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生活消费网周巍)“单独二胎”政策的放开,意味着权利的扩大。需要明确的是,权利扩大的意义不在于我们是否用实际行动践行了它,而在于这是一种自由的选择——多了选择的机会,本身就是一种幸福。

16日,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培安介绍了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启动实施“单独二胎”政策细则。他介绍,启动实施单独二胎政策,全国不设统一的时间表,将由各省(区、市)根据实际情况,确定具体时间。但是,各地启动实施的时间不宜间隔得太长。

愿意生吗?

“之前决定,罚款也要生二胎,这下可名正言顺了。”“单独两孩”政策一公布,已育有一女的“80后”母亲毕薇很高兴。毕薇夫妇不符合“双独两孩”政策——爱人是独生子女,而毕薇有弟弟,但他们“特想要两个孩子”。

谈及原因,毕薇说,过春节时,自家的气氛明显比爱人家热闹、温馨;有弟弟照顾母亲,自己在外生活也能放心。“我周围还有人是公务员或在事业单位工作,此前为生二胎而辞职的。”

“80后”独生子女孙菲表示:“一个都不想生,别说两个啦。”她觉得自己和爱人现在的生活状态挺好,“想干嘛就干嘛,可以有‘奋不顾身’的爱情,也可以有‘说走就走’的旅行,我们确实还没有做好要一个孩子的准备。”

有人担心放开“单独两孩”后,生育率会反弹。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穆光宗认为,短期生育率可能略有反弹,但长期来看不会大起大落。“现实环境的制约,育儿成本的提高,让很多年轻人不会盲目生育。”

养得起吗?

“奶粉贵、看病贵、入托贵、择校贵、买房贵”是一些人是否生二胎犹豫的原因。对于生二胎,经济问题是刘玉梅夫妇最大的顾虑。“在北京养个孩子,一个月轻轻松松就得花上千元,上个幼儿园每月学费都是一千多元,更不用说奶粉钱,还有生病吃药等。”在北京一家事业单位工作的刘玉梅说。

在北京某机关工作的王女士虽然是独生子女,但她表示不愿意生二胎,压力太大。“一对夫妻要养6个人(4个老人、2个小孩),这不是要累死的节奏么!”

自从2011年5月怀上儿子橙橙到现在,郑帛已投入不下10万元,包括怀孕期间就近租房4万元(为离单位近,不挤地铁),产检生产费用1万元,早教费、玩具费、图书费2万元,奶粉钱1万多元,服装、纸尿裤等费用1万多元。尽管儿子的出生带来不小的开销,但他们还是非常坚决地想要第二个孩子,“希望儿子能够体会到手足之情。”

某卫视对于这一问题进行了街访——你会选择再生一胎吗?在镜头中一位只露了一秒多钟面的市民斩钉截铁地回答到,“无力承担,谢谢!”我想这代表了许多家庭的纠结状态:虽然我们有权利生二胎,但是,在一个孩子都能让整个家庭的两代人都成为“孩奴”的当下,生二胎则会成为更多家庭的不可承受之生命之轻。

进一步说,幸福的烦恼,也是一种烦恼的幸福。我们更加期待,随着政策的逐渐宽松,也随着“总人口不会猛增”的结果完成实证,更随着优生优育观念的深入人心,整个计划生育这个基本的国策能够出现更大范围和更大程度的优化,包括全面放开二胎生育,更包括计划生育政策的完全废止。

综合看来,生二胎的压力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经济压力。有数据统计显示,结婚和生子是最能拉动国内消费的家庭行为,尤其是生子对家庭负担的贡献,更大更长期。奶粉贵、看病贵、入托贵、择校贵、买房贵、培训贵,都会成为一些家庭是否生二胎的考虑因素。二是,精力有限。当前,年轻人的工作压力大,在家里的时间非常少,周末陪孩子游玩、上辅导的时间本来都不多。三是,谁来照料?老人照料是许多家庭的选择,但是,同在一个屋檐下的生活问题,也会日益凸显出来。四是,入托难和上学难的问题,尤其是在北上广深等大城市。五是,担心“养而不教,教而不善”。