上11点以后再打电话商谈。晚11点记者拨通了戴生的电话,针对记者的询问,戴生显得非常谨慎,只是告诉记者可以像张华那样每天转发转发图片,有人询价转发问他就可以。记者询问是否可以提供一份完整的货品清单,这样记者可以根据自己朋友圈的喜好来发布商品。戴生说,刚开始做,他们是不会给报价单的,如果一个月能做到50单以上可以考虑。

记者向他询问做“奢侈品代购”有什么小窍门时,他告诉记者,有两种途径,或者是自己本身圈子很大,人脉很广。比如是电视台的编导、造型师或者知名商场的工作人员,这样的背景大家都很信任,发布一些商品大家也会认为是真的,“能叫得起价格,他说有一个北京的造型师,就是利用自己的身份在朋友圈发布奢侈品包,买的人很多都认为是真的,赚了一大笔”。

除了自身的人脉关系,戴生透露,还可以利用微信身份不认证这个特点进行“推广营销”:“找一些时尚、潮流的男孩女孩照片,自称自己是留学生、空姐什么的身份,然后在微信中发布商品,除了商品名录外,还可以平时发一些快递单、海关、机场的图片,给人营造一种你真实是在代购的感觉。”这种模式适合加陌生人,就是到大商场等公共场所,打开微信搜周围人“只要你长得美,长得帅,肯定有一大群人加你,你想想一个地方加10个人,用不了一个星期,你就能加够1000人,发布的时候附上发票,写上专柜正品,支持验货等字样,让人更加相信。”

戴生告诉记者,他们提供的货源尽管都是假货,但也分为几个档次“1:1、原版、正品”,最高档次的几乎完全和真货一样,随后他给记者发过来几张图片,确实有发票和精美的外包装。记者询问顾客如果拿这些发票和包装去专柜验货,真的能“验过吗”?戴生说:“这就是一种宣传策略。”戴生提供给记者的发票是机打发票,印着“香港某珠宝商行的名字”,发票金额与货品的市场价相差无几,戴生告诉记者,“这种发票是没法报销入账的,主要是送礼方便或者让顾客更信以为真。”记者致电发票上留的这个香港商家的服务电话,发现电话无法接通。

除了如何推广,戴生“重点提醒”记者,“无论如何要做到,是提前付款,而且不退不换。”戴生说在他这里做得比较好的“卖家”,一个月也最多只有一两件的“退货名额”,一般情况下是绝对不退的,“先打款后发货也是为了这个目的。”

D零投诉背后的“监管困境”

太原高端商业品牌“天美新天地”某国际名牌包的负责人汤宏谈道,确实有顾客拿着“代购”的名品包来他们这里验货,但他们一般是不提供鉴定服务的。“我们内部人是可以看出来真假的,细节是很重要的鉴定手段,但我们不会去明确这个结果。”汤宏表示,这是品牌的法律要求,以此避免引起不必要的纠纷。他估算过,大约有一半以上的都是很明显的假货仿品。

太原市工商局12315消费者投诉举报中心副主任罗毅就此事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微信上的“奢侈品代购”,他们已经在关注,但截至目前,太原市12315消费者投诉举报中心并没有接到一起关于“微信代购”的投诉。罗毅分析,一方面是因为微信是基于朋友社交的网络工具,销售方、购买方都是朋友,即使有一些纠纷也大多私下解决,不会公开。另一方面,这种“代购”更多是一种“知假买假”的潜规则,即便产品有瑕疵,消费者也不会走申诉渠道。谈到针对这样的“代购”如何管理时,罗毅表示,代购的卖家涉嫌侵犯名品的知识产权和非法经营,如果有其货品仓库的话,工商局有义务进行查处,但如果仅是在微信上转发照片,很难界定这一种行为,更有效的监管要从生产的源头抓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