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北京至上海机票199元 廉价航空或分流高铁乘客

近日,发改委、民航局联合下发通知:自2013年10月20日起,对实行政府指导价的国内航线均取消下浮幅度限制。民航局官员提出,支持大型骨干航空公司设立低成本航空子公司,鼓励民间资本进入低成本航空领域。在国内某家廉价航空公司网站上,11月19日北京到上海的机票最低只要199元,大大低于一般航空公司的价格。对此,北京工商大学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及对中新网财经频道表示,发展低成本航空可能会对高铁产生一定的分流,但不会带来太大冲击,毕竟二者各有互补,不能完全代替。

低成本航空公司,也就是廉价航空公司,最早从国外兴起。和大型航空公司相比,廉价航空公司机票价格相对便宜,服务质量也较低,比如飞机餐质量、座椅距离、改签、免费行李额和航班延误安排的住宿等级等,质量都不如大型优质航空公司。但由于价格实惠、便民等优势,它深受消费者的欢迎。

大陆截至目前唯一一家低成本航空公司是春秋航空公司,此外,海航集团旗下的西部航空以及吉祥航空宣布即将成立的九元航空公司,都瞄准了廉价航空领域。媒体称,目前国内市场低成本航空整体市场份额不足5%。

中国发展低成本航空存在资源受限等困难

在11月5—6日,国际民航组织与中国民用航空局在北京共同举办低成本航空运输研讨会上,民航局副局长夏兴华指出,中国低成本航空运输具备很大的发展潜力,但中国低成本航空的发展仍存在低成本航空公司成本可控余地较少、繁忙机场的时刻资源受限、专业技术人员紧缺、配套设施发展不足等现实的困难。

会上,国际民航组织秘书长办公室主任丹尼尔· 阿泽马表示,过去25年,低成本航空在国际航空运输业发展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航空运输市场具有明显的周期性,燃油成本起伏等诸多因素都会影响行业发展,因此对于航空公司而言,如何降低成本是永远重要的话题。

有航空公司人士指,现在国内市场廉价航空并不“廉价”,国外有针对廉价航空专门设立的航站楼,起降费用相对优惠。但国内市场则是“一视同仁”,航空公司很难降低成本,一些航企通过降落第二或周边机场、不提供航空餐食、减少中间环节的票务销售费用来达到节约成本的目的。

春秋航空新闻发言人张武安表示,目前春秋的低成本主要是从自身角度出发,比如在细节方面,登机牌做的相对比传统航企简单很多,通过这样的方式去降低各方面开支。一般来说,春秋航空的成本要比传统航空公司低20%-30%。

发改委综合运输司研究所研究员董焰对中新网财经频道表示,低成本航空公司是在空中流量不大的中小城市,开辟简单易行的航线,它是民航的补充和服务的延伸。低成本航空公司需要在市场竞争中探寻新的降低成本的方式,只要低成本航空公司服务到位、航班准时,有利于民众出行方便,就会更受到人们的欢迎。

对于低成本航空公司成本压缩困难的问题,董焰表示,低成本航空公司在具体运营中确实会遇到很多问题,这有赖于民航改革的进一步加快。

北京至上海机票最低199元 专家:廉价航空和高铁各有互补

目前,国内民众对廉价航空公司的了解还不多,但低价票在国内市场需求旺盛,业界广泛看好。

对此,中新网财经频道查询对比了相关信息:12306铁路订票系统显示,11月20日北京至上海G开头的高速动车二等座票价为553元,历时5个半小时;D开头的动车组二等座票价408元,历时将近12小时。而携程网上11月20日各大航空公司的机票价加上机建、燃油费之后基本都在600元以上,这还没有算上往返机场的费用;在春秋航空的网站上,11月19日北京到上海的机票“轻松特价行”只要199元,但购票提示中明确说明,购票套餐包含“不得退改签”、“无免费托运行李,只能免费携带7kg行李进客舱”等规定。总体来看,一般航空公司的机票仍然贵过高铁,廉价航空公司在价格上相当有竞争力。

北京工商大学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及对中新网财经频道表示,更多航空公司的出现,有利于在竞争中降低成本。廉价航空是个好模式,民众需要更便宜快速的交通工具。

陈及表示,廉价航空可能会对高铁产生一定的分流,但是乘坐飞机容易受到天气、到达机场的拥堵情况等等条件的制约和影响,在这方面高铁能更准确的控制时间。高铁限速300km,飞机时速则能达到800-900km,这两种交通工具各有各的优势,只能说在一定程度有竞争,但不能完全代替。

消除歧视政策深化改革 民营资本进入廉价航空领域

作为首个中国民营资本独资经营的低成本航空公司,春秋航空也是中国首批民营航空公司的硕果仅存者。此前《证券日报》报道,对于廉价航空公司来说,真正做到低成本还是很困难的,很多大的方面的支出,比如燃油费、起降费以及飞机采购和传统航空公司并没有区别。

民航局副局长周来振表示,长期以来,民航延续传统发展模式,目标客户群体普遍定位于中、高端旅客,产品结构和服务类型单一。近年来,我国民航运输市场结构和消费群体已经发生深刻变化。因此,加快低成本航空发展,调整企业商业模式,有利于促进民航消费结构扩容升级,推动产业转型升级,践行大众化战略。

北京工商大学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及对中新网财经频道表示,世界范围内,航空业的竞争是非常激烈的。而中国航空业的监管是世界上最严的,事实上这对民航业的发展不利。民营资本进入廉价航空航空领域,消除了过去对民营资本的歧视性政策,放开管制实际上也是深化体制改革的一种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